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4 1179·【无责任番外·山南篇】·45(1 / 2)

柳泉有趣地想着,唇角那丝笑意又淡淡地绽开,故意睁大眼睛一脸不解之色地应道:“是啊?怎么了,一君?”

在说话之前,斋藤好像打了个磕绊。

“……看到你这么打扮,好像是第一次。没想到竟会有如此差异……”

一旦开始说话,一君的隐藏话痨属性就浮了上来。

“你作这样的打扮,说起来也是为了队务,或许也不是出于自己的本意,但是果然还是应该……”

说到这里他又停了下来。

应该……应该什么?

柳泉感觉自己像是连载看到一半就强行被坑了的读者,觉得一阵郁闷,对那些小一没说出来的、接下去的话简直好奇死了!

所以她忍不住猜测了一下剧情的走向。

一板一眼的小一不会说“你果然还是应该改回平常那种装扮吧,这个样子不适合你”或者“作为新选组队士,既然任务已经完成的话,就不要再作这种不符合你队士身份的打扮”之类无趣的话吧?!

一想到很有这种可能,先前隐藏着的那种微妙的愉快情绪就消除了一多半。柳泉抢先阻止道:“那个……如果是想说‘这种装扮不适合你’的话那就改天再说吧!现在我们还是应该先料理一下这里的情形……”

“请不要妄加猜测。假如不是现在说的话就没有意义了。”斋藤语气很严肃地回答她。

……所以果然是想要针对她这种过度艳丽成熟的打扮和刚才单枪匹马就提前动手的鲁莽行为进行说教吧!?

“如果是想对我进行说教的话,不管什么时候说我都会听着的。”柳泉随口说道,觉得现在还是赶快蒙混过去最好,否则认真的小一一旦说教起来的话那可不是轻易会停下来的!新选组的很多人都领教过啊!

“……说教?”斋藤果然皱起了眉,“不,并非那样的事。不过我觉得这件事应该现在就说……”

他还没有说完,救命的人就来了。

冲田的声音突然出现在柳泉的身后。

“啊咧?雪叶酱?!”他好像很吃惊似的,从她的背后绕到身前,就着房间里明亮的灯光打量着她的装扮,然后露出一个笑容。

“呀嘞呀嘞,没想到你还很适合这种打扮嘛,雪叶酱。”他语气随便地冲着她说道。

“难怪人家说什么‘马夫也要靠衣装’,不正是在说现在这种情形吗?人靠衣装、马靠鞍——”

什么叫马夫啊……老娘s的是太夫不是马夫好吗!掀桌!可恶!总司君我们友尽了!!

柳泉忍不住又冲着他龇牙咧嘴了一下。

“喂!不能说点更好听的话吗,冲田君!”

冲田笑着冲她摆了摆手,“这里交给我们来处理吧,雪叶酱的话,就到大门那里去拦住新八他们好好警告一下,让他们别再在这里乱来就好了。总觉得如果是土方先生的话,也许会追加下令搜查这里也说不定哦。”

柳泉:“……好吧。”

她瞥了一眼绷着脸的斋藤,向他微微颔首、说了一声“辛苦了”,然后转身下楼,在大家都没看到的地方,悄悄扯了扯过紧地包裹住自己身躯的和服,低声抱怨了一句“幸好不用穿着这个打架啊真是太不方便了”。

她在廊下摇摇晃晃地踩上了“三枚歯下駄”,像是踩着高跷一样地适应了几分钟才走得稳当。然后,她往角屋的大门口走去,径直撩起门帘,走出门外,不由自主向着岛原的大门方向张望了一下。

……刚才土方和千鹤在那里险些掀起的一场骚动早就无影无踪了。聚集起来的人群也早已散去。

岛原的街头和平时没有什么不同,依旧是灯红酒绿,人来人往。寻欢作乐的人群和卖笑为生的女子充斥了整条街道,没有人会去在意方才岛原的大门口发生了什么,这座角屋里又发生了什么,有多少人失去了性命。

这是如同飘落的樱花一般不定的时世。生命在此毫无意义。及时行乐才是岛原尊奉的铁则。

然而她没有时间在这里及时行乐。

不愧是系统菌也觉得棘手的糟糕同人世界。即使以她这样苏爽的设定、这样明白表现出来的忠诚以及背后隐藏着的好感暗示,迄今为止也完全无法攻略原作官配。

想到刚才那刺目的一幕,柳泉脸上笼罩了一片阴影。

……必须有所行动。自尊不重要、心情不重要,身为女性要保有的矜持更不重要。

即使是赌上尊严、感情、性命和其它的一切,也必须在最后完成任务。因为她绝对不能在这里输掉。

因为满含伤感、忍去眼泪所舍弃在身后的一切,因为那些温柔地支持着她、对她有所期待的人们,她也决不能在这里停滞不前。

可恶啊……我舍弃了那么多美好的感情和回忆,不是为了在这里输给强大的剧情惯性以及强大的玛丽苏女主角的!即使土方菌对别的女性再铁石心肠,我也必须不顾一切地、像个可鄙又可悲的炮灰女配一样地去抢夺他的好感,因为我必须让他在最后的最后活下去,必须维护这个世界不会崩溃——

柳泉蓦地仰首望向天空。夜空里的一轮圆月显得格外温柔明亮,闪着柔和的清辉。

她的鼻子无端地一酸,轻声自言自语似的说道:“今夜的月亮,真美啊。”

【我说啊——你就是为这点事而苦恼着吗?这种事情会困扰你吗?】

突然,一个已经久违了的美妙声线,在她的记忆深处陡然浮起。

啊啊,会想起这个人,是因为——她上次懵懂无知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对面站着的,就是这个人吧。

这个人,有着一种客观来说,她迄今为止所听到过的、最美好而富有磁性的声线。

【你听从你的内心最想追求的事物,为此作出牺牲一切的觉悟,并且付出令你痛苦的努力……这样的选择,不是比什么都要珍贵吗?】

是吗。迹部君,你真的认为,我这样的努力,并不是全无意义吗。

……假如会失败呢?假如所面对的,是一个强大而不可战胜的对手呢?又该如何?

啊,好像从前她也曾经问过某个人相同的问题啊。那个时候,她所得到的回答,又是什么?

【不管是多么强大的对手,也都会有弱点存在。即使不能及时找到对方的弱点,但是只要堂堂正正地战斗过了,就总会得到好的结果。】

好的结果吗……假如不能达成任务目标的话,那就不可能得到he啊?到了那个时候,这个世界会发生什么事?她这个失败者又会遇到什么事?

会遭到惩罚的吧。

会不能回家吗。会被永远孤零零一个人留在这陌生的游戏中吗。

会死掉吗。

【信雅,谢谢你。】

又一个令她记忆深刻、原本以为永远也不会忘怀,然而来到这个危机四伏的世界里之后,却忙碌得好久不曾重新想起的声音,在她脑海中响了起来。

【谢谢你在大家都已经绝望了的时候,还努力地活下来。】

【这是你闪光的美德,请今后也一直这样努力下去吧。】

……还不能放弃。

绝对不能失败。

不能死去。

因为,我与别人约定好了,要一直往前走,要付出令人痛苦的努力,要堂堂正正地战斗,要获取最后的胜利,要在所有人都绝望了的时刻,也必须拼命地活下来。

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