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拜访药王谷(1 / 1)

第五封禁 痴狂子 1013 字 2个月前

“楚渊小友果然是器宇不凡,实乃人中龙凤啊!”谷主赞叹道,更吃惊于楚渊的年龄,先前何子毅说他只有二十来岁自己不怎么相信的。

“谷主廖赞了。”楚渊拱手道。

“呵呵,介绍一下,老夫宿河裕,乃药王谷当任谷主。”宿河裕笑道。

“宿谷主!”三人行了个礼。

宿河裕抬手示意道:“不用这么客气,听闻楚渊小友已经渡过了精神力五阶的雷劫?”

“侥幸罢了。”楚渊说道,这没什么好隐藏的。

“哈哈哈!小友你不知道这一句侥幸让这天下多少炼丹师汗颜啊,我药王谷中坚实力也不过才四阶,甚至许多长老级人物都未能突破到五阶。”宿河裕大笑道。

“宿谷主,不知道水儿在何处?”楚渊迫不及待的问道。

“水儿?小师妹啊,他跟着家师去了药王宗了,一年前就去了,说起来这小师妹的炼丹天赋与小友你有得一拼啊,小小年纪就已经是四品炼丹师了,估计如今也快五阶了。”宿河裕笑道。

“什么?药王宗?”楚渊不禁有点失望,好久都没见到水儿了。

“药王宗是中州霸主级势力,我们药王谷是下属势力,这一片是南域,你们所在的大荒王朝属于南荒。”宿河裕解释道。

“那中州之上呢?”楚渊问道。

“中州之上?”宿河裕一愣,道:“老夫也不太清楚,我并非中州下来的。”

“这样啊。”楚渊想了想,道:“宿谷主可听过一个人?叫任渚清。”

“任渚清?”宿河裕脸色瞬间变了,道:“几年前,药王宗有一群弟子外出历练,偶然间遇到一位邪教的人在残害女子,缴获了其修炼功法,托付药王谷护送到药王宗进行销毁,同时还有一枚储物戒。”

“护送?为什么要拿到药王宗去销毁?直接当场销毁不好吗?”楚渊不解,不过心中也松了一口气。

宿河裕摇摇头,道:“这部功法可不简单,能够以人养阶,别看那时候只是一部人阶下品功法,它可以进化为天阶功法!我药王谷太小,摧毁它的担子太重,所以必须交给药王宗那边。”

“嗯?”楚渊有点听不懂,“功法本就可以拓印,这只不过是其中一本罢了吧。”

“没那么简单,此类功法每一份拓本都是从最高层流出,不是简单造抄就能传下来的,许多宗门高层都在盯着邪教势力,不允许功法流传出来。”宿河裕说道。

“那为什么不直接浇灭所有邪教势力呢?”楚渊说道。

“邪教势力很庞大,比整个中州还有庞大。好了,不说了,为此我们上一任谷主还被撤了职,不过也好,他正想出去走走,就顺便把水儿带去了中州。”宿河裕说道。

楚渊想了想,又问道:“当年大荒王朝华一笑前来求丹,药王谷为什么不答应呢?”

“华一笑?”宿河裕倒是印象不浅,“这个人差不多是那个时候药王谷的常客啊,不过不是药王谷不答应,当年大荒王朝的事我们也知道,但是那一任谷主,也就是我的师爷,已经到了最后一刻,而我师父又没有半点把握能够炼制全生归命丹,怕他失望,只好一再拒绝,让他留点念想。”

“好了,问了这么多,该老夫了吧。”宿河裕笑道。

“咳咳,倒是小子唐突了。”楚渊道歉道。

“是这样的,据我们了解,你武道天赋异禀,炼器一行同样精深,丹细观一看,你在炼丹方面的成就才是最高的,要全生归命丹就连一般的五品炼丹师都不敢炼制,所以老夫建议你那个精研炼丹一道,只要你愿意,老夫现在就可以送你前往药王宗,以你的天赋绝对能够在药王宗享受非常高的待遇,而且你也正好可以见到你的妻子。”宿河裕说道。

“药王宗我会去的,不过现在我想先去剑奇宫看看,对于丹道,我还是更热衷于武道。”楚渊摇头拒绝道。

宿河裕一愣,也不好强求,只好道:“既然如此,老夫也不强求你了,你如今已经那个炼制四品丹炉,老夫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破神丹你自己就能炼制,这咋的一对比,发现你小子就是一座移动的宗门啊。”

楚渊也是苦笑不已,道:“再怎么也只是一个人,哪能跟谷主比啊。”

“你还别小瞧一个人,有多少隐居的炼丹师,出来一挥袖,照样有一堆势力来跪舔。”宿河裕笑道。

“跪舔是啥?”一旁的楚蓉儿问道。

“呃~”

“咳咳!”

“那啥,宿谷主,就这样吧,我们就不打扰了。”楚渊打破了尴尬,道。

“也好,要不要老夫安排风雕送你们过去?”宿河裕说道。

“不用了。”楚渊拒绝道:“太高调了不合适。”

风雕是飞行类灵兽,或者说妖兽,许多低中等势力会选择驯服圈养来作为代步工具,其速度堪比造化境!修为越高速度越快,不过风雕天赋有限基本上造化境巅峰就是极限。

“高调?炼丹师就是要高调嘛,哈哈哈!”宿河裕大笑。

不过还是安排何子毅将他们送出山门,还给了他们一份中州地图。

药王谷就相当于踏入南域地界了,不过这南禺可比大荒王朝大的太多太多了,各种宗门林立,有的则是家族势力。

药王谷距离剑奇宫不远,快马两天的路程,这里大路开阔,不像林中了。

“弟弟,你打算带着水儿一起去宗门里吗?”半道上,华青衣问道。

楚渊摇摇头,道:“宗门内部很复杂,剑奇宫不适合水儿去,我想先送他去叶家。”

“叶家?什么叶家?”华青衣问道,楚渊没给他说过炼丹师工会的事。

“叶家是剑奇宫庇护下的家族势力之一,只是被打压了而已。”

“你哪知道的消息?还是说你认识叶家的人?”华青衣追问道。

“曾经在南禺国的炼丹师工会会长就是叶家的人,叶会长于我有恩,他的托付我不能置之不理。”楚渊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