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以身挡剑(1 / 2)

引剑苍穹 一笑醉九天 1536 字 1个月前

蕴天宫,开阳峰

茫茫人海中,一男一女排开人群,走上了高台,心中皆是怀揣着复杂难明的思绪。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相思、苦痛、哀伤、怨恨、背叛、欺骗……各种情绪纷至沓来……千言万语不知从何说起。

遥相凝望的两人,默然地站立在擂台一方,谁都没有动手的意思。

良久之后,台下的人先是莫名其妙,一脸的茫然,随后便开始起哄,台上的两人却是充耳不闻。

慕晚风看着韩柔手中橙黄的灵剑,心中微动,这灵剑正是他炼制的那柄。

“柔儿……”

“看来,你还记得当初答应过的事,”韩柔娇躯一颤,不等他说完,便开口打断:“那么还有最后一件事,全力跟我比试一场,生死由命!”

闻听此言,慕晚风猛然一惊,他没想到性柔弱的韩柔,竟会如此偏激,说出这番话来。

“柔儿!你……”

韩柔丝毫不给他开口的机会,灵剑朝着慕晚风一指,便携带着破风声刺了过来。

那柄橙黄的灵剑,没有半点停歇,有的只有决绝,以及那一往无前的气势,似乎要斩断两人之间过往的因果。

台下先前还起哄的人,此时雅雀无声。

他们都看得出来,韩柔的剑指方向,直奔慕晚风的心脏。虽然没有其他比试台战斗激烈,但那种生死相搏的意志,他们还是感受得到,忍不住心底发寒。

这还是瑶光峰以前那个,说话都会羞涩的韩柔吗?

台下的裁决长老见此一幕,也是有些发愣,随后悚然一惊,厉声大喝道:“韩柔!不可胡来!”

他出声阻止,并非是在意慕晚风的死活,而是在担心韩柔杀了慕晚风后,会受到严厉的处罚。

虽然比试中死了人,可以扯到刀剑无眼的理由上,但毕竟比试并非生死决斗,即便不会治韩柔一个同门相残的罪名,那也差不了多远。

他也是看出来了,两人之间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还极有可能是慕晚风负心于韩柔。

慕晚风在蕴天宫飞扬跋扈,本就臭名昭著,眼下更是始乱终弃,用一句话说便是“死不足惜”。

可是决不能因此,而断送了韩柔这颗好苗子。

他腾地站起身来,想要去阻止韩柔过激的行为,却发现那柄灵剑,已经距离慕晚风不到一丈距离,想要救慕晚风已经来不及了。

正当他想侧过头,不愿去看慕晚风血溅当场时,慕晚风却是一个闪身,躲开了这致命的一刺。

他有些震惊于慕晚风的速度,心中却是暗暗松了一口气。看来这慕晚风被选做开阳峰下一任峰主,也并不是浪得虚名之辈。

只是下一刻,他又开始犯难了,这场比斗已然超出了正常范畴,要不要去阻止呢?不过阻止比试后,算谁获胜呢?

略一思忖后,他还是决定先静观其变,走的擂台边准备随时救援慕晚风。

“柔儿,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我们好好谈谈!”

慕晚风越是激动,身体越是疼痛,苦情丹的作用,让他整个人都开始微微颤抖。

“没什么好谈的!”

韩柔淡漠的回了一句,随后灵剑一转,再次朝慕晚风刺去,慕晚风同样再次闪避。

就这样,台上两人陷入了你追我逃,你攻我闪的僵局。

慕晚风并没有动用月步,甚至连灵力都未动用,单纯靠着**力量闪避。好几次都是险之又险才躲过去,衣袍都被划出了数道口子,有些地方更是被血液浸红。

可这一幕落在别人眼中,便是慕晚风实力不济,坚持不了多久,就会死在韩柔的剑下。

万千霞狼狈不堪的慕晚风,心中是五味杂陈,既担心他的生命安危,又高兴于两人之间发生矛盾。

只要有矛盾,她就有机会。

“柔儿,你能不能冷静点!”

慕晚风也有些火气了,看着手握灵剑刺来的韩柔,语气拔高了几分,冲她严厉的吼道。

韩柔身躯微一停顿,眼角有些雾气,片刻之后,那刺出的剑更快了。

“你怎么不去吼师姐?你就只会吼我!”

慕晚风躲开灵剑的攻击,心道妈蛋的,女人就是麻烦,这个时候还在比较,你都想要我命了,我不吼你吼谁?

话说这女人进步怎么这么快,瞅那灵力波动,应该到了金丹七重了吧?

慕晚风脑子飞速转动,思考着怎么处理这眼前这一状况。

台上虽然一个人追,一个人逃,但无疑这种想致人死地的举动,激发出了很多人嗜血的本性,台下的观众倒是越聚越多。

更何况,被追着砍杀的人,是那个人神共愤的慕晚风,他们也乐见其成。看热闹的不嫌事儿大,台下叫好声一片。

什么惩恶扬善啊,为民除害啊,替天行道啊等等,各种恶毒的话是层出不穷。

搞得慕晚风自己都差点以为,自己是个坑蒙拐骗偷的奸佞小人了……

香雪兰刚结束完比试,轻松取得了一场胜利,便注意到了远处人声鼎沸。目力所及之处,两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

她心下微惊,快步走了过去,注视着发狂的韩柔,拽紧了拳头,指甲都陷入了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