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章 不祥之感(1 / 2)

甜蜜扣杀 绛河清浅 2725 字 11天前

周羽的电话打过来,不早一步,也不晚一步,正好把萧子锋给救了。

“不好意思,我出去接个电话。”萧子锋借机退出。

明显审视了萧子锋片刻,乔芳点了点头。

虽然如蒙大赦,萧子锋却保持着应有的姿态,刻意不紧不慢地走出病房,直至站到走廊上,他才长长地吐了口气。

乔芳给了他一道送命题,怎么回答,都不合适。

两人当时的约定,并没有因为周羽前往北京而作废。大家都是聪明人,乔芳自然知道,周羽和萧子锋的联系根本没有断过。可这事不能拿到明面上来。什么时候乔芳认真追究起来,便代表……她的底线被触碰到了。

萧子锋并不清楚,刚才乔芳只是随口一问,还是有心试探。反正,他只要回应,就是把柄。

对于如何改善乔芳对他的印象,萧子锋其实束手无策,只能按郭炳辉说的办法……继续在那儿磨。

因为一直没人接,电话已经断了。萧子锋赶紧拨了回去,很快听到周羽“喂”了一声。

“师兄,是不是在忙啊?”周羽在那头问道,显然是觉得萧子锋接电话太慢。

“不忙,比赛结束了?”萧子锋不自觉间,已经笑意盈盈。无论如何,此刻能听到小丫头的声音,都是件快乐事。

周羽嗯了一声,又问:“比赛视频……师兄看了吗?”

“看了一下。”萧子锋随口回道,想起今天的住院账单还没拿,便朝着护士站走去。

“然后呢?”周羽迫不及待地追问。

“真想听?”萧子锋故意卖了个关子,“有人会不高兴的。”

周羽勇气十足地道:“师兄批评吧,我扛得住!”

“好吧,实事求是地说,表现得不好,连正常水平都没达到。虽然在后面两场找到点感觉,但依旧让人失望,”

此刻萧子锋一面翻着放在护士站外资料架上的账单,一面铁面无私地评价着,“三场比赛,尤其是头一场,看不到任何亮点。我无法想象,你还曾经战胜过对手。心态浮躁,技战术粗糙……”

周羽:“……”

“如果确定要和赵子昂搭档,两人就必须拿出足够时间合练,尽快找到你们的默契,”萧子锋一讲到专业,便容易滔滔不绝,“你可能忘了我跟你说的话,赵子昂和林扣扣风格大相径庭。你应该放下之前已经形成的惯性思维。我个人建议,在赵子昂适应你之前,主动去适应人家。”

周羽:“……哦!”

“你们俩对于搭档这事,有没有达成共识?”萧子锋又问。

其实有些事情,萧子锋虽然远隔千里,比周羽知道得还清楚,就比如,周羽和赵子昂的配对,已经得到队里的初步认可;还有,赵子昂的兼项申请,昨天下午已经得到正式批准。

“差不多……吧!”周羽犹豫地回道。虽然早有准备,可被萧子锋如此吐槽,搞得周羽都有点没信心了。

护士站外的监视器,响起病人要求帮助的呼叫铃声。

周羽耳朵还挺尖,立刻问道:“你在医院吗,谁生病了?”

“一位长辈,我过来探视。”萧子锋赶紧把话糊弄了过去。

“吓死我了,我以为是萧教授……”周羽说到一半,又马上解释:“对不起,我没别的意思,只是担心啦!”

“没关系。”萧子锋决定还是换个地方,免得让周羽察觉到蛛丝马迹。

萧子锋又往回走,刚站到电梯间,便看见一部电梯门打开,席溪捧着一束花,跟着人流走出来。

萧子锋朝席溪点了点头,又拿手指了指自己手机。席溪会意,转身往郭炳辉的病房走去。

等看不见席溪了,萧子锋再次开口:“不管输赢,现在都放下。有空就主动找赵子昂聊聊天。你们本来就不算陌生,多了解彼此性格,对形成默契有好处。那小伙子挺稳,在单、双项上都表现得不错,相信时间长了,你能从他身上,学到不少东西。”

“知道了,萧老师!”周羽故意拉长了声调。

萧子锋立刻意识到,他一直在说教,不免有些哭笑不得,还特意问:“我很啰嗦吗?”

“是有一点……其实还好啦,比我师父的道行差远了,”周羽说着,便乐起来,随后又道:“前天你不是说,师父手机坏了吗,我也是佩服死他了,到现在都不去修,我怎么找他呀!所以我昨晚买了个新手机。刚才看订单,已经发货。等他收到,你帮他换个卡,还要教他怎么用。我师父有时候笨得吧,能把你急哭了!”

萧子锋挑了挑眉心,算着再过两、三天,郭炳辉应该能开口说话,这事大概也就混过去了。

周羽又提醒道:“我师父又要复查了,师兄要是有空,记得押着他过去,别管他说什么理由,一定要见到医生。”

“知道了,周小姐。”萧子锋也学着周羽,拉起了长音。

周羽像被点了笑穴,又咯咯乐了半天。

萧子锋索性问道:“有什么开心事?”

“其实……也是瞎开心,”周羽忽地压低声音,“中国羽毛球公开赛的大名单,一位混双的师姐因病退赛,队里正在考虑替补人选,然后听说,我和赵子昂……机会最大。”

“是吗?”萧子锋笑了笑。

作为过来人,萧子锋自然知道,在国家队,“听说”两个字最不靠谱。

“正式国际比赛哎,能代表国家夺金的。”周羽声音里带着毫不掩饰的向往。

萧子锋没有附和周羽,他是专业教练,以周羽这次对抗赛的表现,如果由他做出决定,周羽绝对不是首选。

“好啦,就当我在做梦,”周羽似乎猜出萧子锋的想法,“其实,替补也不一定能打上比赛。我想参加的另一个原因吧,比赛在锦城打,到时候还能回来看我妈、看我师父和席溪,对了,还有林扣扣。”

“不想看到我吗?”萧子锋忽地矫情了一下。

周羽很含糊地回了一句什么,似乎是不好意思了。

正当两人之间气氛融洽的时候,走廊上突然传来一声大喊:“医生,25床昏过去了,快来呀!”

“出什么事了?”周羽听到了这边的动静,好奇地问了句,随后又忍不住嘀咕:“怎么像席溪的声音。”

萧子锋正要冲向走廊,几名医生、护士已经从他眼前跑过去。

“不是她,你听错了,”萧子锋心底浮起一丝不祥之感,匆匆地道:“小羽,我还有点事要办。”

根本不敢耽搁,萧子锋挂断了电话,抬脚往郭炳辉的病房跑去。

此刻站在国家训练馆运动员宿舍楼下,周羽听着手机里“嘟嘟”的忙音,就觉得不对劲。

从小和席溪一块长大,周羽要是连她的声音都分辨不出,朋友就算白做了。

所以,周羽能确定,电话里喊出那一嗓子的,就是席溪。

周羽听过席溪开心的大笑,听过她愤怒的大吼,却从没听到,她慌张到声音发抖。

到底出了什么事?

周羽脑子飞快地转着,萧子锋说是来看长辈,席溪正好也在,刚才那么惊慌失措,难道是她家里有谁……

想到这里,周羽不敢耽搁,立刻拿起手机,拨了出去。

“各位乘客,前方到达锦城站,感谢大家乘坐本次特快列车,火车即将进站,请携带好各自行李,有序下车。”一个甜美的女声在车厢里响起。

车厢尽头的洗漱区,一个头发有些散乱的女孩正弯腰站在洗手台前,拼命用凉水泼着自己满是倦容的脸。

好一会后,女孩关掉水龙头,抽出一张纸巾,胡乱地擦了擦脸,随后将方才搁在旁边的双肩包背起。似乎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女孩子木讷地站在洗手台边。

放在女孩口袋里的手机,这时响了起来。

女孩反应显得有些迟钝,直到旁边经过的人提醒之后,她才像回过神,手忙脚乱地掏出了手机。

“小羽,我在出站口等你。”席溪只简单说了一句,便准备挂电话。

嗯了一声之后,周羽像是突然反应过来,急着问道:“……师父怎么样了?”

顿了好一会,席溪回道:“还在重症监护室,小羽……出来再说吧!”

电话已经断了好久,周羽却忘了将手机从耳边拿开,直到发现,不少乘客提着各自行李站起来,将车厢过道堵得满满当当。

原来,车已经到锦城了。

周羽被挤在当中,一时动弹不得,只能顺着人头的缝隙望向车窗外。

天色已经蒙蒙亮起,高高矮矮的建筑,伴着苍白的晨雾,从周羽眼前一掠而过。几个月来,她一想起,便倍感牵挂和温暖的这座城市,今天突然变得冰凉而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