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兔子赢了(1 / 1)

这一次灰灰兔可是学聪明了,再也不用脑袋撞门了。刚刚用了这么大的力气,除了把自己的脑袋撞的七晕八素以外,整个木门纹丝不动。

它现在算是想明白了,即使它再撞个十次八次,肯定也是一样的结果。

撞门不行,那要用什么方法呢?灰灰兔红红的大眼睛滴溜溜的一转,于是它决定来个斯文点的——敲门。

两条长长的后腿支撑着身体坐了起来,两只短小的前肢,一下一下地敲在门上。

虽然它的前肢上有厚厚的肉垫子,敲的声音并不是很响。但是也已经足够在房间里时刻留意着外面动静的母子二人听见了。

起先,灰灰兔以头撞门,虽然木门没有被撞开,但是闹出的动静可不算小。正在小声聊着天,陪着妹妹的陶思思母子。正被这声巨响吸引的目光往门那边看去。

却没想到这时候木门外面传来了“砰砰砰”沉闷的敲门声。

“这是灰灰兔在敲门?”陶思思把头转了过来,疑惑地望向林旭彬。希望他能给自己一个准确的答复,毕竟一只兔子还会敲门,这听起来实在是匪夷所思。

“可能,也许,大概是吧。”林旭彬摊了摊双手,表示自己也不太懂。

看到从林旭彬这里得不到答案,陶思思从床上坐了起来,直接往门的方向走去。

林旭彬看妈妈这副架势,就知道她是打算去开门了。可是妈妈一开门,灰灰兔不是马上就找过来了吗?那这样说的话,这个游戏就算他输了?

输赢原本没什么大不了,关键是输给一只兔子,这让林旭彬面子上有些说不过去。

不过他也知道妈妈的性格,一旦决定的事情。想要让她做出改变,就很难了。

现在很明显,妈妈已经被灰灰兔的敲门声吸引了过去,非要去看看究竟不可。他想要阻止也阻止不了,只能……

林旭彬把目光放到了靠窗那只大衣柜上面,只能躲到衣柜里面去了。这样即使妈妈把门打开,灰灰兔也不可能立刻找到他。

这样想着,林旭彬咻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光着脚直奔衣柜而去。

在陶思思拉开木门的瞬间,他也已经整个人躲藏了进去,并且砰的一声关上了衣柜门。

陶思思拉开门的时候,灰灰兔的前肢正往前面升去,准备再次敲门。却没想到门这么快就自己打开了。

灰灰兔抬起头,看到是陶思思,吓得往后退了两步。接着,它马上感应到了林旭彬的气息。以极快的速度,从挡在门口的陶思思两条腿中间钻了过去。

灰灰兔进门以后,想也不想,直接对着衣柜的位置狂奔而去。

感受到两条小腿上飞快扫过的绒毛,陶思思吓得差点跳了起来。

等到她反应过来,腿上那一闪而过的软毛,其实就是灰灰兔从她的腿中间钻出去,带来的触感,陶思思才惊魂未定地拍了拍胸口。

习惯性的关上房门,扭过身子,目光跟随兔子灰灰蹦跳过的地方看过去。

却发现兔子灰灰直接停在了靠窗户边上的大衣柜面前,蹲坐在地上,伸出两只肉乎乎的前肢,再次“砰砰砰”的敲起衣柜门来。

所以这是林旭彬躲到了衣柜里面,却还是逃不过兔子灰灰的眼睛或者感知?

陶思思看着原本坐在床边上陪着妹妹的林旭彬,此时已经不见了踪影。而他的两只拖鞋,还随意的丢在床边上,看起来拖鞋的主人离开的时候非常匆忙。

联想到不久之前,林旭彬受了委屈,躲在衣柜小声哭泣的可怜巴巴样子。这会儿,林旭彬为了躲避兔子灰灰的寻找,躲进衣柜,完全也是有可能的。

看着兔子灰灰坚持不懈地敲着衣柜的门,而林旭彬也非常有耐心的继续躲在里面,丝毫没有发出声音。

就这样,一人一兔,都相当有耐心的做着自己认为对的事情。

最后,陶思思实在看不下去了。虽然兔子灰灰敲门的声音不重,那是这样一下一下的,敲得她的心里莫名有些烦躁。

而且,在他们的玩闹声中。整个过程妹妹一直睁着大大的眼睛,努力地垂下眼睑往下看去。原本到了该睡觉的时候,她却莫名亢奋的手舞足蹈。

无论如何都不肯睡觉了,这可急坏了陶思思。小小的婴儿,若是不肯多多睡觉。以后身体各方面的指标都会达不到。

原本就因为,吴阿姨离开之前的那段时间,对她恶意使用熟麦茶炖汤,使她在不知不觉中回奶。导致妹妹连着几天都没吃饱,又不会诉说,只能整晚整晚的哭闹。

虽然后来经过林旭彬的精心照顾,情况好转了很多。但是婴儿在刚出生的一个月正处在她的高速发育期,现在等于白白的浪费了好多天。自然而然的,妹妹现在各项指标都还处在比较低的水平。

为了让她尽快恢复正常,陶思思现在对她的喂养方式。就是尽量的让她吃饱、睡饱、玩好、精神好。

可以说,这段时间以来,妹妹都非常配合,作息时间也渐渐有了规律。现在白天醒着的时间较多,晚上也只要起来个那么一次两次,稍微哄一哄,就会再次睡着。

陶思思往衣柜那边走去,站在兔子灰灰的面前,用力把衣柜门一推。

突然之间打开的衣柜门,让正在捂着嘴偷笑,但是又拼命不让自己笑出声音的林旭彬明显愣了一下。

抬起头,看到妈妈有些不悦的站在衣柜面前。林旭彬瞬间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赶紧敛住了笑容。

手忙脚乱的从衣柜里爬了出来,林旭彬走出来的瞬间,兔子灰灰立刻跟了上去,用脑袋在他脚背上用力蹭了两下,以示它成功找到了林旭彬,获得了胜利。

林旭彬慌慌张张地穿好拖鞋,看了一眼正躺在床上,两只小脚不停的踢来踢去,精神无比亢奋的妹妹。

他终于知道,妈妈的脾气由何而来了。赶紧拎着兔子灰灰的脖子,还不忘跟妈妈道一声晚安。逃也似的拉开房门,跑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