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我被吹捧就变强【求订阅!】(1 / 2)

“剑仙的追踪印记……”

“怪不得那人临死之前说我和剑仙终有一战。”

白陆笙眼神凝重起来,即使他对自己现在的境界和实力颇为满意,面对造化境巅峰的强者也丝毫不惧,但若是剑仙亲至,他恐怕只有被碾杀的份。

造化境之后,每个小境界差距都极大,造化境和渡劫境差距更大。

造化境强者有天地之力加持,到了渡劫境,便就触及到了“道”。言出法随,弹指间改天换地!

严格来说,至尊只是神州众修士对至强者的尊称,但至尊仍属于渡劫境,只不过至尊已无限接近于虚空境,只差半步便会被天地所不容,武碎虚空而去。

这样的强者,站在整个神州最顶点,万古不朽,天下无敌。

剑仙便是悟出自己剑道的神州至尊。

白陆笙自知,现在自己和剑仙相比,无疑是萤虫之光与皓月争辉。

甚至连他师公古昊乾这位新晋神州至尊,恐怕也比剑仙逊色半分。

“不要惊慌。”

李玄通摆手,示意白陆笙冷静下来。

“剑仙再强也不敢轻易来犯咱们流云宗,哪怕无极剑冢大举进犯,咱们也不怕。”

李玄通眼神坚定地看着白陆笙,想给予白陆笙底气。

他的想法很简单,不管是谁来,他都会全力保下白陆笙。

开玩笑,凭白陆笙的天赋,超越剑仙只是时间问题。要是无极剑冢真是要拼个你死我活,大不了就僵持着。

等到一两百年后白陆笙破碎虚空远去时,顺带镇杀了剑仙便是。

再说了,有古昊乾在,流云宗不比无极剑冢差。

“你先回去吧,我与你师公详谈一下此事。”李玄通挥袖道。

……

……

圣迹剑冢。

相传,圣迹剑冢是不知多少年前,一位破碎虚空而去的虚空境强者强开虚空回归神州,人前显圣时顺带立下的道统。

悠久岁月中,神州大地兴衰更替,无数宗门皇朝消失在历史中,又有无数强宗崛起,称霸神州。但圣迹剑冢自成立那日起便是神州顶尖道统,无数年来有比肩者,却无超越者。

换而言之,圣迹剑冢在神州大地上地位超然,底蕴雄厚,六大至高宗门都不一定比得过。

此时,圣迹剑冢内一座剑山上的金碧辉煌的宫殿内。

宫殿首座是白金紫玉椅,椅背是一柄冲霄笔挺的宝剑。一面容威仪,身穿烫金黄袍的男子坐在首座上,闭目养神。

他便是神州第一剑仙,圣君临。

几道波动不俗的强者站在圣君临面前。

他们是当今圣迹剑冢的擎天巨擘。

“老祖。”

“最近神州出了个了不得的后辈。”

圣迹剑冢首座圣逸语气恭敬地讲述起白陆笙的事迹。

剑仙圣君临本在闭目养神,但听着圣逸的讲述,眼皮慵懒的抬起。

在其双眸睁开之时,仿佛有无尽的剑气浩瀚席卷。

“御灵境实力斩杀五位造化境,初入元神境斩杀六位神州剑道至强者?有趣。”

圣君临慵懒的眼神中掀起一点好奇之色。他并不怀疑这是谣言,剑冢首座圣逸怎么会带着谣言来禀告?

正当圣逸准备再问些什么的时候,圣君临抬头目光望穿千里。

“有客人来了。”

话音一落,圣君临消失在原地,出现在圣迹剑冢内的一处高山前。

千里之外一道身影顷刻便至。

素衣仗剑,若他不是脚踏虚空,恐怕会被认作是凡俗界侠客。

无极剑冢剑仙,王乘。

圣逸的身影紧接着出现在圣君临身边。

他看向王乘。

圣迹剑冢内不少至强者都看向王乘所在的方向。

“他又来了。”圣逸在圣君临身边说道。

“每次出关都要来此感悟神剑,真是执着的人。”圣君临轻语一声,王乘看向圣君临,移形换影来到了圣君临面前。

王乘剑眉星眸,眉间英气勃发。

他与圣君临对视,有暗中较劲的意思。

片刻之后,两人结束对视,王乘转过身去,淡然道:“今日我再来取剑。”

“难。”

圣君临摇摇头。

“拭目以待。”

王乘说罢便离开此处。

两位神州剑仙惜字如金。

王乘身形来到山间,闭目而立。

圣逸远远看着这一幕,同样不对王乘报什么希望。

“神下剑的感悟可不像无极剑冢那些宝剑可比的,哪怕是那柄被白陆笙取走的无极神剑,都远远无法与神下剑相比拟。”

“神剑有灵,想要感悟它,必须要能领悟到和它所含剑道意蕴才行。若是能有适合神剑的剑道意蕴诞生,无论悟道之人在神州何地,神剑也会自行前去寻他!”

“王乘此行,完全是无用之举,他真要参悟到了被神剑中意的剑道意蕴,神剑自己便破开山岳寻他去了。”

圣逸一番话,点破了为什么认为王乘会失败的原因。

正当他们言语间,王乘所去的那座高山陡然剧烈颤抖起来。

“轰隆隆!”

山体剧烈颤抖,一股凌厉的剑道意蕴遍布圣迹剑冢,惊动了所有人。

“有人在悟神下剑?”

“难道又是王乘剑仙?”

在确定剑道意蕴属于王乘之后,大家便纷纷回去了。

动静大就动静大吧,反正悟不成功。

神下剑上一位主人可是破碎虚空后的强者,极有可能是超越虚空境的存在。

他的剑道意蕴霸道刚猛,是神州绝无仅有的。

王乘虽然剑道意蕴凌厉强横,却还差了些意思。

果不其然,

当山岳剧烈晃动一段时间后,恢复了平静,王乘的身影走了出来,脸色微微失望。

他没有任何言语,甚至没有再看圣君临一眼,身形消失在了原地,离开了圣迹剑冢。

圣君临圣逸等人没有挽留,也没有说一句话。

任由王乘离开之后便回到了烫金大殿内。

“方才王乘剑仙所去的方向,应该是流云宗。”圣逸分析道。

“与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娃娃切磋剑道,他对剑道太痴迷了。”圣君临摇头道。

……

……

流云宗。

白陆笙回到自己起云殿内,安心地盘膝坐在自己的床上。

“还是宗门内最安全。”

白陆笙感叹一声,他倒不是怕了,只是与六位造化境至强者过招,实在太过惊险,那六剑合璧的剑招寻常渡劫一难的大能都不敢正面迎接。

还有,

那股突如其来的力量……

白陆笙陷入了沉思。

他仔细搜索记忆,许多类似的记忆在脑海中一一闪过。

修炼紫气东来经的时候,

吟诗引来文气天降的时候,

炼制九转玄生丹的时候,

收服剑气人间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