第107章 兔子带娃(护法加更)(1 / 1)

所以,被这一人一兔,无视了的林旭彬,决定刷刷存在感。

他先是提着灰灰兔的脖子,借口它的脚太脏,踩在床上不合适,把它扔到床底下去。

害的灰灰兔无比委屈地蹲在地上,拼命的掰着自己的四肢,想要看看脚底板上,是不是真的如林旭彬所说的那么脏。

但是,它忘了,它是一只兔子,不是一个人,想要把自己的脚底板翻过来查看,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灰灰兔努力了几次,直把自己的脚掰的站立不稳,整个身子摔到地上。也没看清自己的脚底板到底是脏还是干净,吓得它都不敢跳上床去,害怕再次被林旭彬嫌弃后丢下来。

只能委委屈屈地蹲在地上,抬起头,眼巴巴的看着被林旭彬完全挡住的妹妹的身影。然后,它的红眼睛灵活的一转,一蹦一跳地来到床的另一边。

这边没有被林旭彬的背影挡住,它只要站得远一点,勉勉强强还能够看得到可爱的妹妹。

林旭彬收拾完灰灰兔以后,先去拉拉妹妹的小手,然后又去捏捏她的小脚。看到她一双漂亮的大眼睛,还是测过头去,目不转睛地盯着灰灰兔,并且眼睛里面满是笑意。

而且灰灰兔一蹦一跳地试图爬上来,但是又不敢爬上来。它的这种呆萌行为,再次取悦了妹妹,妹妹再次被逗的哈哈大笑起来。

这两个家伙的亲密互动,简直是完全无视林旭彬的存在。

这让原本还只是闹着玩的林旭彬,看到妹妹如此忽视自己。心里面的小小不满,立刻升级为大大的愤愤不平。

然后他把目光放在妹妹那个可爱的脸颊上,学着妈妈折磨自己时候的样子。对着妹妹的小脸颊,手上用了点力气,恶趣味的捏了又捏。

妹妹一开始被林旭彬捏住脸颊的时候,还以为哥哥在跟自己玩闹,从灰灰兔的身上收回目光,转过头来看向哥哥,冲着林旭彬弯着嘴角,甜甜的笑了起来。

后来发现,哥哥捏了半天,还是没有松手的打算。而且,她感觉到自己的脸颊被捏痛了一点点。

意识到哥哥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而是在考验她的极限。她白皙的小脸,迅速胀得通红。一双又大又明亮的眼睛,也变得水雾蒙蒙,嘴巴一扁,眼看就要哭出声音来了。

正玩的兴起的林旭彬,看到一脸委屈的妹妹,突然之间又觉得有些心疼。不由得松开了双手,低着头,心中深深自责起来。

以往妹妹喜欢哭闹的时候,自己还十分有耐心的对她又哄又抱。他就算原来的心情再差,只要妹妹被他哄的不哭了,他的心情就会立刻乌云转晴,马上变得好起来了。

现在妹妹愿意跟灰灰兔玩,并且还不哭不闹的笑的这么开心。自己因为被它们忽略,突然之间心里生出不满。

又是恶意把妹妹和灰灰兔分开,又是故意捏妹妹的脸颊,现在更是因为妹妹的脸颊捏的好玩,一时之间没有控制好力度,把她给捏痛。

这会儿号称最喜欢妹妹的哥哥,居然破天荒的把自己最爱的妹妹捏得哭了起来。

耳边听着妹妹的哇哇大哭,林旭彬惊慌失措地收回了手。心里面极度自责了起来,同时他也开始反省自己。

作为哥哥不是应该让自己的妹妹开开心心的吗?不管她的笑容是不是因为自己,只要她开心就好。

想通了这一个环节,林旭彬心疼的替妹妹揉了揉被他捏痛的脸颊。小家伙看到哥哥又伸出两只手来,还以为哥哥又准备捏她脸颊呢,吓得她哭得更加厉害了。

看来自己这一次的所作所为,给妹妹的心里带来了很大的阴影。现在自己只要一靠近妹妹,妹妹就会条件反射的以为,他又要捏自己的脸颊,然后哭的越来越厉害。

正当林旭彬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十分左右为难的时候。蹲在床边上,一直跟妹妹有互动的灰灰兔。也顾不上自己的脚底板是不是真的脏,还会不会被林旭彬嫌弃?

再次从地上跳了上来,对着妹妹哭得红红的小脸又是蹭又是拍的,直把妹妹痒痒的哈哈哈笑了起来。

重新笑起来的妹妹,看到灰灰兔又来到了自己身边,哭得通红的眼睛,还有眼眶里蓄着的眼泪。一点也不影响她突然之间又欢喜的大笑起来。

“哎~小孩子的心思,真是难猜呀。表情也挺丰富的,说哭就哭,说笑就笑,真是令人招架不住。既然妹妹这么喜欢跟灰灰兔玩,那就让他们两个玩去吧,我还乐得自在呢!”

林旭彬看到妹妹在灰灰兔的逗弄下破涕为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还小声的感叹了一番。

然后,他直接躺在妈妈经常睡的位置,双手支在脑袋后面,微微闭着眼睛,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既然他们两个合得来,而且灰灰兔也不乐意跟妹妹玩。他就当做有个免费的保姆,替他照顾妹妹。不仅妹妹开心,自己也乐的轻松,这样一举两得的事情,何乐而不为呢?

就在林旭彬躺着躺着,觉得昏昏欲睡的时候。房间的门被刚刚吃完饭的陶思思轻轻地推开了。

陶思思一进门,就看到灰灰兔和妹妹正玩得不亦乐乎。而林旭彬已经闭上眼睛,几乎要睡着了。

“这孩子,打算睡觉,也不知道先把盖子盖上。房间里的空调那么凉,他也不怕着凉,真是不让人省心。”

“这年头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兔子不仅通人性,还会帮忙看孩子。捡到这只兔子,可算是捡到宝了。”

“也不枉费自己费了这么大的劲才把它给救出来,背上还受了点伤。这只兔子唯一的缺点,大概就是太贪吃了吧,而且对珠子的执念实在太深。不过,有时候也挺可爱的,比如说,现在,看着就挺顺眼的。”

陶思思站在门口低声念了两句,然后忍住背上的疼痛,慢悠悠地走了进来。拉过被堆在一边的被子,轻手轻脚地盖在林旭彬的身上。又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重新关上了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