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你母亲真的是外室(1 / 2)

田满车指着韩昌玮看着文八小姐说道:“他姓韩,既是你祖父的学生,又是我义弟。他祖父是韩太师。你要是愿意也可以去他家住去。”

田满车刚问文八小姐去哪住的时候文八小姐还不明白田满车为什么这么问?田满车介绍完韩昌玮后文八小姐就明白了。韩家和永毅伯府的地位差不多。

文八小姐看着田满车说道:“如果您是怕永毅伯找您的麻烦,那我就去客栈住。如果您不怕,那我就还是去找我祖父去。”

田满车笑了。“我要是怕你现在就不会在这。走吧。你祖父还在家等着你呢。”

“好。”

田满车让他的人去雇了四辆马车。他和韩昌玮一辆、文八小姐和她的丫鬟一辆、剩下的那两辆给文家的护院们坐。

车上,文小姐的丫鬟小声说道:“小姐,咱们现在去他家住不合适吧?”

“咱们来京城本来就是去他家做客的。”

“可是……可是咱们那时候不是不知道您是……”

她还没说完文八小姐就把眼睛闭了起来。“别说了。我先歇会。要是等会去了田家无精打采的不好。”

“小姐,他是不是想让您先和他儿子有了感情。然后……”

“别瞎猜了。我母亲来京城之前他是不会让我和他儿子见面的。”

小丫鬟眼睛一亮。“真的?”

“嗯。”

小丫鬟拍了拍胸口。“那奴婢就放心了。小姐,我看那永毅伯挺疼您的。”

“别说了。再说我生气了。”

“好吧。”

宋麦穗回来后就一直在门口等着。看到田满车从马车上下来,宋麦穗马上迎了过去。“你回来了?文小姐呢?”

“在后面的马车上。”

“那让他们直接把马车赶到院里吧。”

“好。”

文八小姐从马车上下来后先给宋麦穗行了个礼。“婶子,打扰了。”

“吓着了吧?走,我带你去见你祖父去。”

“好。”

韩昌玮:“嫂子,一会做饭的时候记得给我也做上。我今天可辛苦了。”

“知道了。一会我让你哥给你做。”他们家做饭最好吃的一直都是田满车。

“太好了。”韩昌玮把胳膊搭到了田满车的肩膀上。“哥,走吧。洗菜去吧。我嫂子都发话了。”

田满车知道,韩昌玮之所以不走是怕永毅伯来闹。“洗菜不一直都是你的活吗?我只负责炒。”

“好好好。我的活。那我洗多少你炒多少。”

“行吧。”

韩昌玮马上朝周勇看了过去。“你去我家把我媳妇和我孩子接来。你跟我媳妇说今天我大哥做饭。”

“好,我这就去。”

听了这话,文八小姐倒没什么反应。她身边的丫鬟惊的差点把下巴掉下来。

田满车把文家的其他人交给赵伯后就和韩昌玮一起去了厨房。

文先生正在书房给果果和三胞胎上课。

宋麦穗在门上敲了敲。“先生,磊磊他爹把您孙女接回来了。”

“进来吧。”

“好。”

文八小姐和她的丫鬟一进门就愣了。因为她们一进门就看到豆豆、瓜瓜、糖糖正回头看她们。豆豆、瓜瓜长的虽然没有糖糖好。但比别的孩子还是高出一大截的。一下子看到三个这么漂亮的小孩子谁都会忍不住愣一下。

糖糖送了文八小姐一个大大的笑脸。“姐姐好。姐姐,我叫糖糖。这是我姐姐,我姐姐叫果果。这是我两个哥哥。他叫豆豆,他叫瓜瓜。姐姐,欢迎你来我家做客。”

文八小姐偷偷的深吸了一口气。“你们好!见到你们很高兴。”

果果、豆豆、瓜瓜也和文八小姐打了个招呼。

文先生用扇子轻轻敲了一下糠糖的脑袋。“小丫头,谁让你抢爷爷风头的?”

“嘿嘿……”糖糖仰着脑袋看着文先生说道:“爷爷,姐姐来了,你是不是该和姐姐好好说说话?”

文先生又敲了糖糖一下。“又想偷懒。”

“嘿嘿……”

宋麦穗:“先生,您和慧儿聊吧。我带他们去厨房给磊磊他爹打下手去。”

“行。跟满车说我要吃佛跳墙。”

“好。”

宋麦穗带着孩子们走了以后,文先生看着文八小姐说道:“没吓着吧?”

“没有。祖父,大伯和我父亲他们让我代他们跟您问好。”

“嗯。坐吧。”

“好。”

文八小姐的丫鬟看着文先生问道:“老太爷,田家大公子是不是也像他两个弟弟那么好看?”她知道不该问,但是她就是忍不住。

“不是。”文先生喝了口茶。“他是家里最丑的。”

“啊?可是,我看他弟弟妹妹都挺好看的呀?”

文八小姐:“你也去厨房帮忙去吧。我和祖父说会话。”

“啊?!老太爷,他家不会一个下人也没有吧?”

文先生摸了摸胡子。“你来了就有了。”

“啊?!”小丫鬟想哭。“小姐,要不,咱们还是去韩太师家住吧。”

文八小姐的脸绷了起来。“你要是这样那我以后就不让你跟着了。”

“别。小姐,我这就去厨房帮忙去。”说完,小丫鬟就赶紧走了。

她走了以后,文先生问道:“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是想回永毅伯府还是想继续跟着你母亲?”

文八小姐看着文先生笑道。“祖父,孙女觉得田家挺好的。”

文先生也笑了。“这么快就觉得田家好了?”

“嗯。”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田家要是不好,祖父也不会在田家住这么多年。”

“哈哈哈……你母亲给你取的名字没错。你的确够聪慧。”

慧儿笑了笑。“祖父,孙女这次来其实还有一个目的。”

“噢?你还有什么目的?”

“我想跟你学画画。您老不在家。所以我就只能来找您了。”

“行。你先画一幅我看看。”

“好。”

慧儿画了一副山水画。“这是我在来京城的路上看到的。”

文先生拿起笔来在慧儿的画上随意填了几笔。慧儿想要表达的意境一下子就全都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