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国破家亡,又怎能受他家跪叩(1 / 2)

第五封禁 痴狂子 1006 字 1个月前

“可能是有些冻坏了,我去熬点汤给他暖暖身子。”老人说着,迈着蹒跚的脚步走了出去。

老人有些医术,做的游方郎中,这次回乡半道上遇到的楚渊,便将其带了回来。

两位老人膝下有一女,不过早已远嫁,如今有了楚渊,二人自是当宝贝一样对待。

“小娃,你叫什么名字啊?”老妇问道,此刻的楚渊就跟四五岁小孩差不多大。

“渊、渊源。”楚渊用稚嫩的声音说道。

“渊源?姓什么?”老妇又问道。

楚渊想了半天,实在是未曾听过姓为何物,当下只好摇头。

“记不得了吗?娃,一个人的姓是不能,也不应该忘的,知道吗?那是血脉的延续,你以后跟着我家老头姓楚,叫楚渊源好不好?喜欢吗?”老妇慈祥的说道。

正在这时,去熬汤的老人端着一盆温水走了进来,道:“叫楚渊吧,渊源二字爷爷替你斩断了,你与我们二人有个渊源就行了,不吉利。”

就这样,楚渊便叫了这个名字。

多年以后,两位老人纷纷去逝,楚渊也将他们服侍到了最后一刻,然后朝着山上走去,这是他第二次流泪。

如此反复几百年,历经无数个春秋冬夏。

战火纷飞,家国兴亡,楚渊站在道观前,师父和师兄们在跟他道别。

看着师父师兄们远去的身影,楚渊喊道:“师父!国盛家强,观庙何愁无香火!国破家亡,又怎能受别家跪叩!”

说着,楚渊跟了上去,这次师父师兄们没再赶他走。

……

庶薇还在守着,她无法知道楚渊经历了什么,不过却可以感知到楚渊的情绪变化。

“一个二三十岁的小屁孩哪来的那么多情绪啊?真是个奇怪的小家伙。”庶薇心中暗道。

就在这时,密室方向传来一股强大的灵气波动,庶薇脸色一变,连忙朝那边赶去:“臭小子!想把老娘的密室给拆了吗?”

前方大比还在继续,不过魔州已经是必败的局了,谁能想到,玄门一个主力就废了他们的一队压轴呢?

庶薇将几一带出密室后找了块地方给他破境迎接雷劫,然后后奔向楚渊,为楚渊护法,精神力稍有不慎就会入魔癫狂,所以庶薇要看着楚渊,防止楚渊出现差错。

玄门周围的灵气全都向庶薇住所的方向汇聚而去,就连秉风都被引起了注意。

许多庶字辈弟子也纷纷看向玄门内。

“是大师姐的那位大徒弟吗?”

“除了他还有谁?如今玄门几字被造化境巅峰可都在这,只有几一回去了。”

“卡在造化境巅峰几十年了,终于通神了,大师姐该高兴了吧。”

“唉,先天境同境界无敌,造化境同境界无敌,咋好事都让她一个人给碰上了?”

……

造化境的雷劫非同小可,巨大的雷柱从九天之上落下,带着毁灭的气息将几一淹没在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