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治疗伤口(1 / 1)

林旭彬在车库外面等了半天,也没看见妈妈出来。他又不放心地跑了回去,看到妈妈连驾驶座的车门都没有拉开,他心里就感觉到一丝不对劲。

林旭彬小跑着来到车子面前,用力的拉开车门,却看到妈妈一动不动的趴在方向盘上。

“妈妈,妈妈,您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需要我扶您下来吗?”

林旭彬轻轻的在陶思思的肩膀上拍了两下,然后他的目光从妈妈的侧脸转移到她的背上。

今天陶思思出门的时候,为了方便自身活动,穿的是一套淡粉色的运动装。

此时此刻,林旭彬才发现,淡粉色的运动衣上面有几条显眼的抓痕。而且,绑在妈妈身上的抱娃背带几乎有一半被抓烂了。另外的一半,也不过是还连着薄薄的一层罢了。

很有可能妈妈一下车,那连着的部分,就会瞬间断裂。到时候就连妹妹,都有可能被直接摔到地上。

妈妈背上的抓痕,还有淡淡的血迹,难道是刚刚救灰灰兔的时候受伤的?

这样想着,林旭彬有些哀怨的看了一眼,被他抱在怀里的灰灰兔,小声的抱怨道,“都怪你,要不是你这么贪心,妈妈怎么会因为救你而受伤呢?以后你可不能这么鲁莽了,知道吗?”

灰灰兔往林旭彬的怀里蹭了蹭,有些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后,也不知道它是因为不好意思,还是觉得你们了那么久的怪,跑得那么累,体力消耗的太多,肚子都饿了。

它直接从林旭彬的怀里跳了下来,蹦蹦跳跳地往后院的方向跑去。看起来是不打算再留在这里听林旭彬的说教了。

林旭彬担心抱娃背带随时都会断裂,试探着从妈妈怀里把妹妹解了下来。看到妈妈整个过程都没有一点反应,他细心的把妹妹抱在怀里。

就连抱娃背带,也甩在了自己的肩膀上,打算等他有时间的时候,稍微缝补一下,应该还是能够使用的。

“妈妈,您先在这里休息一下,我先把妹妹送回房间,一会我再来接您。”

整个过程,陶思思连头都没有抬起来,只是几不可闻的应了一声。

得到妈妈的回应,林旭彬赶紧关好车门。出去的时候,顺道锁上了车库的大门。

林旭彬抱走妹妹以后,陶思思继续趴在方向盘上,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周围的环境。感觉到自己的身边,随着车库门的关上,整个陷入了黑暗之中。

她尝试着轻轻动了一下,背上的伤口一阵火辣辣的疼痛,让她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

陶思思突然之间想到,就在几天之前,林旭彬的后背同样被怪物抓伤,而且她那时的情况,甚至比自己更加严重。

但是他好像使用了异能,不停的修复伤口。这才使他短时间内恢复了正常,等到回到家里的时候,后背几乎只剩下一个浅浅的痂子。

如果自己也使用异能修复呢?会不会也能够达到这样立竿见影的效果?

陶思思在心里暗自思肘着,然后她尝试着从腹部调动了一部分异能到伤口上。使那些微弱的风,轻轻地包裹住其中的一条抓痕,然后尝试着修复。

结果,她发现,这条抓痕不仅没有被修复好,甚至还被撕裂得更加厉害。还好陶思思反应的快,一感觉到不对劲,立刻把附着在那条抓痕上的异能收了回来。这才没有对自己的伤口,造成进一步的伤害。

同时她的心里,不由得觉得有些奇怪。同样是异能,为什么林旭彬的异能,不仅防御和力量超强,而且还能够修复自身的伤痕。

难道,这些异能,不同的属性之间,所带来的效果也大不一样吗?自己的异能很明确的是风属性的异能,儿子的异能又是什么属性呢?

土属性?皮糙肉厚扛打,同时攻击能力又强。但是修复自身伤痕又是怎么回事?

陶思思的脑子里有许许多多的想法,但是很多问题,也只是刚刚有个苗头。还来不及细想,也想不通,再加上伤口疼痛,也就没心思往深里去想。

就在陶思思不停地胡思乱想之时,林旭彬已经把妹妹抱回到房间,重新来到了陶思思身边。

“妈妈,我来了,您还好吗?我扶您回房休息吧。”

林旭彬小心翼翼的把手伸到了陶思思的腋下,然后不等陶思思回答,就用力的把她扶了起来。

林旭彬身怀异能,而且现在对于异能的运用,已经越来越得心应手。他在扶起妈妈的时候,自然而然地运用上了异能。

因此一个才8岁多的孩子,才能轻松的把90多斤重的陶思思扶着往楼上走去。

并且整个过程他还表现的非常轻松,只是以妈妈现在的情况,让他如无论如何都放心不下来,心里面多多少少还是有些紧张的。

生怕妈妈因为受伤太重,带来太严重的伤口。虽然他们家的医疗箱里面有些常用药,但是在这个乱世之中,这些东西,可以说都是很珍贵的。基本上是越用越少,若是没有合适的机会,想要补充都没有可能。

当然林旭彬这样想,也不是说舍不得给妈妈用,而是怕这些药,都是些常规的药,对于太严重的伤口,治疗起来效果不是特别明显,怕留下后遗症。

毕竟妈妈的身体,刚出了月子没有多久,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若是因为受伤,带来无法根本治疗的损伤。以后对她的健康,都会带来巨大的影响。

林旭彬把妈妈扶到房间以后,让她俯卧在床上。从一楼拿来医疗箱,用剪刀把她背后的衣服剪出一条口子,就这样给她用酒精和碘伏消起毒来。

整个过程,林旭彬面色凝重,一脸认真。他甚至没有去问妈妈的意见,就主动为她治疗起来。

消毒之后是垫上纱布,并且用绷带贴好,整个治疗过程就算完成。

可以说陶思思背后的伤口除了其中一条特别的深,其余几条都还算可以,看起来并不是特别恐怖。

只不过这几条抓痕分布的面积有些广泛罢了,这才给妈妈带来这么剧烈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