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一拍两散(1 / 2)

甜蜜扣杀 绛河清浅 1557 字 2个月前

此时心血管病区的走廊上,特意赶来探望的冯教练,由周羽陪着,从病房走了出来。

“老郭今天这关算是闯过去了,我就讲过嘛,他命够硬的!”冯教练说着,回身朝门里看了眼。

周羽也一块往里瞧了瞧,郭炳辉麻醉的劲还没过去,正在病房里吊水,为了方便照顾,乔芳特意请了一位男护工,已经守在了床边。

“这两天你们母女俩都辛苦了,”冯教练说了一句,“我刚才过来,在楼下碰到你妈,她跟我说,再过几天,你师父就能出院了。”

周羽笑了笑:“手术挺成功的,不过前面您没看到,我师父怕得不行!”

“可以理解,话说你这孩子懂事,不枉你师父把你当女儿看,让他好好休息,回头有空,我再过来。”冯教练说着,便准备走了。

周羽将人送到了电梯间,冯教练停下来,转头看看周羽,问道:“听说,你把那块表拿回来了?”

“我硬抢的。”周羽半开玩笑地道。

冯教练被逗得一乐:“李帆和商港正式解约了。”

周羽笑了一声,看来李帆和范林这对狼狈,到底还是一拍两散。

“现在想想,你妈让你退役,也算是个明智的决定。”冯教练又道。

周羽没听懂冯教练的意思,不免看向他。

“商港如今乱得不成样子,”冯教练道:“俱乐部前一段时间出了个消极比赛的事,被理事会处罚,好几个队员给记了过,现在又是账目问题,总之一句话,坑了不少球员,搞得人心惶惶,都没人好好训练了。”

好长时间没关注过商港,周羽真不知道,还发生了这么多事。

“范林跟李总公开对上了,说好听的,是对内部管理有不同意见;不好听的,就是范林已经不耐烦。李总说要退休,拖到现在也没退,范林眼红那个总经理位置不少年,大概是急疯了。都在说账目的事,是范林搞出来的。”冯教练嘲讽地道。

周羽冷不丁想起,那天在商港行政楼,范林和李总之间,好像是有点剑拔弩张的意思。

“范林这人本事有一点,可私心太重,这几年膨胀得没了边,算了,我跟你说这些没意思,”冯教练摆了摆手,换了个话题,“你师父这次手术费花了不少吧,不够你就跟我讲,冯叔叔多少得能帮一点。”

周羽赶紧婉拒:“其实差不多了,谢谢冯叔叔!”

目送冯教练进了电梯,周羽转身回病房,快到门口了,有护士追过来,递给她一张账单。

手术完成,他们又欠费了。

周羽冲着人家点了点头,带上自己的包,便去了缴费处。

多亏席溪找到买家,那块天时表到底脱了手,八万块也被打进了周羽的银行卡。

缴完了钱,周羽走到旁边,看着手机短信里面的余额五万,深深地叹了口气。

之前她们还是想得太乐观,以为手术结束,什么都解决了。结果昨天主治医生跟乔芳和周羽说了,病人还要做至少12个月的双联抗血栓治疗,另外不排除病人恢复当中有可能出现问题,再加上郭炳辉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上班,现在亟待解决的,就是钱的事。

虽然乔芳说会想办法,可周羽不忍心把负担压在妈妈身上。好歹她已经成年,周羽自认责无旁贷。

想了半天,周羽给林扣扣打出了一个电话。

“这就是轻舞飞扬?”三天之后的一个下午,周羽放了学,用小粉载上林扣扣,一块来到了锦城最繁华的长江路88号,一栋看着有些年头的六层建筑外。

“可不吗,你跟我进去,绝对大开眼界。这个健身会所搞的是会员制,来这享受服务的,一般都有点资产,咱们的工作,就是陪人家打球,其他的就别多问了,有钱人多少有点难侍候,省得被人投诉,敲了自己饭碗。”还没进去,林扣扣就开始婆婆妈妈地叮嘱起周羽。

周羽点了点头,特意追问了句:“真能拿到小费?”

林扣扣嘲笑:“你就不能矜持一点,回头见到经理,别一开口就问什么小费,一定要说,是想推广羽毛球项目,才来应聘陪练。回头只要客人高兴,钱自然能到你口袋。”

“多谢!”周羽望向六楼顶上“轻舞飞扬”的灯牌。

林扣扣挺够朋友,听周羽说也想找陪练的活儿,立马把事给办成了,按他的**,这里比别的地方正规,挣得也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