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温暖心田(1 / 1)

就在陶思思胡思乱想之时,房间的门突然被人敲响,不用想也知道,是他的儿子林旭彬。

“请进。”陶思思稳了稳心神,故作平静地说道。

听到妈妈的声音,林旭彬扭开了门锁。他微微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走了进来。

“妈妈,该吃午饭了,不过我今天太累了,再加上时间上也来不及了,只给我们两人一人煮了一碗饺子,希望你不要生我的气。”

“你个傻孩子,今天你这么累,妈妈早就看在眼里了。原本妈妈还打算安顿好妹妹,休息一会儿之后,我就去做饭呢。没想到呀,你这么快把饺子都煮好了。你这么棒,妈妈夸奖你都来不及,又怎么会责备你呢?”

陶思思伸出一只手把林旭彬拉到身边,抬起头拍了拍他的背部,尽可能的给他一些安慰。

这孩子做事就喜欢尽善尽美,一旦哪次做得不完美了,她这个做妈妈的还没觉得有什么,他反倒自己已经自责起来。

安慰了林旭彬几句之后,陶思思觉得自己想得太多,导致有些灰暗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不得不说,有这个贴心的孩子在身边,她不仅要少操很多心。而且还时不时能够感受到他传递过来的温暖。

不管多么绝望的时候,她都觉得人生中总是有那么一线光明照亮着她的前路,就像一场引路明灯,瞬间就能让她找到方向,永远不会让她的心在绝望中沉沦。

“妈妈,你不怪我就好,等我下午休息好了,晚上我给你做好吃的红烧肉,好吗?”

林旭彬感受到妈妈轻拍他的背部传过来的温暖,还有妈妈脸上洋溢着的幸福笑容。他黑亮的眼睛突然一亮,所有的忧愁一瞬之间消散的无影无踪,脸上更是挂上了灿烂的笑容。

“好,妈妈等着品尝你的手艺。而且呀,妈妈今天还要跟你打下手,向你学习做菜呢。”

陶思思从床上坐了起来,低着头去找自己的拖鞋。即使这样,她语气里的轻快,也瞬间感染了林旭彬。

一想到他从来视作为偶像的妈妈,居然也有一天说要向他学习。他整个人就忍不住欢呼雀跃起来,那上扬着的嘴角,更是立刻泄露出他的情绪。

看到妈妈不停的低着头在床边上寻找着,林旭彬赶紧最后几步,弯下腰,从床底下替妈妈找来鞋子。然后蹲了下来,细心地替她穿上。

陶思思坐在床边上,眉眼温柔的看着快速替她套好拖鞋的儿子。心里面没来由的觉得一暖,一股细小但是连绵不绝的暖流从心间蔓延,然后流淌到四肢百骸,温暖着他的血液和她全身的每一个细胞。

“妈妈,我已经替您穿好了。”林旭彬满脸笑容的从地上站了起来,两只手交叉稍微拍了拍手上的灰尘。

“走吧。”陶思思起身揽住林旭彬的肩膀,看着比他只矮了30厘米左右的儿子,揽在怀里居然是那么的适合。

这孩子现在是越长越高了,也不知道是遗传了谁的基因。明明他的爸爸,个子并不算很高。

偏偏他小小年纪,长得又高又结实,但是看起来又总觉得他的身子骨有些瘦弱单薄,有时候看着,居然还觉得有几分斯文书生的样子。

母子二人,亲亲热热地下了楼梯。一来到客厅,陶思思远远地就看到桌子上放着两大碗水饺。这些水饺应该是林旭彬,前几天早上做饺子的时候,多做了一些冻在冰箱里保存着的。

不然的话,以这一会儿时间,不可能立刻做出这么多饺子。

母子二人依旧坐在自己平时常坐的位置,默默的吃起了饺子。虽然说这些饺子已经冻了几天,不复最开始的新鲜美味。

但对于一上午又是打怪,又是逃跑,又是心惊胆战的,母子二人来说。体力的过分消耗,早已导致现在刚到午饭时间,两个人都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特别是陶思思现在处在哺乳期,在自身饥饿的情况下,还要不停地喂养妹妹。

这对她来说,不管是营养还是体力的消耗,在这样入不敷出的情况下,都会导致身体的疲惫和吃不消。

母子二人,几乎是同一时间,把碗里的饺子全部吃光,连同汤汁都没有剩下,由此可见,现在的他们,是多么的饥饿。

“妈妈,我来收拾碗筷。”林旭彬看到妈妈放下了碗,赶紧站起身来,把两个人的碗端进厨房,不多时还拿了一块干净的摸布出来。

他非常熟练地把桌子上溅出来的汤汁擦拭干净。然后洗了把手,碗就留着晚上吃完晚饭一起洗。

陶思思坐在椅子上,默默看着忙进忙出的儿子。勾起嘴角,微微的笑了起来。

这笑容里虽然欣慰的意味居多,但是那一闪而逝的酸涩,正巧被洗完手从厨房走出来的林旭彬看到。

“怎么,妈妈是对我的表现不满意吗?脸色好像有些不太好看的样子。”

林旭彬走到陶思思近前。弯着腰,皱着眉,让自己的脸与陶思思的脸平视着,认真的端详着自己的妈妈。想要确定,刚刚他从妈妈脸上看到的酸涩,不是他的错觉,而是真实存在的。

“妈妈没事,你做的很好,很勤快,很懂事,也让妈妈觉得很欣慰。”

陶思思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不想继续与认真盯着自己看的儿子对视。她觉得现在的自己,几乎没有办法正视那双明亮灼人的眼睛。

林旭彬也跟了过来,站在妈妈的身后,张了张嘴,好像还想说些什么。

“妈妈累了,先回房休息了,你也早点去睡午觉吧。”

陶思思回过头来,深深看了儿子一眼,叮嘱一声,不等林旭彬回答,就撑着额头往楼上走去。

原本还想再问两句的林旭彬,看到妈妈这么疲惫,而且并不愿意再跟他交谈,只有把原本已经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他望着陶思思的背影,良久才说出一句,“我再等等灰灰兔,等它吃完草回来,我就带它一起回房睡觉。”

“嗯,你自己安排吧。”陶思思的声音低低的,听起来十分倦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