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酒后吐真言(1 / 1)

甜蜜扣杀 绛河清浅 1267 字 2个月前

“我代表鸿兴俱乐部,对助教林某为报私怨,炒作子虚乌有的言论,对萧子锋先生进行网络攻击,造成其名誉受到严重损害的行为,予以严厉谴责。我们已经了解到,此次事件也给社会造成恶劣影响。在此,俱乐部向当事人及广大网民致以诚挚歉意。我们尊重警方对相关人员的法律处理,同时会在俱乐部,对其他涉事人员展开内部调查,及时对外公布。并检讨日常管理中问题,尽快纠错与改正……”

一间背景墙上印有鸿兴集团logo的会议室里,范林镇拿着稿子,站在十几只话筒后面,低头读着鸿兴集团的声明。

此刻周羽正坐在便利店外的长椅上,一边等着锦城体院的大巴,一边在看手机里的视频回放。周羽的脚边,还放着一只行李箱。

为期一个半月的封闭集训,昨天正式宣告结束。没有谁不归家心切,此刻羽毛球馆外的停车场上,已经站了不少人。

林扣扣拉着箱子过来,一屁股坐到周羽旁边,凑过头看了眼视频,“切”了一声:

“昨晚我特地等直播,简直就是浪费时间。看得出来吧,鸿兴根本没一点诚意,瞧讲话的这张死鱼脸。事情都过去多久了,非得等到那个姓林的被正式批捕,他们才装模作样来这一下,早干什么去了!”

周羽还在瞧着手机屏幕。正机械地念着稿子的范林,脸色的确称不上好看,一望而知的不情愿,倒像是有人拿把枪怼着他头,逼着说话一样。

“秦教练,看没看鸿兴的直播?”林扣扣问了一句。

周羽抬头,瞧见秦教练从便利店里出来。

瞟了一眼周羽拿着的手机,秦教练随口道:“有什么好看的,就因为他们俱乐部干出那缺德事,这段时间,鸿兴系几只股票跌个不停,这帮人不过做个样子,纯粹为了止损,哪是真心道歉。”

“我也觉得不诚心,”林扣扣说到这儿,朝着不远处望了片刻,转头冲着周羽道:“别看了,大巴已经过来!”

其实周羽也觉得范林假惺惺的,索性关了视频。倒是林扣扣拎起她的行李箱,一通小跑,先过去放行李了。

“范林这家伙就是个孬种,找人垫背的事儿,还真是干了不少,这次要不是他捣的鬼,我把自己头摘下来。”秦教练不急着走,跟周羽聊了起来。

“真就抓不到他的证据?”周羽忍不住问。

“你在商港待了几年,没看过,也听说过一点吧?范林喜欢玩商业运作,花钱用媒体增加手下几个球员曝光度,找水军公司硬捧,再让他们接代言、参加活动。他这一套上不了台面,不过应该也挣到了钱。所以之前的老板对范林的手法,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周羽点了点头,范林的事,她当然知道。

惠英宁那几年接了多少广告啊,不少人羡慕得要死。周羽还问过郭炳辉,是不是球打得好,就能像惠英宁一样风光。结果郭炳辉把周羽骂了一顿,说运动员就该一门心思做好自己的事。惠英宁那种,也就是表面光鲜,不下功夫好好练球,以后走不了多远。

周羽当初不太理解,可没过几年,惠英宁状态就开始下滑,周羽才知道师父说的是真理。

“范林这人精明,也知道这事说出去不好听,而且有风险。所以他应该是早做了打算,就比如和水军之间的交易,都是那个姓林的出面。这次警方头一个怀疑的就是范林,把他叫过去调查,人家一问三不知,在那装天真,”秦教练一脸好笑,“姓林的说来就是条狗腿,这回替范林背了黑锅,不过有一个**,范林用钱把他嘴堵住了。”

周羽:“……”

到了车上,林扣扣早帮周羽占好了位。

这边周羽刚坐下,林扣扣便带些挑事地来了句:“老萧不够意思啊,我刚听说,他一大早自己开车走了,怎么不带上你,他不是老偏心的吗?”

周羽不说话,只瞪林扣扣,直到他一脸讪讪,将头扭到旁边。

秦教练清点完人数,便站到车头,道:“本来回去才宣布,我先跟你们知会一声。体院对老萧的调查结束,屁事都没有。所以老萧依旧会以校羽毛球队主教练的身份,带领大家伙出战大运会。”

车里人鼓起了掌,高兴了好一会。从几天前仇主任闷声离开基地,大家伙就在群里讨论,萧子锋这个坎差不多跨过去了。今天听秦教练说出好消息,个个算是定下了心。

“那个秘书长,老萧还能当上吗?”林扣扣仰头问道。

“你以为老萧那么在乎秘书长的位置,”秦教练一乐,“他是以后要做理事长的人!”

这下,全车人哄笑了起来。

全国大学生运动会开幕在即,从基地回来,在家里也呆不到两天,周羽就要跟随锦城体院代表队出发了。

临走前一天,郭炳辉表示要为一对爱徒饯行,很豪气地邀请大家伙到喜临门一聚。

“李老板这次亏了不少。我前几天看他来俱乐部,脸都是铁青的。身后跟着的人,没一个敢随便吱声。”冯教练是和郭炳辉一块打车过来的,此时两个人坐在包间沙发上,各自端着茶,聊得正起劲。

郭炳辉一脸不屑:“李世鸿挣那么多钱,该让他亏点!”

“我怎么觉得,听你口气,跟这人挺熟?”冯教练好奇。

“人家是大老板,我哪高攀得上,”郭炳辉不以为然地道:“话说,有点脑子的,这种时候就该把范林一脚踢开。那东西公报私仇的事儿,干得可不止一件两件。李世鸿真不怕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

“你觉得鸿兴那锅粥还能好吗,从商港那会儿就坏了。”冯教练乐了,端起茶喝了一口,道:“范林在萧子锋那件事里扮演什么角色,他一大老板会心里没数?可这回是李世鸿一手把他保下来,范林这总经理,比之前上任几个月就被拉下马的袁总,干得稳当多了。就这一点,算得上范林有本事!”

“李世鸿到底是圈外人,大概被范林忽悠住了,以为没了他,地球就转不了。”郭炳辉脸上露出轻蔑。

林扣扣趴在桌边,正无聊地玩着手机。周羽听着长辈说话,这时看那二位杯里的水浅了,忙起身过去斟满。

“有种说法,这两人有点渊源。有一回范林喝醉,酒后吐真言,说李世鸿欠他一个人情,”冯教练说到这儿,又一脸好笑,“可要说两人关系好吧,当初范林费尽心机想当总经理,李世鸿一直装聋作哑。到后头还是因为范林操作赵子昂转会成功,才勉强给了他这个位子。”

包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敲响。

“应该是席溪到了。”周羽随口道。

这边周羽话音还没落,有人已经冲向门口。

“这小子,怎么跟猴儿似的?”冯教练拿手点了点林扣扣。

郭炳辉也说了句:“够毛躁的,比赛的时候不许这样!”

林扣扣冲着屋里人坐了个鬼脸,随后瞧向从门外进来的席溪,笑眯眯地问:“怎么现在才来呀?”

“我会都没开完,半道溜出来的,”席溪说着,越过林扣扣,朝着周羽伸出双臂:“多少天没见,我可想死你了!”

“你就不想我呀?”林扣扣连周羽的醋都要吃。

席溪没把林扣扣的话当真,又对周羽道:“好消息,我拿到了大运会采访任务。”

“哎呀,太好了!”周羽高兴坏了,抱着席溪又蹦了几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