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再次下山(1 / 1)

享受完儿子的贴心服务,陶思思吃完碗里剩下的5个饺子。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微微有些鼓起来的小腹,心里面小小的哀嚎一声。

而受到鼓舞的林旭彬,此时还在津津有味地吃着碗里的饺子。

这时候灰灰兔也已经吃饱喝足,把自己收拾干净,并且在门口的垫子上跳了几下。这才一步三回头的往林旭彬这边过来了。

原本心情就好的林旭彬,看到灰灰兔完全按照自己的指令,认真的执行每一件事情,心里面别提多高兴了。

于是吃完早餐的林旭彬,又跟灰灰兔在客厅里玩起了那些幼稚的小孩子游戏。不过整个过程,他脸上的笑容就没收起来过。可见他的心情,真的是非常美丽。

三天的时间很快过去,这时候的林旭彬跟灰灰兔已经混得很熟了。晚上睡觉的时候,他会特意靠近内侧枕头的边缘睡觉。给灰灰兔留出大半的位置,以供它可以摊开四肢,舒舒服服的摆出各种姿势,美美的睡大觉了。

他还发现灰灰兔其实每天晚上,因为寒冷都会钻进他的被子取暖。因此他特意找妈妈要了一床小毛毯,晚上睡觉之前,都会细心地帮灰灰兔盖好。

只不过他这个善意的举动,对灰灰兔来说,简直是多此一举。

每天林旭彬睡觉之前,都能看着它老实的趴在小毯子里面。第二天早上,等他醒过来的时候。却总是缩在他温暖的被窝里,发现睡得正香的灰灰兔。

所以后来林旭彬干脆不给它准备毯子,除了给他让出大半边枕头。别的事情他一律不管,让它自由发挥。

自从有了灰灰兔之后,林旭彬原本晚上睡觉喜欢锁门的习惯都被治好了。每天晚上睡觉之前,他都会贴心的在门框边上塞一只拖鞋,方便灰灰兔进出以及解决自身问题。

甚至连后院的大门,也是用同样的方法处理。当然,正因为后院是被铁围栏整个包裹住的,他才敢这么大胆,为了灰灰兔喜欢早起方便的事情,连门都不关紧。

陶思思原先是不知道这件事情的,昨天早上,因为妹妹哭闹,吵醒了她的瞌睡。哄好妹妹之后,她又感觉想上一个厕所。

出房间门的时候,正好看到灰灰兔从林旭彬的房间溜出来,一溜烟的往楼下跑去。最后更是灵巧地往后院大门为它留的缝隙一钻,转眼之间就不见兔影。

为了搞清楚灰灰兔到底在搞什么花样,陶思思甚至连厕所都忘记上了,直接从楼上跟到楼下。拉开后院的大门,想去追踪灰灰兔的踪迹。

却发现,灰灰兔正在墙角废弃的盆子里面,抬起一条腿,愉快的解决民生问题。

正好看到这一幕的陶思思,默默的掩上后院的大门,悄无声息的往后退去。

她之前一直听林旭彬说,这只兔子十分通人性,有什么事只要跟它交待一声,只要它能做到的,它一定会无条件照做。

起初陶思思还不大相信,认为林旭彬的话里面有夸大的成分。现在亲眼所见,却是不得不信了。

陶思思离开之后,已经解决完民生问题的灰灰兔,抬眼若有似无的朝着后院的大门看了一眼,然后快速奔跑到围墙边上,离着还有段距离的时候双腿一蹬,跳了出去。

来到自己这几天每天都会来,现在已经熟悉的地方,其实也就是那片已经荒芜的菜地,找了块稍微干燥些的草地,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几天下来,菜地里的杂草已经被灰灰兔吃了一小片了。每次吃完之后,灰灰兔更是会瞪着双腿,努力扒土,进行一会饭后活动。

所以现在这片空地上的土,基本上被它翻了个遍,而且有些地方还被它挖出一个个有规律的洞来。可以说,这时候若是有人想要种菜,直接把种子撒进坑洞里即可。

再次打了两个洞的灰灰兔,蹲在地上活动了一下两个短小的前肢,觉得自己消化的差不多了,转身往屋子里跳去。

进了后院之后,准确地来到林旭彬替它准备的装满清水的盆子。

先是把两只前肢探进去,来回的搓动前肢,使上面的泥土自然的脱落下来。

然后再把一只后肢伸进盆子里,打湿之后,单脚站立,把这只后肢捧在胸前,用前肢帮忙搓洗起来。另一只后肢也如法炮制清洗干净。

最后它再次把两只前肢伸进盆子里,就好像人类洗了一把手的动作。

感觉到自己终于干净了,这才一蹦一跳的往房子里走去。

灰灰兔一进屋,林旭彬一把把它捞了起来,直接往前院的方向走去。

陶思思早已经背着妹妹,来到车库,坐上了驾驶座的位置。

今天是9月1号,正是林旭彬开学的日子。母子两人起了个大早,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一切,并且吃完早餐。

陶思思更是趁着林旭彬准备早餐的时候,帮妹妹喂饱了肚子,换好了尿不湿,直接把还在睡梦中的妹妹抱了起来,不管她情不情愿,直接装进了抱娃背带。

反倒是兔子灰灰一套流程下来,花的时间比母子二人花的时间还要更久。原本按照陶思思的意思是,就把兔子灰灰放在家里,不用去管它。反正它也会自己吃草,自己洗脚,自己玩耍。

总之就是自理能力很强,完全不需要为它操心。

但是林旭彬的意思是,他刚刚离开的时候没有跟兔子微微打好招呼,一会儿兔子灰灰回来之后没有找到他,心里会着急的。

所以执意要站在后院门口,等着兔子灰灰处理好自己的事情,他才肯上车。

好在兔子灰灰也只比林旭彬慢了一点点,陶思思刚刚离开没多久,它就自己回来了。

这时候的林旭彬并不想让妈妈把时间花在等待他们的身上。来不及解释,抓起兔子灰灰就跑。

偏偏这只被他虐待惯了的兔子,已经习惯了被这样对待的模式。略微抬了袋眼皮,看到抓住自己的人是林旭彬,就丝毫都没有挣扎的让他抓着往车上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