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2章 要不,都给你?(1 / 1)

九极战神 少爷不太冷 1066 字 1个月前

说完之后,对方甚至不给云逸讨价还价的机会便直接挥手将云逸从他的体内世界给赶了出去。

与此同时,身处外界的云逸身体微微一震,随即嘴角便有一道殷红从中缓缓流出。

姜天仲见状急忙上前查看,“发生了什么?

难道是你身体里的那个家伙准备动手了?”

云逸轻轻摆了下手,示意姜天仲不用太过担心,眼中却是露出一抹狠厉之色,“交涉失败,那个家伙想要黑风的造化,之所以会进入我的体内也是因为我与他之间所修之道相同,而他真正的目标则是此地主人在第九层为黑风留下的那团世界本源!”

“世界本源?”

姜天仲霍然一惊,“你是说此地主人在第九层给黑风留下了一团世界本源?”

“对啊!”

云逸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那家伙就是这么说的,话说这世界本源有很大作用吗?

我看那家伙好像非常在意!”

姜天仲顿时宛如看白痴一般的看了眼云逸,随即哼哼道。

“怎么可能没用,别说那个家伙非常在意,就连我都有些动心了,得到一点世界本源的意义就代表着你拥有了与天地同寿,历经万劫而不灭的资本,否则的话此地主人怎么会有底气给那铁疙瘩取名战神,更为其注入无敌之念呢!”

“这就是因为那铁疙瘩的傀儡之心就是一团世界本源,这可保证其从上古年代直至现在都处于巅峰状态,而且只要复苏便能直接发挥出最强战力,现在如果说其他生灵炼化世界本源会有什么结果你应该清楚了吧?”

听完姜天仲的解释云逸怔忪了片刻,最后于咬牙间低声说道,“想借我之手谋夺黑风造化,想错了他的心!”

话音未落,云逸毫无征兆的突然抬起右手做手刀势向着自己的丹田悍然刺下。

姜天仲瞳孔骤然一缩,在点点温热的鲜血溅射到他的脸上之后这才回过神来,随即赶忙取出丹药上前喂入云逸口中。

“你小子做事前敢不敢好好考虑一下,如果你死了那个家伙非但没死还刚好用你的身体复活又该怎么办?”

云逸虚弱的笑了笑,“说什么死不死的?

我可没想过,天仲,接下来我需要你帮我个忙!”

姜天仲毫不犹豫的点头道,“可以,只要你小子给我老实点就行。”

“用封天之术将我右手在内方圆十丈范围全部封死!”

姜天仲没有询问理由,封天之术瞬时展开,下一瞬间,云逸便感觉自己的身体好似与右手失去了感应一般。

而后只见他缓缓张开自己紧握的右手,从中露出一枚正闪烁着点点黑光好似种子般的存在。

“这是……”姜天仲见状愣了愣。

云逸摆了摆手,“先不说这些,目前虽说在体内世界我无法跟那家伙抗衡,但身体的主导权却还在我手中,现在他只能感应到我受伤了,但却不会知道我已经将这枚死之种从体内取了出来,只不过后边的事情或许就要你来帮忙了。”

“需要我怎么做你只管说便是!”

姜天仲沉声道。

云逸转头看向那堆他们之前为黑风所准备可恢复本源的仙草神果,转而对姜天仲笑着说道。

“既然世界本源的妙用那么多,相信黑风也不会再需要这些东西了,既然如此那就将这些东西全都喂给我这枚死之种吧!让我来给里面那个以为所有事情都在他掌握之中的家伙一个大大的惊喜!”

“没问题!”

姜天仲满口答应下来,“不过你是不是要和我说一下这究竟是在干什么?”

云逸眸中闪过一道冷芒,“我要用这枚死之种让云魔重生!”

姜天仲身体随之一顿,而后忍不住问道,“行得通吗?”

云逸微微颔首,“当然,云魔原本便是由我的魔念而生,虽说现在受到那个家伙的彻底压制,但只要我不死那云魔便永远也不会消亡,而我手中这枚代表着毁灭的死之种则是云魔的本源,再加上如此之多可补充本源的天地灵物,云魔就算不想活他也得给我活过来!”

话已至此,姜天仲自然也不会再说其他,转身直接将他们两人所得全部可恢复本源的灵物尽数放入那枚死之种所在的封天壁障里面,而后更是不管不顾的将其中精华提取出来强行灌输给死之种……十天之后,姜天仲已然用完了其中一半,而那枚死之种也从最初的指甲大小化作了拳头大小的体积。

直至此时姜天仲心里也有些没底了,“才这么大,你确定云魔可以从这里面重生?”

云逸只是点头,“放心便是,虽然看起来不大,但其中蕴含了什么程度的灵气相信你应该比我更清楚,继续干吧!我争取这段时间不让那个家伙产生任何察觉!”

就这样在时间的流逝中黑风面前的那座傀儡山终于仅仅剩下最后十具残缺傀儡,而姜天仲这边也差最后一颗龙阳果便能大功告成。

一日之后,姜天仲所布下的封天壁障上骤然出现了道道裂痕,狂暴无比的魔焰在其中不断肆虐,随之在姜天仲和云逸二人感到脚下传出轻微震动的瞬间,那已然有了人头大小的死之种轰然崩碎。

滚滚魔焰之中,云魔的身影逐渐从中显现,而看到这副场景的云逸也终于是松了口气,十数天以来紧绷的神经稍稍放松的瞬间,他便直接瘫倒在了地上。

为了完全封闭体内世界,这段时间云逸的消耗已然过巨。

云魔转头看了眼云逸,其眸中魔焰升腾,“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云逸哈哈一笑,“稳定之后便已经发现了,不过一直没找到什么合适的方法,所以这才把你也给叫出来了不是。”

云魔就此沉默了下来,良久之后方才开口说道,“这次……是我欠你的!”

“谈不上欠。”

云逸有气无力的摆了下手,“为了活着而已。”

正在这时,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宛若石化了的黑风突然仰头发出了声如同狼啸般的怒吼,紧接着更是从其嘴中蹦出了各种各样的三字经出来,顿时就把云逸姜天仲乃至云魔都给看傻了。

“他喵的,逗爹呢?

本王他喵辛辛苦苦感悟了这么长时间,屁股都他喵喵的坐出茧子来了你告诉本王现在不行?

我去你喵了个咪的,本王不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