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章(1 / 1)

洪梅果皱起眉头,对雷费氏说,“娘,这些生子秘方,都是那些人乱想出来的,其实这没有效果的。至于你吃了这秘方就怀了,那是因为你怀孕的时候刚好吃了这秘方,所以你们才会认为这秘方有用。”

“要是这生子秘方真的那么有用,有什么可能,怎的有些人吃了就怀上,有些人就怀上。这都是巧合而已,不是真的可以保准生子。”

“而且生男孩女孩,那不是我们肚子说了算的,是男人说了算的。要是他没有着个儿子命,不管换了多少女人给他生,也是不会生得出来儿子的。”

雷费氏摇头,有些严肃道,“果子,娘不怎么认可你这一番话。孩子从我们女人肚子里生出来,那自然是我们觉得这个孩子是男是女的,这和男人是没有关系的。”

她叮嘱洪梅果,“你这个想法不对的,可不能出去说。”

洪梅果也不奢求雷费氏能接受自己说的话,她说,“娘,我就是和你发发牢骚。这样的事我哪敢谁出去,我不怕被人给打死。”

雷费氏瞪人,“说什么傻话,这不吉利的话,以后可不要说了。”

洪梅果不甚在意,“我记住了,娘。”

“呀!呀!……”

雷费氏从房里出来,看到在洪梅果怀里跳喊个不停的胖儿,问道,“怎了,这还没起来,就听到胖儿在喊。这是饿了?”

“娘,您醒了。”洪梅果看着走出来对雷费氏,她抱着胖儿,说,“胖儿见到他祖父和他爹回来了,这在喊着,要人抱。可爹他们身上有血腥味,抱不了人。这不,人就记起来了,在这喊着。”

“你爹他们回来了?”闻言,雷费氏四周看,没发现有什么不同。

洪梅果点头,说,“刚回来不久,这会洗澡去了。”

在炕上坐下,雷费氏看着活泼起来的胖儿,笑道,“我们胖儿这是很久不见他祖父和他爹了,这想他们了,这下子见了两人,肯定是兴奋了。”

洪梅果问雷费氏,“娘,您有没觉得,比起我们俩,胖儿似乎更喜欢和他祖父和他爹在一起。要是他们在,胖儿明显活泼很多。”

“刚才我都没注意到爹他们回来,可是胖儿就对这门口在喊起来了。我回头没见人,还以为他这是受惊了,在乱喊,还想着今天给他煮些受惊茶喝。”

“结果,等爹他们进来,胖儿在我怀里就跳动起来了。那可大力了,我差点都保不住人。”

闻言,雷费氏也有些吃惊,她笑道,“这孩子有灵性,这是感觉到他祖父他们回来了,这才叫喊起来的。真是个有福气的孩子!”

洪梅果听了,觉得很是些无言,这和福气也能扯上关系。

大家在炕上吃着晚饭,胖儿在雷大海和雷天瀚两人身旁爬来爬去的,还会叫上几声。

洪梅果看着,心里郁闷着,有些不开心对雷费氏说,“娘,我们在的时候,可没见胖儿站起来几次。可他祖父在,他这也不知道爬了多久,站起来多少次了。”

“你这还吃醋上了。”雷费氏看着明显不开心的洪梅果,她笑道,“隔辈亲,胖儿亲近他祖父多些,这是正常的。而且男孩子,比起我们女人,还是亲男人多些。”

洪梅果明白,可心里就是不爽,“我也知道。就是觉得,我这一天天那么辛苦照顾他,可却比不上他祖父。”

雷费氏眼睛转了几下,对洪梅果笑道,“来年等你生了个女娃,那就是个贴心粘人的。到时候,我怕你会嫌弃人粘着你。”

“不会的。”洪梅果摇头,没意识到什么。

雷费氏盯着洪梅果,说,“出了年,胖儿该两岁了。果子,你也该再生一个了。”

洪梅果有些意外雷费氏会提这个,可也不反对这个建议,她说,“娘,我知道了。”

“可这事,我自己一个人说不了。而且,孩子这事,讲究缘分。可能是孩子的缘分还没到,我们不需要焦急。该我们的,总是我们的,跑不掉的。”

虽然她也想生,可是这些说定的。要不这都没有避孕,怎的她这两年都没有怀上,她不希望给了雷费氏很大的希望。

雷费氏说,“娘知道这焦急不来,可是娘还真的是想要一个女娃。你这要是生了一个女娃,这之后娘也不崔你了。”

洪梅果无奈道,“娘,这个生男还是生女,我自己也说不了。就等到时候有了,生下来,这才知道。”

雷费氏笑道,“我问过你爹了,这次下来就不再上山了。你们可要抓紧时间,最好在年底怀上。”

“至于胖儿,你不用担心,这个有娘在,娘会帮你照顾好他的。而且胖儿很乖的,不回闹人,就是我一个人也可以的。”

“要是在腊月有了最好,等孩子出来,刚好是十月……”

听雷费氏这催生的,洪梅果有些哭笑不得。她这都还没有怀上,你却和我说,这孩子出生叫什么名字,这是不是想得太遥远了一些。

洪梅果问,“爹、娘,明天冬至,我们要做什么馅的饺子?”

这个雷费氏不懂,不出声,雷大海边喝着酒,边说,“白菜馅,有百财之意。猪肉馅,有住财之意。韭菜馅,有久财之意。就做这三样,每样一碗,明天拿去祭拜。”

“知道了。”洪梅果点头,记了下来。

雷大海对正和胖儿玩的雷天瀚说,“小瀚,吃了晚饭,你就去揉面,明天要做馒头。”

雷天瀚点头,“好。”

想到自己的孙女,雷费氏对洪梅果说,“果子,今晚胖儿就和我们一起睡。明天你们还要早起忙活,就不会要让胖儿吵到你们了。”

洪梅果摇头,说,“娘,没事的。晚上他有时候闹,着打扰宁河第爹休息就不好了。”

雷费氏笑道,“没事的。你爹还没和胖儿一起睡过,今天就让胖儿和我们睡,也好让他们亲近亲近一些。”

都这么说了,洪梅果也不好再说什么,“那行。等会,我拿几块尿布过去给您。”

“行。”雷费氏很是开心,她觉得自己的孙女很快就要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