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摔下楼梯(1 / 1)

吴阿姨正倚在后院的大门上,等着陶思思进屋。陶思思一进屋,吴阿姨就感觉到陶思思的身上,有什么东西,不由自主地吸引着她。

她的目光不停地在她身上逡巡着,最后准确地落到陶思思握紧的右手手心,感觉到那只纤瘦的手掌里面,握着的东西,让她非常觊觎,非常想要得到。

陶思思被吴阿姨怪异的目光看得浑身不自在,再加上,她的手心里,还握着那枚血红色的珠子。而吴阿姨的目光,恰巧停在她握着珠子的拳头上。

难道吴阿姨发现了什么?或者说,她之前看到了什么?陶思思有些惊慌地抬起头来,不会已经被吴阿姨发现了吧?

可是,隔得这么远,她的身子又堵在后院门口,吴阿姨不可能看得到台阶底下的具体情况呀?

既然她不知道台阶底下发生的事情,那现在这样看着她又是因为什么?

“林旭彬刚刚负气出走,现在还没找到。我打算再去找一找他。”

也不等吴阿姨回答,陶思思几乎是落荒而逃。

她又到前门门口找了一圈,依旧没有看到林旭彬的人影。难道,这孩子,这一次是真的伤心了,跑到房子外面去了?

陶思思心里又气又急,刚刚憋回去没多久的眼泪,此刻又不由自主地涌了出来。

这座荔枝林这么大,而她还要照顾年幼的妹妹,究竟要到哪里去找他呢?

也许他只是跟自己开个玩笑,现在或许已经回到哪个房间,躲在哪个角落,暗自舔舐自己的伤口呢?

陶思思心里这样想着,又往回走去。她决定,再挨个房间,挨个柜子,挨个角落,挨个床底下,仔仔细细再找一遍!

她相信林旭彬是个懂事的孩子,不会在这种时候,跟她开这样的玩笑,她实在是承受不起。

陶思思满怀信任的从1楼找到3楼,甚至连顶楼都没放过。还是没有看到林旭彬的影子,陶思思颓丧地准备回到自己的房间。

打算先去喝一口水,看看妹妹醒了没有,再去外面找一找他。

但是这时候的陶思思,原本就产后虚弱,再加上妹妹休克,林旭彬失踪,还有刚刚在后院中,无意间看到那具残缺的尸体,心里面产生巨大的冲击。

满怀希望,最后是深深的绝望。她握着那颗红色的珠子,连走路都有些摇摇欲坠。

陶思思扶着楼梯,慢慢地从3楼走了下来。此时此刻,她只觉得脚底发软,浑身轻飘飘的,使不出一点力气,就连下楼都有些困难。

她的心里空落落的,忍不住总是往坏的方面去想,因此她整个人情绪非常低落。

在这样的情况下,即使她扶着楼梯,而且还是小心翼翼地下楼梯,还是因为精神状态不好,滑了一跤。

脚下踩空的瞬间,陶思思惊慌失措地抓住扶手,想要稳住身形。但是,她忘记她的手心里还握着那颗珠子,在她正准备抓住扶梯的时候。那颗珠子搁在她的手心,使她的手不能很好地扶住把手,因此也就不能更好的借力。

“啊——”陶思思惊恐地尖叫了一声,身子不受控制的从台阶上滑了下来。

然后脚下一崴,头朝下的从还有6,7阶的台阶上栽了下来。

“砰——”的一声巨响,陶思思的脑袋重重磕在地板上,当即砸得她头昏眼花,趴在地上半天都爬不起来。

“思思,你怎么了?是不是摔跤了?”正在上楼的吴阿姨,突然之间,听到一声巨响,她飞快地往陶思思摔倒的地方跑了过来。

“嗯……”陶思思的脸趴在地板上,剧痛使她身上使不上一点力气,就连说话的声音,都带着痛苦的呻吟。

“哎呀!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你才刚生完孩子几天,下什么地呀,这一跤摔得不轻吧,来,阿姨把你扶起来。”

吴阿姨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到陶思思面前,蹲在她的身边,想要把她扶起来。

“我没事,你等一会儿,我现在使不上劲。”陶思思艰难地转动了一下脸部,使自己的右脸侧着趴在地板上支撑头部。

然后她缓慢的吸起气来,明明刚刚脸趴在地上,憋的她呼吸困难,但是她现在虚弱的连呼吸都使不上劲。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她的手心里还抓着那枚珠子,没有一丝一毫松手的打算。

“那行,我蹲在这里陪你。等你觉得自己使得上劲了,我再把你扶到房间里去。”

陶思思侧着脸,抬眼看着吴阿姨那张满是皱纹,又有些青紫的脸,感到有些害怕。但是看到她眼睛里显而易见的真诚,还有发自内心的关心。拒绝的话卡在喉咙里面,怎么都说不出来了。

“嗯,你得等会儿,我现在身上痛得很,感觉就要散架了一样,动都不敢动一下。”

陶思思说完这句话,连闯了好几口粗气,好像刚刚积蓄起来的一些力气。就因为说了这几句话而消耗干净。

“没事,你想休息多久都行。不过,地上凉,你还是得悠着点,别在月子里受了寒,以后落下病根,后悔都来不及了。”

吴阿姨的双手,伸到陶思思的腋窝,随时准备用力把她拉起来。

过了大概有10来分钟,一直保持这个姿势的吴阿姨,感觉到身体有些不舒服起来。

她的头僵硬地转动着,缓缓的转移到陶思思握紧的右手拳头上,好像感觉到那里有什么东西吸引着她,让她不用看,就知道,那样东西,她很想得到。

正安静趴在地上缓解疼痛的陶思思,敏锐的感觉到吴阿姨的目光,停留在自己的右手上。她轻轻地捏了捏右手手心,感觉到手心里传来的冰凉触感,知道那颗珠子还在手上。

刚刚在后院,她进门的时候,吴阿姨的目光,就已经长久的停留在她握着的右手上。现在吴阿姨再一次盯着她的右手,她眼睛里面的关心和同情已经消失不见。

现在陶思思看到的,只有隐藏着的贪婪和压抑着的渴望。难道,吴阿姨知道她的手心里捏着那颗珠子?而且,还很想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