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地下屠宰(1 / 1)

收好离婚协议的陶思思,听见院子里传来的鸡叫声,知道林旭彬已经带着灰灰兔和土鸡们回来了。

这会儿,她也不用急着出去找他们了。看着眼前的这一大堆快递盒,于是有强迫症的她开始拆起快递盒子来。

她先前买的这些东西,大多数都是母婴用品。奶瓶、奶嘴、吸奶器、痱子粉、婴儿专用洗发沐浴露、护臀膏等等等,凡是她能想到的,全部买了个遍。

其中几个大箱子更是装着码的尿不湿和奶粉,幸运的是这些尿不湿的纸盒子上,有用塑料薄膜包裹好,撕开塑料薄膜以后应该是完全不影响使用的。

奶粉的外箱看起来更是完好无损,甚至连箱子的上下两面都没有看到脏污印记。陶思思心里猜测,这箱奶粉很有可能掉在外面的时候,上下两面正好压着别的快递,因此才能保存的这么好。

至于还能不能食用,要看拆开以后里面有没有潮湿结坨才能够判断。

拆完快递以后就是分类储存了,这说起来完全是陶思思的强项。只见她搬着一箱箱东西,不停地上上下下,不多时就已经把楼梯脚这一大堆快递收拾得干干净净。

这时候已经擦干水,换好衣服的林旭彬,抱着灰灰兔从楼上走了下来。当他看到妈妈满头汗水的抱着一箱奶粉往楼上走去时,赶紧把灰灰兔丢到一边,快步走上前来,接过妈妈手里的箱子。

还忍不住低声嘟囔了几句,“抱快递这么重的活,也不知道叫一下我。您一个人忙上忙下的,难道不觉得累么?”

“还好,尿不湿虽然看起来大,但是一箱也没有多重,也就是这箱奶粉会稍微重一些罢了。”

陶思思嘴上随意的说着,但是她额头沁出的汗水,可就没有她说的那么随意了。

林旭彬扭过头来,不动声色的在陶思思的额头上看了几眼。知道妈妈是在逞强,他也不好揭穿,只是用眼神告诉妈妈,不管你现在说什么,其实我早已经知道了一切。

陶思思接收到林旭彬的眼神,有些不好意思的赶紧扭过头去。然后也不再去管林旭彬,立刻回房去拿衣服,准备冲凉。

这一天折腾下来,再加上天气又热,陶思思早已经是一身闷汗。此刻,逞强被儿子拆穿。正是在这里待不下去的时候,可不得找个借口赶紧离开。

晚上,母子二人对坐在餐桌上,沉默的吃完晚餐。

以往吃饭很快的林旭彬,今天不知为何一碗饭吃了许久都没吃完,直到陶思思放下饭碗,他才几口扒完最后几口饭,胡乱的吞了下去。

然后欲言又止的看向陶思思,一双如墨般漆黑的眼睛在灯光的映照下里面闪烁着点点星光。

看他这副样子,陶思思就知道,他应该是要问什么话,又不好意思说,犹犹豫豫之下,原本很容易说出口的话,变得更不敢说了。

陶思思就坐在林旭彬的对面,一双剪水秋瞳泛着盈盈的波光,定定的看着林旭彬。

陶思思动了动嘴巴,好想提醒他,有话直说。但是看他这副样子,她心中又觉得有些好笑。偏又耐着性子,不肯先问,就是要等待他自己主动开口。

“妈妈——”憋了许久,林旭彬终于说出了两个字。

“嗯。”看他已经开口,陶思思总算松了一口气,只要有一个良好的开始。这孩子很快就能口齿伶俐地把接下来想说的话,全部说出来。

她可不喜欢自己的儿子说话的时候吞吞吐吐。有话直说,直爽一些,才有个男孩子的样。

“我就是觉得吧,今天那只黑狗出现的有些不正常。想起以前爷爷跟我说过,这荔枝林附近,有个屠宰场,好像是专门宰杀各种动物,贩卖肉类的存在。我琢磨着,这只黑狗,会不会就是从那里出来的?我们是不是需要抽个时间去那里看一看?”

林旭彬组织好语言,一边思考一边认真地说道。说完之后,他抬起头来。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陶思思。

实在是自己这个想法,有些过于大胆了。今天一只黑狗,都把母子二人吓得半死。若是真的去那个屠宰场,还不知道里面有多少黑狗等着他们呢?

“太危险了!”陶思思叹了一口气,在林旭彬无限期待的眼神中说出了这四个字。

“可是……不去的话,那些黑狗时不时的就会窜出来,到时候咬到了灰灰兔和土鸡们,或者是妈妈和我,可怎么办才好?”

林旭彬听到妈妈拒绝了自己的要求,激动得白皙的脸都胀红了起来。他整个人直接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开始声音还很低,但到后来却是越来越大声了。大有一副妈妈不同意他去,他就自己偷偷的去的意思。

“你激动什么?赶紧给我坐好,我说太危险了,又没有说不去!你看你,都没听我讲完,就激动成这样,你以往的稳重内敛哪里去了?”

陶思思的右手在桌子上轻拍了两下,示意林旭彬赶紧坐下。相反陶思思的表情,却依旧,是那么,风淡云轻,和林旭彬激动的样子形成鲜明的对比。

“我就是……我就是,怕你不让我去嘛!”林旭彬听到妈妈这样说,先是面上一喜。接着又露出有些委屈的表情,但还是老老实实的坐回到座位上。

“去是可以去,不过我们要做一番准备,至少,也得等我把今天才获得的超能力运用熟练了再说呀。不然,到时候去了屠宰场,里面有数量非常多的,像今天这样的黑狗。我们别说制服他们,就是逃命都有困难呀。”

陶思思朝着林旭彬微微一笑,现在她的心中也有了一个想法。其实屠宰场的事情,不用儿子提出来,她也早就想去看看了。

只不过以她现在的能力,暂时连一只黑狗都制服不了。又凭什么去面对一群黑狗?

既然这个世界已经变了,她的思想,也必须要跟着做出改变才行。只有强大自身,才有可能在这样的环境中生存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