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忘了拐弯(1 / 2)

甜蜜扣杀 绛河清浅 1448 字 2个月前

锦城电视台一间摄影棚外,紧跟在萧子锋后面的尚可一把将他拉住,眼睛却瞧着对面舞台区漂亮的女主持人:“这位沈小姐……事业线不错啊!”

“你跟着我过来,就为了……”萧子锋看向尚可的目光,带上了点嫌弃。

“不瞒你说,人家爸妈转弯抹角找到我妈,我妈又把这事交给我,想给你拉个纤,我还没来得及约二位,就有了这采访,女孩子盘靓条顺还大气,回头结束,你请人家吃个夜宵,我也交差了。”尚可嘻嘻笑道。

愣了几秒后,萧子锋回了句:“没兴趣!”

“不会吧,”尚可拉住萧子锋的胳膊:“不是你自己说的吗,回来以后,娶妻生子,陪老爷子享受天伦之乐,现在老婆送上门了,你得让人进来啊!”

“行了,以后再说。”萧子锋往旁边看看,有现场工作人员正往里走,不知道是不是听到什么,在往他们这边瞧。

“那就是没看上人家,”尚可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作势上下打量萧子锋片刻,“算了,你还是继续当和尚!”

萧子锋瞥了尚可一眼,转身走进摄影棚。

“萧先生,很荣幸,您能接受我的采访。”正在沙发上补妆的沈小姐站起身,朝走过来的萧子锋伸出手。

轻轻和沈小姐碰了碰指尖,萧子锋立刻收回手,随即坐到一张沙发上,由工作人员帮忙,戴上了耳麦。

采访很快开始,一大段介绍来宾的开场白后,主持人沈小姐笑着看了萧子锋一眼,随即对着现场观众道:“非常欢迎萧先生做客我们的节目,我觉得,大家应该为这位被誉为‘锦城之光’的前羽毛球世界冠军萧子锋先生鼓一鼓掌!”

热烈的掌声中,萧子锋礼貌地保持着笑意,心里却觉得无趣。

当年退役之后,他为了躲开纷扰,跑到国外念书,希望就此被忘记……无论是曾经的荣光还是晦暗。然而努力了十年,似乎一切都没有改变,无论他愿不愿意,依旧被套在以前的壳里。

“萧先生很久没回锦城了吧?可以跟观众们说说,这些年在做什么吗?”沈小姐抛出了第一个问题。

“完成学业之后,我就在国内一所羽毛球俱乐部担任管理工作,偶尔参加一些社会活动。”萧子锋回得轻描淡写。

“也就是说,您一直没有离开这个圈子?”沈小姐一脸好奇,“是什么原因,让您沉寂了这么多年。”

萧子锋抿了抿唇,这个问题对他来说,更加无聊。

“我以前打球,现在做白领,我的生活方式,和其他人并没有什么两样,我觉得很舒服,不存在所谓沉寂。”萧子锋淡然地道。

“萧先生是作为‘天时表’代言人,参与了这次A级俱乐部联赛,能和天时品牌合作这么多年,您有什么感想?”显然是萧子锋回应太白开水,在现场导演的提示下,沈小姐换了另一个问题。

“我和天时的合同今年到期,很快就会有新的代言人出现,这些年的合作,大家都非常愉快。此次不是商业活动,我受羽球理事会邀请,过来观摩比赛,”萧子锋说到这里,自己找了个话题,“我很高兴地看到,又一批年轻球员成长了起来。”

沈小姐总算看出来,萧子锋乐意聊什么,赶紧附和:“是啊,我个人非常欣赏商港俱乐部的惠英宁,她算是年轻球员中的佼佼者了吧!”

萧子锋稍稍换了个坐姿,道:“我倒建议各位关注一下周羽,她虽然身高不占优势,却胜在动作灵活、细腻,尤其是几个低手位球,处理得非常干净,上网能力也不错,

当然,她还有进步空间。另外从变化球方面,可以看出来,周羽打球时用了脑子。”

这边萧子锋开始侃侃而谈,沈小姐却有点接不上了。实在是这位说得太专业,两人搭不上频道。

“那惠英宁呢?”沈小姐干脆又把话题转回到惠英宁身上,毕竟那位才是现在最受媒体追捧的球星,也有观众缘。

“还可以吧!”萧子锋简而言之地道,随即又提了几名球员的名字,倒是或多或少都做了点评,相比之下,惠英宁有些被忽略。

沈小姐似乎没听出萧子锋不想聊惠英宁,后头偏又追问一句:“比赛刚结束,不少专业人士都评价,惠英宁的球技已经趋近成熟,认为她有潜质,成为这一代羽毛球员的代表,您同意这看法吗?”

萧子锋也是耿直,立马摇了摇头。

“为什么?”沈小姐这回抓到了重点。

“从技术层面,惠英宁这些年的表现可圈可点,成绩也还不错,”萧子锋索性讲出了自己的观点:“她的问题出在球风日趋保守,让人感觉正在失去自信,其实包括我在内,很多球员都出现过这种阶段,也就是……瓶颈期,现在她应该做的,是放松心态,花时间沉淀,我刚才也看到了一些快评,坦白地说一句,其中上是些外行话,我个人认为,这种捧杀的论调,在某种程度上,是对运动员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