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自己接生(1 / 1)

“呃……”就在林旭彬没头苍蝇一样,不知所措的走来走去之时。客房里突然传开了妈妈痛苦的哼声。

林旭彬三步并作两步走进客房,却发现晕过去的妈妈已经醒了过来。

“打电话了吗?”陶思思强撑着一口气,虚弱的问道。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连着打了几个人的电话都打不通。”

林旭彬想了一下,还是决定暂时隐瞒爸爸寄离婚协议过来这件事,眼下这样的局面,他怕妈妈知道情况后会经受不住打击。

“去二楼把医疗箱拿过来,没有别人帮我们,我们要靠自己。”

虽然此时陶思思的情况很糟糕,但是做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又在公司里当了几年叱咤风云女强人的人来说,临危不乱的本事还是有的。

“好。”一得到指令,林旭彬瞬间满血复活,泪水还挂在脸上,却顾不得擦,扭头就往楼上跑去。

不多时,林旭彬提着一个印着红色十字,通体亮银色的箱子过来了。

这时候陶思思痛的弓着身子,剧烈的宫缩,使她白皙的脸上冷汗淋漓。

“妈妈,医疗箱拿来了,我还能帮你做什么?”

林旭彬把东西放到床头柜上,看到妈妈痛苦的样子,心里着急的不得了,但是他又不知道自己能为她做什么。

妈妈的脸上豆大一颗的汗水滚落下来,林旭彬现在能为她做的,只能是起身打一盆温水,一点一点的替她擦净那些好像怎么擦都擦不完的汗珠。

“二楼的粉色柜子里,有婴儿衣服和浴巾,你现在去卫生间,接一盆温水,宝宝出生以后,你来为他洗澡……”

陶思思忍受着五分钟一次的频繁宫缩,咬着牙,断断续续的说完这段话。

她现在躺的地方已经被羊水濡湿了一大片,黏黏糊糊的很不舒服,白色的床单上到处都是红色的血迹。

“等一等,你帮我把面上这条孕妇裤脱一下。”陶思思感觉到肚子里面的宝宝拼命的挣扎着,小脑袋一拱一拱的,看样子现在就想出来了。

而她躺在床上痛的一动都不能动,自然做不到为自己脱掉孕妇裤这件事。

“好。”林旭彬年纪虽小,但也知道男女有别。闭着眼睛拽着妈妈的裤腰,用力帮他拽下了孕妇裤。

“关上门,我不叫你,别进来。”陶思思拿起一旁的被子盖在身上。

“是。”林旭彬转身离去,走的时候关上了房门,按照妈妈的指示开始做着准备。

看到林旭彬退了出去,陶思思费力的在医疗箱里面摸索到一把剪刀,直接减掉了内裤两端,扯到一边。摸到一瓶医用酒精,把手术剪刀的前端插在瓶口,让它自然消毒。

然后她把另一个枕头和另一床被子踢到脚底下,把床沿围了起来,这样,一会宝宝出生的时候,即使速度太快,也不至于摔到床底下去。

做完这一切,陶思思屈起腿,仰躺在枕头上,闭上眼睛,跟着肚子里宝宝胎动的频率开始使劲。

现在的宫缩已经一阵接着一阵,中间几乎没有停歇。陶思思揣着粗气,觉得自己下一秒就会痛死过去。

但是她还要强打起精神,回忆着生大儿子时医生是怎样替她助产的。先深呼吸,再缓缓地用力,再用力。

突然,她感觉到肚子里一阵剧烈的蠕动,一股大力冲破她的盆骨。她微抬起头来,看到一个有着乌黑长发的婴儿头部露了一半出来。

“哇!”的一声,婴儿的啼哭卡在喉咙里,再也发不出来。

陶思思咬紧牙关,拼命用力,但是孩子的肩膀还是卡在她的身体里面动弹不得。

眼见着婴儿的活动越来越弱,陶思思突然爆发出一阵巨力,弯着腿从床上跪坐了起来,双手撑在床面上,就这样趴跪在床上,借住婴儿自身的体重,再加上自己的使劲,硬生生把宝宝挤了出来。

最后关头,陶思思更是担心宝宝掉到床上摔伤,直接用双手把宝宝慢慢捧了出来。

“哇哇哇……”浑身皱巴巴还带着青紫色的婴儿一被托出来,就大声的啼哭起来。当然,只是干嚎,并没有眼泪。

陶思思顾不上安慰她,把宝宝托出来的同时,血淋淋的胎盘也跟着扯了出来。随之而来的还有残留在肚子里的少量的的羊水和淤血。

汗水把陶思思额前的头发胡乱的粘在一块,此时的陶思思连喘气都是出气多进气少,宝宝生出来以后把她全身的力气都耗尽,现在她整个人都快虚脱了。

陶思思找了一块相对干净的地方,把手脚乱蹬,啼哭不休的宝宝轻轻的放在床上,拿起一边的被子把她的上半身包裹起来。

深深吸了几口气之后,感觉身体里面又有了一丝力气,陶思思挪动着身子,艰难的拿起还插在酒精瓶里消着毒的剪刀。

吃力的剪断了连着胎盘一端的脐带,再把长长的脐带在宝宝肚脐边上打了一个死结,最后把多余的脐带剪去。

做完这一切,她的手忍不住哆嗦起来,连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剪刀“啪”的一声掉在地上。

极度疲惫的陶思思还不忘替宝宝盖好被子,然后她的身子往后一倒,脑袋枕在枕头上,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了。

“妈妈,妈妈,我听见宝宝的哭声了,你好了吗?我可以进来了吗?”这时候已经按照要求,准备好一切的林旭彬着急的在外面敲响了房门。

陶思思半睁着眼睛,吃力的把血迹斑斑的被子盖在身上,连续用了好几次力才把自己整个包裹住。直到确定自己没有什么不妥当了,陶思思虚弱的说了三个字,“进来吧……”

早就把手放在门把上,替妈妈担心不已的林旭彬,一接收到妈妈的指令,就迫不及待的把门拧了开来。

他先是被小宝宝的哭声吸引,去看了一眼床尾上闭着眼睛,不停的干嚎却不见一滴眼泪,皱巴巴的小婴儿。

忍不住嘀咕了一声,“好小,好丑。”

再然后,他拧干了放在地上的脸盆里面的湿毛巾,再一次为妈妈擦去脸上的虚汗和泪水。

“去给宝宝擦澡,她的身子很软,擦的时候一定要托住她的脑袋,动作要放轻一些,不要把水弄到他的肚脐里。”陶思思气若游丝的叮嘱着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