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那是男人味(1 / 1)

耳边传来电影播放的声响,她一点观看的意愿都没有。距离她上一次进电影院已经是五、六年前的事,遥远到像是上辈子发生过的。

电影院里低声讨论剧情的声音还是一样令人讨厌,尤其当声音愈来愈大,甚至起了争执,她不耐地微皱起眉,边养神边注意着声音来源有无移动、是否朝她这头走来,确定声音一直是停留在后几排,她便专心地闭目养神。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有外套盖在她身上,她微张眼,就见郭子飞正专注在电影上,还喝着可乐配爆米花,彷佛乐在其中,几乎是不假思索的,她拉开身上的外套往他的手臂一搭。

“盖着,里头冷气有点强。”他像个绅士般再将外套盖了回去。

“学长,有汗味。”她很委婉地又将外套推开。

“那是男人味。”

“不管是什么味,重点是我不冷,学长既然都跷班看电影了,就不需要顾虑太多,尽情享受吧。”如果他允许她可以先离席,她会更感激。

“谁跟你说我是跷班?我正在工作中。”

看电影是工作?天底下有这种肥缺吗?

面对苏安琪毫不客气的质疑兼些许鄙夷的目光,郭子飞无声叹了口气,将可乐和爆米花递给她后,徐徐起身朝后头走去。

她头也没回,只听见细微的声响,然后就发觉原本近乎争吵般的声响消失,再然后,他就坐回她身边,一副“夸我、夸我”的表情。

说实话,她真的很怀疑这种家伙怎会被喻为警界的破案天才……警界在她退出之后,人才居然贫瘠到这种地步了?

“学妹,虽然学长比较喜欢你真实的表情,但你可不可以稍微收敛一点,不屑可以,但不要正对着我,我的心是肉做的,会痛。”

她微坐起身,非常恭敬地朝他躬身,“学长,是我太失礼了,我不应该将不屑的表情表现得这么真实,身为一个社会人,我真的是太失败了,能不能让我早点回事务所好好反省?”

郭子飞眼角抽了两下,“学妹,剧情正进入,你就不能再忍一下吗?懂得反省是好事,在这里反省也是一样的。”

苏安琪瞥了电影一眼,将可乐和爆米花递还给他,继续闭目养神,回想他刚才说的真实的表情,难道学长根本就是锁定她了吗?

如果是这样……还挺有趣的,她突然觉得跟他出来勉强可以忍受了。

然而,这个想法在离开电影院之后,被她稍稍推翻了。

苏安琪冷着脸瞪着摆在面前的卤肉饭,不一会就见几样凉拌小菜和现切卤味出现在面前。

“学妹,我跟你保证,你绝对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卤肉饭。”郭子飞一坐定,二话不说开始大快朵颐。

苏安琪看着他的好食欲,她却连动筷的都没有。

“吃啊,学妹,刚刚在电影院可乐和爆米花都是我吃的,你一定饿了,千万不要客气,这一顿学长请你。”

苏安琪托着腮不语,想看他独脚戏可以演到什么时候。

“还是说这种平民美食,学妹没兴趣?”郭子飞带着几分寻衅问。

苏安琪笑了笑,“学长,平民美食很好,是陪吃的人的问题。”

“学长太帅,害你吃不下?”他很正经地问。

“学长的脸皮恐怕用762r的子弹也打不穿。”

“学妹,这是诚实的问题,对于外貌,我从不谦虚的。”

“如果是诚实的问题,那么学长今天耗了我大半天,是不是该要诚实地切进主题了?”她一直不是个有耐性的人,尤其是面对他这种不按牌理出牌的人,耐性耗损得更快。

郭子飞笑瞇了黑眸,朝对面的大楼指了指,“学妹,有没有瞧见对面的店面?”

她侧眼望去,就见林立的店家里头,有一家是射箭器材专卖店。她微扬起眉,“然后呢?”

“前天我找鉴识科的人去了趟私人会馆的现场,做了反弹的箭道比对。”

“?”

“在死者面对的方向有座玻璃柜,边条上有明显的箭击处,依他倒下的角度推算,他站立时箭射出的角度和反弹射程,依两点钟方向贯穿颈部的可能性,高达百分之九十以上。”他说着,依旧大口品尝平民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