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让他失望了(1 / 1)

初樱手中还有凤翎护着自己,所以那些凶灵一时半会儿根本没有办法攻进来,但是它们若是拿初樱没有办法,就会立马想办法逃出去。

只见初樱双手捻印念诀,身后的翅膀渐渐幻散发出金色的光芒,那便是她的风魂,也是尤天一直都想要得到的东西,但是她就算是自行毁了也不会让尤天得逞的。

可是就在她准备祭出元神和风魂去封住拿到口子的时候,突然听得一声龙啸,她抬头,便看到顾臻已经幻化成了原形正盘旋在上空。

她好似不曾看到这样子的顾臻,也可以说是没有看到过他的真身,原来,他的真身,是夜南冥一样的。

说是一样,其实也不一样,他是蛟,夜南冥是龙,他离化龙,明明就只差一步之遥,最终却还是失败了。

而他和夜南冥的命运,却是有着天壤之别。

夜南冥可以得到世界上所有他想得到的一切,可以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势,亦是可以享有至高无上的荣耀,可是他却只能终身被囚禁在这如同地狱一般的地宫里,得不到任何自由。

若是在这之前,他或许还会想着去争取自己想要的一切。

可是如今,那人世间他已经去过了,可以说是将想要经历的事情都经历了一遍,已经不想再得到什么了,唯一的遗憾,应该就是至始至终,都没有得到自己心爱女子的青睐。

这应该是他唯一,也是最大的遗憾了。

可是自古以来,感情之事,最由不得人,也是最让人琢磨不透的,他不怪任何人,亦不怪天命,每个人的一生,都是冥冥之中早已经注定好了的,他和初樱,有缘无分,也是早就已经命中注定的,所以他并没有别的什么想要说的,而且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并不是一件多么值得叹息的事情,毕竟,他已经体会过了这人世间的冷暖。

“初樱……”

顾臻俯冲下去,巨大的身形迅速将那些凶灵撞开,然后自己将初樱围在中间,盘在了一起,护住了她。

“阿臻!”

初樱看着顾臻,喊了一声,脸上挂着震惊,可是顾臻却并不觉得惊讶,而是抬起自己的一只爪子,那巨大的爪子横在初樱面前,掌心有一个圆形的黑斑。

初樱知道那是什么,那是当初顾臻跟她结下的契约。

若不是看到这黑斑,她都快要忘了,曾经,顾臻一心想要她做他的鬼新娘,和契约,本就是夫妻之约,这也是之前为什么顾臻到处找她的原因。

只是后来,顾臻再也没有提起过这件事情,而自己手心上的黑斑,也再也没有出现过了。

“初樱,把手举起来。”

顾臻开口说道,而外面,那恶灵不断的扑打着顾臻,试图将他推开。

而顾臻的蛇身,也不动声色的将那道口子给堵住了,日此想了想,倒是觉得这件事情并不是自己想象中的那样的了。

那下面得凶灵不停的抓着顾臻的身体,想要出来,可是顾臻根本就不为所动,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应。

不是因为不痛,或者是没有什么感觉,只是他不愿意让初樱看到那一面,他想要跟初樱解除契约。

之前不管怎么说,他都没有想过要跟初樱解除契约,因为他想着,有这个契约在,只要初樱遇到什么危险,他是可以感知到的,而且,只要有这个契约在,他便永远都不会失去初樱的消息。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若是还要留着这契约,对初樱来说,只会是一个负担。

而他不想要成为初樱的负担。

“你快离开这里。”

初樱并没有抬起手,而是着急的开口。

“我不需要你来帮我,亦是不需要你来替我承担这后果,我自己做的事情,我自己会承担这一切。”初樱不是傻子,怎么会不知道顾臻是什么意思。

可是他好不容易才逃离这里,才拥有自由,她怎么会让他再次被困在这无边深渊之中。

顾臻摇了摇头,“你错了,初樱,我本来就是属于这里,这一切,也都是因我而起的,该承担这后果的人,是我,而不是你啊。”

从一开始到现在,所有的一切,都应该是他来承担的啊。

说到这里,有些无奈的笑了笑,脸上亦是满不在乎,“我想要经历的一切都已经经历了,我想我也应该回来了。”

说完,看向忘川中的凶灵,道:“这些东西,也只有我才能对付了。”

这十万凶铃,当初就是为了祭祀他而惨遭杀害的,这件事情,他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初樱亦是不曾说过,是他一直以来埋藏在心里最深处的秘密。

所以,这些凶灵是害怕她他的。

“你们一切这一切就都结束了?”

就在顾臻准备和初樱解除契约,把初樱推出去的时候,尤天的声音突然从上空传来,所有的人的脸色在听到尤天的声音的时候都瞬间变了。

夜南冥已经被郁尘拉了上去,看着下面的初樱,几次三番的想要冲下去,却都被跪在他面前的郁尘和霜凝,以及暗影给拦住了。

他的肩上,有一个重重的担子,若是他放下那担子,那便是放弃了所有的一切,放弃了兖州大陆,放弃了自己的亲人,放弃了自己的孩子,放弃了天下苍生。

一直以来,他第一次,厌恶自己的这个身份,厌恶自己的出生,厌恶自己现在拥有的一切。

因为这一切,在这个时候,成了他根本没有办法摆脱的羁绊。

看着跪倒一片的手下,再抬头朝着尤天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不见其人,却闻其声。

“初樱,你还是有点让本尊失望了,这十万凶灵,你身为凰女,难道驾驭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