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被她掌控(1 / 2)

甜蜜扣杀 绛河清浅 2571 字 1个月前

周羽电话打来的这天,萧子锋驾着车在锦城殡仪馆外兜了一大圈,刚在马路上找到车位。

看到来电显示上周羽的照片,原本为了停车,有些心浮气躁的萧子锋,表情瞬间亮起,急不可待按下接听键。

电话是接通了,不过那边的人儿却没出声。

橄榄枝都递来了,萧子锋肯定要小心接住。

“小羽,是你吗?”萧子锋轻声问道,完全没察觉,自己这腔调甜到发齁。

对面还不开口,萧子锋也不催促,很大度地想,总得让小丫头有个适应的过程。

好在,周羽从不会让人失望。

一个稍有些羞怯的声音在萧子锋耳边响起:“我这几天已经开始正常训练。赵子昂进了一队,我在餐厅碰到他了。他问我,愿不愿意和他配对混双。我请示过陆教练,陆教练说可以试试。下个星期,队里会让我们搭档参加对抗比赛,然后……”

萧子锋眼角唇边皆是笑意,却下意识地摒住呼吸,生怕自己一出声,周羽又不说了。

周羽这一大串,都是回应这几天来,萧子锋在微信上发给她,却没得到回复的一条条信息。听着像在汇报工作,语速有点快,带着显而易见的紧张。

虽然萧子锋该知道的早已知道,不过能从周羽口中听到这些,感觉完全不一样了。

那次被郭炳辉指点迷津,萧子锋本打算找席溪当说客,立马遭到郭炳辉嘲笑。后来细想想,他一个大男人不主动面对问题,还去找帮手,的确挺丢脸。于是萧子锋乖乖地给周羽打了电话。当然,意料之中地被拒听。

萧子锋能做的,只有等周羽自己想通。

由此,萧子锋终于发现,人到中年有多不易。身兼数职的他,现在手头一大堆的事;郭炳辉这边,需要人跟医生沟通;还有家里老爷子最近身体也不好,做儿子的责无旁贷。时间和精力都不允许萧子锋,为了感情问题,丢下一切不管。

所以,周羽能主动打来电话,萧子锋第一个反应,便是……如释重负。

“林扣扣走的那天,我们去送行。我答应,等他归队。”周羽终于说完了。

“没有问题,你们之间的配合度,是我见过双打组合里最好的。前两天我还跟林扣扣聊过,他是天赋型的双打选手,无论后场进攻还是前场控制,虽然称不上完美,不过已经达到了高水平。从某种角度,能遇到林扣扣这样具有可塑性的搭档,是你的幸运。”萧子锋滔滔不绝地说着,觉得这个切入点不错,至少两人现在可以很自然地交流了。

“师兄这么夸奖,他一定开心吧?”周羽在那头,很明显地笑起来。

这笑声似乎久违,竟让萧子锋有点心荡神摇。那张笑起来眉眼弯弯的小脸,清晰地浮现在他脑海中。

两人号称谈了几个月恋爱,除了牵牵小手,他连抱都没抱过周羽。萧子锋开起小差,在心里自我检讨,他这君子风度有点过,好在来日方长,下次见到,得要盖章认证。

“师兄?”大概是萧子锋停顿的时间有点长,周羽叫了他一声。

“那个,”放下心中大石,萧子锋很想和周羽多聊一会。既然林扣扣可以拿来嚼舌头,萧子锋便投周羽所好,“林先生告诉我,林扣扣现在变了不少。以前闲下来,他就喜欢打游戏。现在每天除了康复训练,他还知道主动补之前学校的课程,剩下的时间用来看比赛,安排得明明白白。这小子一下子变得那么优秀,挺让人不习惯,我很好奇,他能坚持多久?”

周羽在电话里哈哈大笑,最初和萧子锋说话时的局促,已经不见踪影。

萧子锋摸了摸额头,周羽还是那个好哄的小丫头,他一急之下,把周羽这优点给忘了。早知道,放下男人的尊严,多打几个电话,只怕两人早和好了。

“师兄,对不起。”周羽冷不丁切入了正题。

萧子锋哪舍得让周羽道歉,赶忙抢过话:“其实我应该向你道歉。林扣扣出事的时候,我的处理方式太简单直接,没有照顾到你……和林扣扣的感受。如果我事先做一点沟通,让你们明白,我的出发点,是不想让他走我之前受伤的弯路,也许在你眼里,我就不会变成自私自利的人了。”

周羽:“我……”

听到萧子锋这么说,周羽更加愧疚。本来她鼓起勇气,做好了被萧子锋教训一顿的准备。没想到人家反过来跟她道歉。

好吧,周羽下次再不敢跟萧子锋任性了。

“第一次做周羽的男朋友,我还有学习的空间。”萧子锋打定主意,要趁这机会,多博一点好感。

既然萧子锋这么高风亮节,周羽也不再扭捏,勇敢地自我批评道:“师兄,现在该我道歉,当时我太冲[-clewx.com最快发布]动,搞不清状况,又不肯听你解释,我以后会改的。”

萧子锋一下靠到椅背上,只觉得神清气爽,郁闷尽退。

就在周羽准备继续检讨时,萧子锋问了一句:“我们还要这样互相道歉下去吗,不如聊点别的?”

周羽:“……好。”

“你和赵子昂可以试着搭档一段时间,关于他的打法,我想你也有所了解。赵子昂本身主攻单打,球风硬朗,强调进攻,”萧子锋三句话又回到本行,“不过谁也不能保证,你们两人就能组合成功。赵子昂在球场上个性强烈,而你同样如此。他未必能像林扣扣,凡事迁就你。你一定要记住,想在混双上达成默契,先要学会退让。”

“我这么霸道吗?”周羽表示不服。

萧子锋明显顿了一下,道:“谁敢说你霸道,我去揍他!”

周羽孩子气的咯咯笑声,再一次从手机那边响起。

萧子锋心里一叹,他从没想到,生命里会出现这么一个小丫头,看着人畜无害,却轻易掌控了他的喜怒哀乐,而他,还心甘情愿。

驾驶座的车窗被人敲响,萧子锋转头看了看,冲对方略一点头。

“师兄常去看林扣扣?”周羽又问道。

“知道得这么清楚?”萧子锋反问。

“席溪说的,她去探望过林扣扣了。”周羽回答。

萧子锋索性调侃一句:“你们这是不给尚可一点生路啊!”

不出所料,周羽再次被逗笑:“席溪跟林扣扣说了,大家做朋友比较开心。至于尚可,他们俩已经没有来往。而且,席溪又开始相亲了。”

“其实,尚老板没你们想得那么差劲。”萧子锋难得为尚可说了句公道话。

周羽又笑了一会,道:“好了,我要挂了。这几天我都没敢跟师父打电话,怕他知道咱们的事。师兄,你没跟他讲吧?”

萧子锋这下语塞了。

“师兄肯定没说,”周羽对萧子锋还挺有信心,“师父这几天给我发信息,都是让我好好训练,应该是不知情。不过有点奇怪,我打他电话,他也不接。只回信息,说是在上课,最近他的课有点多。”

萧子锋:“……”

郭炳辉再三叮嘱,不让萧子锋把他住院的事透露给周羽和乔芳。

周羽走后,乔芳据说二十四小时住在体校,萧子锋见不到人,就算见着,他也不敢上去搭讪,自然不会走漏风声。

倒是周羽……

郭炳辉做心脏搭桥也就这几天的事,真要瞒着周羽,萧子锋觉得,有点说不过去。虽然手术不算有大风险,可万一出什么不测,周羽会怎么想?

“挂了啊,我记得师父的课都在十点以后,我再试试。”周羽显然心思已经不在萧子锋这儿了。

“好。”萧子锋顺着周羽道,打算回头到医院,再跟郭炳辉商量一下。

和周羽道过别,萧子锋开门下车,注意到刚才敲他车窗的徐助理,并没有走开。

“萧总,李董请您过去聊聊!”徐助理半低着头道。

自从挨过萧子锋一拳,这位平常基本上是躲着萧子锋、实在躲不开,徐助理也绝不跟他有任何眼神接触,看来是被打服了。

看着萧子锋朝他走来,李世鸿主动迎上前,一边同他握手,一边半带调侃地道:“刚才过来,我在车里就瞧见萧总打电话。等我下车,你还在打。萧总的年轻有为,真是名不虚传!”

打个电话都被夸成朵花,萧子锋心里好笑,敷衍了一句:“没想到李董百忙之中,也亲自来了。”

“裘老先生是我父亲生前的老朋友,两家算是世交,我过来尽点子侄的心意。”李世鸿说到这儿,忽地停住。

注意到李世鸿在往他们右边瞅,萧子锋跟着转头,随即表情一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