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红颜知己(1 / 2)

甜蜜扣杀 绛河清浅 3861 字 2个月前

“别误会,我就来问问,吃完饭要不要一块打两拍,好歹是全国冠军,让大家见识一下嘛!”林扣扣腆着脸道。

“没时间。”周羽回了一句,顺着林扣扣手指的方向,随便看了一眼。

不远处露天网球场里,几个小伙子齐齐地站在围栏后,朝着周羽招手。

周羽一脸好笑,转头问林扣扣:“你们到网球场来打羽毛球?”

“中午羽毛球馆都被人预定了,我们只能跑这儿来凑合,大家伙现在目标明确,要在校运动会上打出风格,打出水平,为经管系争光!”林扣扣颇为激昂地道。

“玩得开心吧!”周羽绕过林扣扣,便准备走。

林扣扣不放弃地跟了过来:“新闻系那边也有个退役冠军,还拿过亚洲杯的,一入学就进了校队,他们系的队长跟我吹牛,说这次校运动会上,就靠那家伙拔得头筹。”

“是吗?”周羽已经走出几步,突然回过神,她忘了加分的事了!

打量林扣扣一会,周羽道:“你那个队,确定代表经管系出战?”

“我能骗你吗?”林扣扣眼珠子转了转:“告诉你吧,系主任对咱们积极参加学校活动,给予了高度评价,还有啊,我最近正跟老萧套近乎,好歹是咱们辅导员,我得跟他争取到一点实际支持。”

“那个,真想打出点名堂,就得认真练,你们跑来网球场,这叫瞎比划,我现在有事,晚上抽时间,我把我师父以前定的训练手册发给你,别光顾着打游戏,记得要看。然后,你定时间,咱们一块开个会,做事长点脑子,喊口号赢不了比赛。还有最重要的,帮我找个有点专业基础的女双搭档,就这些了!”周羽飞快说完,转身就走。

林扣扣一脸懵住的表情,看着周羽的背影。

网球场那头,一帮人已经兴奋地大叫起来:“扣扣,成了,周羽答应了!”

“我的天,周羽总算吃对药了!”林扣扣终于回过味,似乎还有点不相信。

周羽听到后面人起哄,也没有回头,却忍不住笑了。

锦城体院外的小吃街,坐在一家钵钵鸡临街窗边的周羽,看着席溪从外面进来,忙向她招了招手。

“瞧这黑眼圈,都可以售票展出了,还天天晚上打游戏?”席溪看了看周羽,坐到她旁边,随后跟屋里正忙着的老板熟络地聊了几句。

老板端了锅过来,笑着问了席溪一句:“老样子?”

席溪比了个“OK”,随后伸手,扯了扯周羽高高的马尾辫:“我说今天这么开心,遇到什么好事了?”

“哪有好事啊,被辅导员叫去训话,要不我早过来了。”周羽说着,自己倒乐起来。

一想到萧子锋送一张复活卡,周羽就觉得神清气爽,她再不用担心体育心理学会挂科了。

“你们辅导员哪个,还敢训你,说说是哪朵奇葩,我替你找他算账!”席溪捋了捋袖子,一脸豪迈地道。

周羽忙摇头:“没事,就是上课睡觉,被抓到了!”

又不是小孩子,周羽自然拧得清,萧子锋是为了她好。

“我的天,”席溪立马一脸嫌弃,“我说你几岁了,小孩都知道不能违反课堂纪律。”

嫌席溪声音太大,周羽咳了一声,伸手抓住她的胳膊:“把我叫到这儿,有什么事啊?”

席溪立马收住笑容,问道:“那块表,你到底想不想要了?”

蓦地想起早上那个噩梦,周羽的脸便有些垮:“我妈托人在跟商港那边谈,还没结果。”

“再谈可就一年了,都到现在了,你们还不知道商港是什么德行?不说别的,你和你师父‘天时杯’的冠军奖金,一直没给吧,”席溪直摇头,“再说老郭被坑走的五万块,劳动仲裁书下来多久了,他们还在扯皮,

告诉你,有些人就是欺软怕硬。”

周羽在心里叹了口气,无奈地道:“这事得听我妈的。”

“了解,不过告诉你一件事,李帆捅了娄子,被退回商港了。”席溪看着店员端过来的串串,挑了一把,放进汤里。

“原来是这个好消息。”周羽顿时笑了出来,听到那种人倒霉,周羽只想幸灾乐祸。

席溪扫了周羽一眼:“我不是来让你听个乐的,商港这回脸丢大了,还想对外隐瞒消息,不过这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这事吧,说起来真像笑话,李帆那位号称什么钟表大亨千金的女朋友被人扒了皮,搞半天,就是个不知哪处犄角旮旯出来的微商,专卖……假表的。”

周羽一下睁大了眼睛,这么有趣啊!

“最好玩的是,李帆还替那女的拉生意,”席溪说到这里,倒自己笑了出来,“他不是喜欢结交有头有脸的,然后有一位,据说某天参加一个时尚活动,当场被人看出带了假表,面子算是丢光了,一气之下报了警,现在警方定性为大案,那女的直接进去了,李帆也在配合调查。”

“最好是让他坐牢!”周羽恨恨地道,她这气已经受够了!

“我跟你说的意思,就是趁火打……”席溪话说到一半,大概发觉成语不适用,又想了想:“就是痛打落水狗,这回必须到法院起诉,要求李帆返还不当得利,我跟你分析啊,李帆跟那女的骗的钱,肯定要退赔,咱们真不能傻等,回头债主把钱全分完了,你那表还能拿回来?”

周羽眼睛眨了半天,她光顾着解气,哪想到这一点。

“我提个建议,你自己决定,乔阿姨的想法也没有错,不过岁数大的人都有点保守,”两人桌上的锅已经开了,席溪捞起她最爱的鸭肠,吹了吹,道:“咱们不一样了,周羽你是大学生,应该有独立的判断力,既然知道解决问题的办法,就要付诸行动。”

周羽看着席溪,到底有点心动了。

“我的意思,时间不等人,你赶紧考虑,”席溪说到这里,尝了一口鸭肠,忍不住感叹,“可好长时间没来这儿了,想死我了!”

面前的锅里香气四溢,周羽却没了胃口,只想着席溪的话,难道真要看着那九万八打了水漂,把负担推到妈妈身上?

绝对不行!

周羽立刻下定了决心:“怎么起诉?”

“这么快想明白了?”席溪笑问。

周羽定定地点了点头。

“还有件事,昨天采访老郭上班的那间业余体校,我正好瞧见了他,”席溪望着周羽道:“他样子不太好,老捂着心口,说是闷得慌,脸色也挺难看,你最好找个时间,陪他到医院做做检查。”

“啊?”周羽愣了片刻,便道:“我下午就一堂课,回头带他去医院。”

“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席溪说着,不由摇头:“老郭吧,一个人孤孤单单的,要是身边有人照顾就好了。”

周羽也叹道:“奶奶在的时候,还张罗给他相亲,现在再没人提了,不过没关系,反正师父以后跟我一块过。”

“你的意思,结了婚,还带着你师父?”席溪好笑地问。

“何止我师父,还有我妈呢!”周羽理所当然地道。

几天后,公共管理班的教室,班长走到周羽的座位跟前,递给她一个文件袋。

“什么呀?”周羽伸手接过文件袋,随口问道。

“围棋馆学员证件还有课时表,回头记得贴上你的照片,”班长说到这里,笑着拍拍周羽的肩膀:“咱们体院围棋馆,能进得去的都是大神,没想到周羽你也这么厉害。”

等看清楚手里学员证上自己的名字,周羽到底懵了:“我什么时候……报的围棋培训班?”

“你不是在萧老师那儿报名,准备参加校围棋比赛吗?”班长倒愣了一下。

周羽猛地回过神,原来……

萧子锋真不把她当菜鸟啊!

林扣扣挤了过来,抢过学员证,前后翻了翻,开始控诉:“周羽,你又不打羽毛球了,不带这么玩我的!”

“谁说不打,闭嘴!”周羽瞪了瞪瞎掺和的林扣扣,转头对班长陪起了笑,“帮个忙呗,林扣扣他们非要推举我当系羽毛球队的队长,那帮人就够我忙得焦头烂额,我哪抽得出时间学围棋,要不,班长帮我跟萧老师求个情?”

班长却显得有些为难:“这可麻烦了,学校里报围棋的没几个,你是唯一的女生,系主任高兴坏了,专程到围棋馆,替你要了个培训名额,就等着你帮咱们系里争光,你要是打退堂鼓,好像挺对不起……领导。”

“你还是我们队长吧?”林扣扣不放心地又插了一句。

“再多嘴,我现在把你开除!”周羽正窝着的火,这下冲林扣扣吼道。

林扣扣却乐了,转头对班长道:“我们周队可厉害了,武能打球,文能下棋,能者多劳,她一定可以的!”

“林扣扣,今天开始,带着人到操场跑一万米!”周羽盯着林扣扣,一个字、一个字地道。

下午的课一结束,周羽便快步走出教室,早盯着她的林扣扣,抬脚追了上来。

“算我错了行不行,你别走啊,”走廊上,林扣扣跟在周羽后面,又求起了饶,“大家伙都准备好跑一万米,队长,可别为了我这不懂事的,就撂挑子!”

“我什么时候撂挑子了?”周羽斜了林扣扣一眼,“刚才不是同你讲了吗,我有事,算了,就告诉你,我要去医院,拿我师父的检查报告,这两天按我安排的计划,先做体能训练。”

看出周羽不像在生气,林扣扣总算放了心,又跟在后面道:“这样吧,围棋太费脑子,咱们不是那种人,你把学员证给我,我去找老萧,让他跟系主任讲一声,你没那个美国时间下棋,这事推掉就成了。”

“我让你管闲事了吗?”周羽一下站住。

“林扣扣,怎么又把你女朋友惹生气了?”隔壁班的一个男生正好走过来,冲着林扣扣打趣了一句。

周羽脸一拉,只盯着林扣扣。

林扣扣立马会意,两手叉腰,冲着那人粗声粗气地道:“看清楚了,这是咱们系羽毛球队的周队,也是我红颜知己,别乱造谣!“

周羽越发不高兴:“什么意思,谁是你红颜知己,林扣扣,你要是这样,我真撂挑子了!”

“我是说,周羽是我姐儿们,就是这么纯洁的关系!”林扣扣朝男生嚷了一句

等那男生走了,林扣扣又转过头,对周羽笑呵呵地道:“反正围棋那事,我给搞定,咱们一心一意打球。”

“回来!”周羽叫住转身就要跑的林扣扣,“谁说我不想学围棋,放心,我这么聪明的人,再兼一项也没问题。”

说到这里,周羽也没想再搭理林扣扣,转身往楼梯下走。

医院电话打来的时候,周羽已经出了经管系的教学楼。

看到是个陌生的固定电话,周羽犹豫一下,将电话接了起来。

“你是周羽吗?”手机里是一位女士的声音。

“是啊,请问哪里?”周羽问道。

“我这边是锦城人民医院心血管科,郭炳辉是你的亲属吧?”对方又问。

周羽的心猛地跳了几下,她都要取化验结果了,医院还打来电话,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郭炳辉的检查结果出来了,问题不小,我们需要跟家属当面谈一谈,你登记的是郭炳辉侄女,你家还有别的长辈吗?”

“还有……我妈。”周羽迟疑地回答。

奶奶过世之后,郭炳辉真就孤身一人了,这种时候,周羽和她妈妈就是郭炳辉的亲人。

“你们最好现在过来一趟,我们主任正好也在门诊,他需要亲自跟家属谈一谈病人的情况。”对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