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惨是真惨(1 / 2)

甜蜜扣杀 绛河清浅 1815 字 2个月前

本来求人就不容易,现在还被一句话挡了回来,郭炳辉老脸顿时通红。

注意到郭炳辉神情,周羽心疼多过失望,赶紧从桌子下拉拉他袖子,又小心地用余光观察萧子锋,生怕人家生出什么误会。

周羽记得她妈妈说过,别人帮你是情分,不帮是本分。就算萧子锋拒绝帮忙,也是理所当然。

好在没一会,郭炳辉缓过了劲,又赶紧把话往回收:“刚才那些,是我说着玩儿的,你当没听见,咱们今天就是来叙旧,也让小羽认一认长辈,子锋,我这几天真高兴,难得你重情重义,到现在都没忘了我这老哥哥。”

“炳哥,”萧子锋一只手撑着下巴,想了想,道:“今年南华已经满员,如果周羽有意转会,可能要等到明年下半年,那个时候应该有名额出来,回头我跟他们说一下,让周羽过去试训,不过最后能不能签……还得靠她自己。”

周羽愣了愣,萧子锋这话,又不像是不肯帮忙。

郭炳辉眼里闪出一丝希望,可随即又摇摇头:“老弟,谢谢你关心,我还是想别的办法,不瞒你说,孩子实在等不了那么久。”

周羽瞧瞧郭炳辉,心里苦笑,师父哪还有什么别的办法。

实在不忍心郭炳辉为难,周羽故作轻松地道:“师父,既然师兄说了,我就等一年,我能坚持住!”

“你坚持什么,到现在不明白,那些人就想废了你!”郭炳辉猛地一拍桌子,面色通红。

周羽一下怔住。从小到大,她眼里的郭炳辉虽然混得不算好,可成天乐呵呵的,像尊弥勒佛一样,比谁都好说话,比谁都能忍。谁能想到,师父今天会突然情绪失控。

“炳哥,别激动!”萧子锋起身,走到郭炳辉身后,双手搭在他肩膀上:“咱们慢慢说。”

周羽也站起来,低着头道:“师父,对不起!”

沉默许久之后,郭炳辉轻叹一声,对周羽道:“小羽,坐下吧,师父不是骂你,我是心疼啊,席溪跟我说,你这几天在商港被他们折腾得够呛,师父当亲生女儿看大的孩子,在外头给人欺负,我又……一点忙也帮不上,你知道我心里多难受!”

就为郭炳辉这几句肺腑之言,周羽眼圈红了起来,到底待不住,说了一句:“我去洗手间。”

等周羽走出去,萧子锋拉过椅子,坐到了郭炳辉旁边。

萧子锋十多年没见郭炳辉,那天在南华俱乐部外,不经意间看到在门口来回踱步的郭炳辉,第一个念头便是岁月催人老,当年风华正茂的炳哥,已经变成了老头子。

这场重逢,对于萧子锋来说,称得上百感交集。那些他曾不愿回忆的过往,在郭炳辉的谈笑间,似乎云淡风轻了。在这一点上,萧子锋挺感激郭炳辉,而他对于郭炳辉的感激,又何止于此。

在蓉城时,萧子锋也看出郭炳辉有心事,不免问了几句,可郭炳辉支吾半天,才透露一点,他刚丢了工作,不过又找到了。萧子锋原以为郭炳辉到蓉城只为散心,现在总算明白,他是特意找过来,要替周羽找一条出路。

“炳哥,周羽转会的事,你先不用着急,我找几个朋友问问,说不定别的俱乐部还有名额,总不会让周羽没球可打。”萧子锋知道,于情于理,他不能袖手旁观。

郭炳辉眼睛马上亮了,一把抓过萧子锋的手:“兄弟,这事我真得拜托你,只要让我家姑娘离开商港,去哪儿都成,范林现在连她的训练都停了,就为了逼她自己走人,这要是没了系统训练,小羽的状态保持不下去啊!”

萧子锋点了点头道:“我了解,会尽快给你答复,好吧!”

“子锋……”郭炳辉拍了拍萧子锋的手,一脸的不好意思,“对不住啊,我这人一事无成,连自己徒弟都护不住,才会来打扰你。”

“您这话可不对,谁都会遇到难处,炳哥能来找我,是看得起我萧子锋。”萧子锋由衷而发地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当年他被跌进谷底的那一刻,伸手拉了一把的就是郭炳辉,这恩情……萧子锋会记一辈子。

又思忖了一会,萧子锋道:“羽球理事会明后天在锦城开全国俱乐部业务交流会,我去了解一下,看哪个俱乐部还要人,不行的话,再想别的办法。”

萧子锋为人谨慎,从不会跟人打包票,这一次为了郭炳辉,他算是破了例。

“我之前就跟周羽说,她的事,你一定会帮忙,”郭炳辉吃下了定心丸,咧了咧嘴角,可随后,神色里又有些踌躇:“我不是得寸进尺啊,范林那家伙放了话,不会同意小羽转会……”

“没事,到时候我出面协调,”萧子锋回道,随即又笑起来:“什么叫得寸进尺,炳哥有什么吩咐,我肯定要给您办到,说来炳哥有眼光,您这徒弟挑得不错,我也认为,周羽身上有潜力可挖,不能浪费一棵好苗子。”

郭炳辉心头大石落地,立马又来了劲头,同萧子锋聊起周羽:“当年我头回看到这孩子,瘦瘦的小姑娘,成天闷不吱声,总一个人蹲在角落,可你叫她过去训练,再苦也不叫,到了场上更是生龙活虎,反应能力特别快,耐力、爆发力还有柔韧性那就别提了,你想想,她妈妈是乔芳,小羽能差到哪儿去!

“乔教练的女儿?”萧子锋稍有些惊讶。

郭炳辉也好奇:“你进国家队的时候,乔芳早就退了,你怎么会认识她?”

有些关系,说出来就复杂了,萧子锋也不太想讲,只含混地道:“乔教练是前辈,当年这个名字,对我们这些初学羽毛球的小孩,称得上如雷贯耳。”

郭炳辉也只是随便一问,并没放在心上,继续兴致勃勃地道:“我跟你说,小羽她妈妈当年在赛场上叱咤风云,我最早就是给乔芳当陪练,亲眼看着她拿下一个又一个大赛,那时候吧,每回她站到领奖台,五星红旗冉冉升起,国歌响起来,我们下面所有人都心潮澎湃,话说当年的运动员都单纯,只想着拿好成绩,为国争光,哪像现在,个个花里胡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