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毛遂自荐(1 / 2)

甜蜜扣杀 绛河清浅 1290 字 1个月前

轻舞飞扬会所外,萧子锋找了个服务生,两人一左一右,架着醉到快没知觉的林扣扣,从里面走了出来。

“继续……喝,你小子有、有种……别走!”尚可醉醺醺地跟在后头,脚步踉跄,还不让人扶,此刻又伸出双臂,耍无赖地挡在了林扣扣面前。

当着尚可身后两个保安的面,萧子锋不客气地用胳膊将他搡开。

“不许拦着我!”尚可还要上前,“林扣扣,知道老子……厉害吧,想给我……带绿帽子,我一脚踹不死你!”

“把他拉进去,叫司机送他回家。”萧子锋对保安道。

保安们连哄带劝,想把尚可往会所里送。

“萧子锋,老子已经跟你断、断交,你凭什么……替我做主,成天装得你有多厉害,连个小丫头片子……都搞不定,还把我给坑了,”尚可又将炮火对准萧子锋,冲着身边人道:“给我记住这……家伙,他下回再敢上门,给老子轰……出去!”

周围人都在偷笑,萧子锋也哭笑不得。

周羽从羽毛球馆女更衣室出来,已经洗过澡,头发还湿漉漉的。

今天林扣扣同尚可基本上在拿命拼酒。感觉刚才打架没弄死一个,两人憋着大招,非得醉死对方不可。最后的战绩是,一场酒喝完,林扣扣从桌上站起,“呜哇”一下,全吐到周羽身上。

幸亏周羽在轻舞飞扬有个衣柜,这会儿身上衣裳,能换的都换了。可即便如此,周羽依然觉得,自己身上一股酒臭。

才走几步,周羽迎面遇上尚可。

醉眼朦胧的尚可还认得出周羽,又过来拦她:“我以后……不想见……你!”

“太好了,咱们想到了一块!”周羽呵呵一笑。

尚可打了个酒嗝,用手点着周羽:“老子白、白对你……好了,萧子锋也傻……非要在你树上……吊死。算了,他也是我……仇人,以后你……找个男的,气、气、气死他!”

周羽瞪过去一眼:“神经病!”

在尚可的狂笑声中,周羽终于出了会所。

深秋的晚上,风虽不至于冰凉刺骨,也足以让周羽一站到外面,就打了个哆嗦。

“上车!”萧子锋朝周羽这边叫了一声。

被尚可和林扣扣这么一折腾,光顾着拉架,周羽面对萧子锋时的不自在,早就不见了踪影。听到召唤,周羽小跑着便过去了。

坐进车里,周羽拉起身上的运动衫闻了半天,疑惑酒味怎么又重了。

“后面躺着个醉鬼,车里空气不好。”萧子锋看了看周羽,把她那边的车窗拉开了点,又将车里空调打高两度。

周羽恍然大悟,回头看了看正在躺尸的林扣扣,叹气道:“这样拼死拼活的,有意思吗?”

“席溪一天不做决定,这两人就会一直拼下去。”萧子锋显然看到了问题的症结。

“我反正觉得,林扣扣比尚可好一点……”周羽开始替席溪发愁了。席溪给她指点迷津时,挺明白的啊,怎么遇到自己的事,也糊涂了呢?

“现在送你去席溪那儿,我跟她说过了。回头给你妈打个电话,就说晚上一直跟席溪在一块。”萧子锋又说了句。

周羽瞧向萧子锋,明白他已经替自己想好对策,免得回家跟乔芳没法交代。

“谢谢……师兄!”周羽觉得,该表达一下谢意。

“确定要这么跟我说话?”萧子锋轻叹一声,将车发动了起来。

这之后,车里便是很长一段时间的沉默,唯一的动静,来自后座上林扣扣时断时续的鼾声。

可以和萧子锋好好谈一谈的机会已经到了,可此刻周羽却踌躇不安。最后,她给自己找了个借口,实在没想好,要从哪里切入。

一个突然而来的电话,打断了周羽的神思。

萧子锋从外套口袋里拿出手机,“喂”了一声。

或许是车里太安静,周羽清楚地辨别出,打来电话的是一个女人。

将头扭向窗外,周羽不想让萧子锋以为,她想偷听人家电话。虽然,周羽的耳朵已经不自觉地竖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