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使诈照样碾压(1 / 2)

众人瞠目结舌,呆呆望着演武台上的李牧天。

这结果,大大出乎众人预料。

率先进攻的明明是萧玉茹,有蓄势,有冲力,按理来说,力量上比站着防守的李牧天更有优势,而且火系源力攻击力最强。

可她,却被李牧天的源力气盾弹飞,差点掉下演武台,颇为狼狈。

答案只有一个,李牧天的绝对力量,远远强于萧玉茹,因此,即便是被动防守,也造成碾压。

萧玉茹用来进攻的左脚,不争气的阵阵颤抖,她脸色苍白,傲慢神态一扫而空,换上的是一幅见到鬼的惊骇之色。

要知道,这可是她使用火云兽珠后的结果。

萧玉茹使用火云兽珠加持后,本是更加胸有成竹,第一击意在试探,留有后招。

是想迫使李牧天躲避,她后招接连攻出,势如排山倒海,追着李牧天打,让李牧天在毫无招架之力中输掉,而她掌握全局,掌控李牧天的下场,不杀他,但也不能轻易放过。

没想到,李牧天面对她威力惊人的一腿,居然不避锋芒,反而选择用源力气盾硬抗。

电光火石间,她把力道增到极致,全力进攻,准备一脚击溃李牧天的防守。

而结果,令她完全意料不到。

她一脚踢在源力气盾,感觉像是踢在一块无比厚重的铁板上,与此同时,一股磅礴之力反压而至,他的力道在这股磅礴之力面前,如同一条竹签与大铁锤互撞,顷刻瓦解。

萧博易双眼大瞪,眼角猛地一阵抽搐,额头豆大汗珠冒出。

不等萧玉茹、萧博易等缓过神,李牧天如影随形,反击已至,他声音悠然,似在自言自语:“轮到我了。”

也是一腿踢出。

基础招式。

没有萧玉茹那般声势浩大。

只有撕裂空气的哧哧声,声音小得唯有萧玉茹能听见。

但萧玉茹却心惊胆寒。

太快了!

快到她无法闪避。

本以为李牧天只有力道胜出,但李牧天攻来,她发现,速度上,也完全被碾压。

李牧天这一腿踢来,异常犀利,让萧玉茹产生是一柄利剑,撕裂长空的错觉。

攻势瞬息即至,一个鞋底,由小变大,萧玉茹瞳孔猛地收缩,没有思考时间,没有躲避余地。

她只来得及做出双臂交叉的格挡动作,本能的把源力尽量灌注双臂,强化护身源力,隐隐形成一道火焰源气盾。

“玉茹……”上宾席看台上,王月惊叫出声。

王月是演武场上最纠结的人,女儿强势时,她这位前准岳母,依然牵挂李牧天,担心李牧天受伤害,现在李牧天强势,她惊喜之余又担心女儿受伤害。

“轰!”

两股力量猛烈撞击,声若雷响。

李牧天的攻击,势如破竹,瞬时破开萧玉茹祭出的火焰源气盾,直接踢在萧玉茹手臂上,把萧玉茹双臂踹得砸向自己。

“喀嚓!”

萧玉茹臂骨折断声传出,整个人被一脚踹得栽下演武台,嘭地一声,重重摔在萧博易面前,面色惨白,嘴角血水渗出。

不堪一击!

萧博易面如死灰的脸,在尘土飞扬中出现,目眦欲裂,咆哮道:“小畜生,怎敢……”

“爹……别说了,我没大碍。”

萧玉茹叫住萧博易,爬起来,抱着骨折的手臂,低垂下高傲的头,羞愧、悔恨、耻辱等复杂而强烈的情绪,如潮水般涌向她心头,泪水在眼中打转。

她明白,李牧天完全可以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