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糟老头子坏得很(2 / 2)

引剑苍穹 一笑醉九天 1543 字 2个月前

他面含微笑,折扇扇得发丝轻扬,同样走下了擂台,端的是风度翩翩,完不像经历了一场大战。

且不管古太清是否仍在怀疑,但毕竟没有确凿的证据,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

待擂台空出后,古太清并未着急宣布下一场比试,而是看着龟裂的擂台直摇头。

经过墨玉书这么一闹腾,擂台原本的阵法已经残缺,若是不处理,坚持不了几场,就会被接下来的战斗余波彻底拆掉。

古太清转头对一旁的长老吩咐道:“找几个人,将擂台加固一下。”

未等一旁的长老应承,墨青河便开口道:“不必那么麻烦,我来就行……”

说完,他啪的一声,甩开折扇扇了扇,又从储物戒中掏出一柄折扇,往空中抛去。

折扇漂浮到擂台上方,骤然散开,扇骨没入擂台四周,跟先前墨玉书如出一辙。

而那剩下的扇面,则是在擂台上空,与扇骨遥相呼应,形成了一个淡黄色光罩。

人群中的慕晚风见到这一幕,撇嘴道:“即便穿着衣服,都掩盖不了那股子骚气!”

墨青河耳朵一动,手上不由自主地抖了抖,那阵法光罩险些破掉。

古太清见状问道:“墨师弟怎么了?”

“没事,耳朵有些痒而已。”墨青河笑道:“好了,阵法已成,掌门师兄继续吧。”

啊咧?

慕晚风幡然醒悟,墨青河的耳朵,那可是比狗耳朵还尖,他应该听到了吧?

不对!他喵的,是绝对听到了!

就在他悻悻不已时,传来了古太清的声音:“比试继续,下一场,蕴天宫慕晚风,对阵凌霄阁阮鸿宇!”

“哈?”

慕晚风一愣,随即破口大骂:“喵了个咪的!怎么又到我了?巧合?不对,这绝对是故意的!”

与慕晚风不同的是,阮鸿宇在听到这声音时,犹如听到了最动听女人声,差点都激动得了。

他双目爆发出精光,先前玄镜带来的不快,瞬间荡然无存,嘴角微微勾起,有的只有兴奋。

终于是让他给等来了!

这次倒要看看,你还能不能嘴硬了……

先前的墨玉书施展出来的手段,阮鸿宇虽然震惊,但却是嗤之以鼻。

他不可否认,自己若是对上这等阵法,即便能够破开,也必然会受到重创。

不过这种大规模的阵法,一旦施展就将灵力消耗一空,对付人多尚且有用,用来对付个别人,完没必要。

再者说了,他也不会像香雪兰一般,等着墨玉书施展出阵法。

换做是他,只需在阵法施展前,以雷霆之势,将墨玉书处理掉就足够了。

唯一让其心生忌惮的,便是香雪兰不见施展任何手段,却承受了整个阵法的攻击,最后还安然无恙。

这也激发了他的好胜心,想要一鼓作气,再次拿下这正道大比的头筹。

阮鸿宇意气风发地走到了光罩前,光罩自动打开一条缝隙,随后他便上了擂台。

慕晚风转了好大一圈,经过擂台正面,才朝擂台上走去。

没办法,其他地方聚集的人太多,他不得不绕道走。

正当他以为阵法光罩,也会向之前一样破开一道口子,让他进入时,他却直直地撞了上去。

砰!

慕晚风被弹了回来,一屁股坐倒在地上,愣了好半晌才愤怒地爬起来,怒视着不远处的墨青河。

墨青河摇着扇子抬头望天,英俊的脸庞挂着一抹笑容,跟墨玉书的笑一毛一样!

娘的,这老东西绝对是在报复!糟老头子果然都坏得很!

慕晚风撸起袖子,就要过去理论,阵法光罩却适时地破开了一个洞。

他咬了咬牙,狠狠瞪了眼墨青河后,终于是忍了下来,从光罩洞口走上了擂台。

阮鸿宇见慕晚风上台后,道:“慕晚风,你很不错,但也到此为止了。”

慕晚风仍在气头上,不耐烦道:“你何不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看到阮鸿宇并未多少表情变化,慕晚风就知道他没听懂,接着道:“要我说得明白一点?既然你这么厉害,怎么不去怼天呢?”

“哦~看你这模样,也是根绣花针或者枯树枝,没那么长,说不定风一刮,就折了!”

“瞪什么瞪?眼睛睁得再大,过了发育的年纪,还能再长个半寸?”

阮鸿宇今日最讨厌的,就是那句“要我说得明白一点”,此时又从慕晚风口中听到,顿时怒不可遏。

“慕晚风,你找死!”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