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进中转站(1 / 1)

“妈妈,我想先下车去小猫快递中转站看一下。”

林旭彬稍微犹豫了一下之后,终于鼓起勇气开口说道。

正在解下婴儿背带替妹妹拿出包被的陶思思,听到林旭彬这样说,连贯的动作,明显停顿了一下。

她的脑袋里面高速运转着,想象着去小猫快递站之后,会遇到的各种可能。手上的动作却也没停,有些笨手笨脚的替妹妹抽出裹在她身上的包被。

中途还因为脑子里想得太多,稍微有些分神。抽出包背的瞬间,用力过猛之下,差点把妹妹翻了个边。

正睁大眼睛,眼巴巴的等着陶思思给自己拿掉包被的妹妹。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力吓得明显惊慌失措。

小小的婴儿,极度害怕之中,居然也知道挥舞着小手,试图抓住陶思思的手臂,以避免自己掉下去。

不过,她那点小小的力量,只够她勾着陶思思的衣角。根本没有办法拖住她**斤的小身子。

所幸,陶思思的动作够快。在宝宝被翻过来的瞬间,她就赶紧松开包被。马上按住她的肩膀,瞬间又把她翻了过来。

妹妹瞪着眼睛,一脸萌萌哒的盯着陶思思,似乎是有些不明所以。

陶思思忍不住微微一笑,笑容里有些紧张,又有些自责和惭愧。

“妹妹,没事的,妈妈保护你。刚刚是妈妈不小心,你可不要怪妈妈哟。”

陶思思一边低声给妹妹道歉,一边重新绑好背带。

问完问题之后,就一直眼巴巴的等着陶思思回复的林旭彬。迟迟得不到答复,心里有些忐忑不安起来。

难道,妈妈为了我的安全问题,不同意我去小猫快递中转站里面看一看?

可是,即使不同意,也得给个准确的答复呀。可不能像现在这样,只顾着做自己的事情,一句话都不说,让他的心里时刻悬着,总感觉七上八下的。

至于妈妈刚刚抽出包被时,差点把妹妹一起抽了出来,林旭彬的心里,也替她捏了一把汗。

这时候看到妈妈已经做完了手上的事情,刚刚就差点捏了一把汗的林旭彬。因为心里紧张,手心里和额头上又隐隐冒出汗来。

“你想去看看,那就去看看吧。”

林旭彬伸手摸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听到妈妈这句话,就犹如吹到了三月里的春风,他的心里瞬间春暖花开。

其实整个过程,陶思思虽然没有说话,但是她一直通过后视镜注视着林旭彬的一举一动。

看到他那副极其重视,又莫名紧张的样子。陶思思知道,就算自己这时候不让他去,以后有机会的话,他也会自己去的。

与其让他脱离自己的视线,独自面对危险,还不如应允他的要求,在自己的监视之下,去做这件事情。

这样,不管发生什么情况。亲眼盯着、看着,心里总是安心的。

“谢谢妈妈,谢谢妈妈!妈妈真是太好了~”

得到妈妈的肯定答复,林旭彬原本紧张万分的情绪,瞬间松懈下来。那张白皙俊俏的小脸,如同春天里的鲜花,一瞬之间,咻然绽开。

“你自己进去吧,妈妈带着妹妹,能力又没你强,就算里面真的有危险,我跟着进去,也不过是个累赘,就不给你添麻烦了。”

“我和妹妹就在外面等你,你快去快回,若是遇到危险,就马上出来,妈妈时刻准备着,带着你开车就走。”

陶思思先是有些担忧的看了林旭彬一眼,接着考虑到自身的情况。原本想要开口跟他一起进去的话,在嘴边转了一圈,又咽回到肚子里面。

“我们母子三人,原本就是一体,累赘不累赘这样的话,以后就不要说了。就算你说了,我也不爱听。其实,能跟妈妈和妹妹在一起,不管即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我的心里都无所畏惧。”

林旭彬解下安全座椅上的安全带,沉声对妈妈说着内心深处的话。

其实,即使他现在,已经隐隐感觉到,这个世界,跟他原来生活着的和平安全的那个世界,已经完全不同了。

而他自己,也获得了匪夷所思的超能力。即使妈妈和妹妹一直都是普通人,只要她们陪在自己的身边,自己的心就能落到实处,无论在哪里,都会觉得有了归宿。

林旭彬不知道妈妈懂不懂得他内心深处所想,但是他的潜意识里,认为妈妈是一个聪明美丽,有文化,除了不会做家务,别的地方都比他强的人。

这样几近完美的妈妈,应该不可能不知道自己儿子的所思所想吧?

“好孩子……”听到林旭彬这样说,陶思思的声音几近哽咽,沉默了半天,才勉强说出这三个字。

陶思思再次把车往前开了一段,使车子直接停在中转站的大门口。

早已经解下安全带的林旭彬,一看到车子停稳,马上推开车门,迫不及待的跳了出去。

林旭彬下车以后,还不忘替妈妈关上车门,心里有些忐忑,有些紧张,又有些好奇的去推中转站的电子门。

由于没有感应器,他推了半天,电子门纹丝不动。林旭彬抬头看了一眼中转站低矮的围墙。

心里琢磨着自己应该能爬的上去,不过,想象总是美好的,真正去做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还是矮了一点。即使他踮起脚尖,双手距离围墙的借力了。

最后,林旭彬一咬牙,软的不行,决定来硬的。他一个意念下去,瞬间运转腹部的力量到右手,朝着坚硬的围墙半米高的地方,一拳轰了出去。

砖块砌成,刷上水泥的围墙。在这股巨力之下,立刻被轰的沙石飞溅,林旭彬又接连两拳,直接把整个围墙打了个对穿。

然后林旭彬两只手同时使力,不停地朝着这个拳头大小的破洞轰去。林旭彬闭上眼睛,任由那些水泥碎屑击打在他的脸上和身上。

不多时,墙面被他打出一个十几厘米长,七八厘米宽的不规则洞口,这个洞口虽然不大,但是已经足够他放一只脚进去借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