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有样学样(1 / 1)

安顿好宝宝之后,吴阿姨让林旭彬看着宝宝,自己拿着准备好的大人衣服,到一楼打了一桶温水,关上客房的门,替陶思思收拾起来。

吴阿姨做事不仅麻利,而且非常有计划,她先是用温水给陶思思擦拭全身,直到确定把所有的淤血和虚汗都擦干净了。

这才把虚弱的陶思思抱坐起来,为了防止她的背上沾到床单上的血迹,再次擦了一遍后背,这才给她换上干净宽松的上衣。

等到吴阿姨做完这一切,陶思思已经从昏睡中醒了过来。看到有人替她洗去了身上黏腻的羊水和血迹,甚至还替她穿好了夜安裤。

此刻,她只觉得整个人都神清气爽,虽然眼前的人十分陌生,她还是感激的说了一句“谢谢!”

“陶女士您好,我是你一个礼拜前在爱清洁家政公司预约的月嫂吴姝妹,很抱歉,之前家里有事耽搁了,晚了两天才过来。”

“我原先不知道您的家里是这样的情况,以为您还有半个多月才生产,时间上并不是太急,所以就以自己的事为先了。没想到……哎,总之是我对不起您。”吴阿姨扶着陶思思往楼上走去,非常诚恳的向陶思思道歉。

“没事,来了就好,而且说起来你也不算晚来,毕竟我说的是这几天尽快过来,而不是今天必须过来这样的话。说起来,今天要是没有你,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陶思思说话的声音气若游丝,但是语气里的真诚和感激却是显而易见。

“唉唉唉,您不怪罪就好,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陶思思虚弱的连脚都抬不起来,整个人的重量都挂在吴阿姨身上。吴阿姨毕竟年纪大了,把陶思思扶到楼上以后,已经累的气喘吁吁。

但她还是咬牙把陶思思扶到房间,让她睡在宝宝的身边,替母女二人掖好被子。又急匆匆的赶到楼下,拆下脏了的床单和被套,在林旭彬的带领下塞到洗衣机让它自动清洗起来。

这时候已经到了下午四点多,吴阿姨又要准备做饭。打开冰箱,看到冷藏室里满满当当的瓜果蔬菜,冷冻室里塞的都快放不下的肉类。

吴阿姨长吁了一口气,她最担心的问题没有发生。若是这时候冰箱空空如也,她还要临时下山去买菜。而且她又不会开车,所以说必须步行下山,再过不久就要天黑,这一来二去,没有晚上九点根本做不出饭菜。

现在看到面前这个能效表上显示650升的四门冰箱,里面装满了肉菜,合理搭配的话,最少可以吃上一个月。这可以说省了很多麻烦事,至少短时间内她不用为买菜的事担心了。

吴阿姨从冷冻室里拿出一包排骨,又从冷藏室拿出了玉米和红枣,还有另外的一些菜。心里琢磨着,今天事情比较多,就做个简单的三菜一汤吧。

林旭彬一边跑前跑后帮忙拿菜,一边不停的问东问西。看那架势,他不仅打算从吴阿姨这里学会照顾妹妹,还打算学着煲汤和做菜呢。

吴阿姨看着艰难的抱了好几样蔬菜,无比热心帮忙的半大小孩,只觉得这个孩子实在是太早熟和贴心了。

家里没有大人,他就把自己当个大人一样,会的就帮忙做,不会的就虚心学。这样的孩子,实在讨人喜欢,懂事的让人心疼。

吴阿姨对着他的背影微微一笑,接着心中又涌起一阵酸涩,嘴里喃喃着,“要是我的儿子也有你这么懂事听话就好了,我也不用落得五十几岁,还要出来给人做月嫂,作孽啊!”

不得不说,林旭彬是一个虚心好学,又过目不忘并且动手能力还非常强的孩子。在吴阿姨手把手的教授下,他很快学会了怎么煲汤和炒菜,并且明白了一些简单的食材搭配和食物相克的道理。

要知道在此之前,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爷爷奶奶和保姆在做,爷爷奶奶车祸去世以后,妈妈提前休了产假,这些事又是妈妈和保姆在做。

虽然基本的穿衣服、整理书包、盛饭这些事情,他都是自己完成,但是除此之外,他完完全全是一个五谷不分,四体不勤的富家大少爷。

当妈妈倒下去,家里除了自己,没有别人可以依靠,体会过深切的绝望和无助以后。他决定痛改前非,不仅要做一个生活上完全自理,还要能够照顾好妈妈和妹妹的男子汉!

吴阿姨的到来,无疑给他提供了一本生活上和育儿上的百科全书。他只需要用心的看,虚心的学,大胆的做,就能够快速的掌握这些知识,并且学以致用。

晚上六点多,一桌虽然简单,但是带着诱人饭菜香气的三菜一汤做好了。

吴阿姨先是拿了一个大碗,装了小半碗饭,然后在米饭上浇上汤汁和食材,不仅亲自给陶思思送了过去,还一口一口的喂给她吃。

晚饭过后,吴阿姨开始收拾桌子和洗碗。林旭彬也拿了一块抹布,学着吴阿姨的样子像模像样的做起事来。

吃过饭后的陶思思还是有些虚弱无力,她靠躺在枕头上,一双始终带着水雾,看起来温柔多情的眼睛,就这样一眨不眨的盯着身边小鼻子一皱一皱安静睡着的宝宝。

宝宝很小,脸更是比林旭彬的巴掌还小,虽然没称体重,但从抱起来的手感估摸着,也就五斤多的样子。

就这样看了许久,陶思思因为失血过多,略显苍白的唇向上勾起,露出一个自嘲的笑容,低低的自语道:

“可怜的宝宝,刚刚出生就遇到这么多事情,还好你有哥哥爱你,不然你不可能来到这个世上。以后长大了,你可以不爱妈妈,但是一定要好好爱哥哥,因为是他给了你第二次生命!”

陶思思闭上眼睛,又想起了突然变成怪物的快递员,那狰狞的表情和长而尖利的獠牙,直到现在她还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变成这样?

还有最后,她究竟是怎么得救的?当时她在极度恐惧之下,整个人都是懵的,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再加上她被儿子推到一边正好头朝着院子里面,压根什么都没看到。

说出来不怕别人笑话,她之所以早产,多半是被吓的。说起来她的胆子还没有儿子那么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