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 破坏规则(1 / 1)

武逆焚天 疯橘子 1570 字 1个月前

刚刚逃过一劫的左风,还没来得及高兴多一会儿,就感到一阵巨大的碰撞声在头顶响起,紧接着自己所在的地方就猛的向下一沉。

与此同时身边传连续不断的“咔咔,嚓嚓嚓,嘭咚……”等声音,整个地底都在剧烈震荡,山洞在摇晃,通道在坍塌。

左风感到脚下不稳却根本不敢靠向任何一个方向,只能够尽量蹲伏在山洞的地面上,尽量护住琥珀的身体。视线所及尽是扬起的尘土和一块块掉落的石头,石块有大有小,虽然这样的石块根本伤不到自己,可是左风却要避免太大的石块砸落在琥珀身上。

更重要的是,左风正在慌张的找寻着出路,在刚刚崩塌的瞬间,左风就发现了一个恐怖的事实,那就是之前自己自上而下所行的山洞主洞穴,此时已经被彻底掩埋了起来,而且不是普通的掩埋,而是无数的大石从上方砸落堆积封死。

左风现在还不知道,那是一只九阶魔兽,几乎动用全力的一击,将地面轰的向下沉了接近七八丈的深度。就算是那些灵药山脉的至高魔兽,想要将这里完全挖掘开,并找到原本的洞穴,也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做到的。

尤其是他在轰向地面你的时候,刻意将力量集中在靠近地面位置,将靠近地面的一部分夯实。

在这种情况下,将此地完全掩埋封死,显然要比重新挖掘出来要容易许多。刚刚从山洞之中逃出来的肥硕凶兽,兽瞳之中有着浓浓的震惊,下意识的想要阻止,可是看到那红衣男子坚定的目光后,最终选择避开了对方轰入地面的黑色巨掌。

黄杉老者本来不明所以,尤其是红衣男子高高跃起的时候,它更是有些错愕的抬头看去。因为在这陷空之地,即使以它们这样的修为,也无法御空飞行,即使跳的再高也必然要重新落下来。

可是当发现红衣男子的目的,竟然是要将洞穴彻底封死之时,它的第一反应就是要出手阻止。可是老者还是晚了一步,它并不明白对方为何要将这里封死,不过既然是对方想要做的事,自己只要去阻止那就一定没错。

无奈的是自己没有事先察觉对方的意图,只能够无奈的眼瞪瞪看着对方将地面轰击的向下沉去,即使心有不甘,也不得不放弃查探洞穴的打算。当然这就是红衣男子如此做的目的,它不想别人知晓洞穴内的情况。

在场这些至高存在直接将洞穴内的那几名武者无视,红衣男子认为在那样的碰撞下不死也差不多了,后来冲上来的凶兽心急离开,所以也没有太过留意山洞中的那三个人类。

红衣男子的考虑也算是周全,整个地下洞穴虽然已经切断了与大地主脉间的联系,可是其中那三池墨绿色的池水,却是饱含了大地主脉的能量,对于同伴的恢复应该已经足够。

只要自己那位同伴的修为恢复原本实力的三成,想要离开下方的洞穴将会易如反掌,况且下方地穴里还有一些可以随意指挥的低阶凶兽,如此哪里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那身材肥硕的凶兽急火火的从地下赶出来,因为它是知道同伴想要封闭地穴目的。虽然它也不认为同伴会有事情,可是一双凶目却已经狠狠的锁定了前方的老者。

红衣男子从空中缓缓飘落下来,它只能够凭借修为让自己落势稍缓,却不能够滞留在空中。老者对此心中有数,所以也并未急着动手,而是那一双老眼在看向那肥硕的凶兽后,眼中反而多出了一丝难以言明的意味。

“铮”

双脚刚刚踏足地面之上,那柄血刀就在其手中猛然一阵,血芒萦绕之间气息再次攀升起来。与此同时红衣男子身体外的衣衫和气息反而陡然间有所波动,好似在一瞬间变的有些不太稳定。

“一同出手!”

血衣男子沉喝一声,长刀猛的向其胸前的虚空划去,带起一片血色的刀芒虚影。显然如之前那般凝化成实质的巨大血刀,不可能毫无限制的无休止使用。

这一次的血刀威力明显要弱了一些,不过红衣男子催动的过程中,似乎又动用了某种秘法,这只是一种感觉,表面上只是极为凌厉的一击而已。

同时行动的自然不止红衣男子一人,那肥硕的凶兽身体之外黑气缭绕,瞬息之间将自己和红衣男子笼罩在其中。

老者力猿不同于一般人类武者,那黑气散发开来的瞬间,老者就感觉到了黑气之中那种束缚之力,隐隐的对于自身的修为和移动都将造一定影响。

当初在玄武帝国凶兽出手的时候,那许多北州武者全部死在其中,几乎都是因为这黑雾的特殊效果。不过当武者被黑雾笼罩之后,即使明知道其中的效果会造成如此大的影响,却也没有性命将这一切告诉其他人。

所以当时无数的武者,几乎是前赴后继的冲入到黑雾之中,然后不断的殒命在凶兽的手中。一直到后来有育气期强者逃离黑雾之后,外面的人才知道真相,大家没有应对之法,只能够被动的逃跑。若不是在封门城外遇到了幻空,那最后一批人现在可能也已经彻底死去。

如今同样的招式,在眼前这肥硕的凶兽手中使出,效果自然不是那些四五阶的凶兽可比,其中束缚和压制的力量更加浓郁。

老者面色阴沉,双目却是精光烁烁,与之前的气质有所不同,那暗黄色的眼眸之中,隐隐带着渴求的神色,似乎对方的诸多手段,已经让这只恐怖的“老猿”斗志彻底点燃。

手中长棍在其掌中飞快的旋转,再也看不清棍子,仿佛一面厚重的盾牌一般。如此快速旋转的长棍,立刻在老者力猿面前凝聚出了一道巨大的旋风。

旋风平平的向前冲击而去,迅速的与对面的黑雾碰在一起。黑雾在飓风的吹拂之下,开始扭曲变形,却偏偏就是不散开,速度虽然略微一滞,却还是凶猛的扑向了老者。

一进入黑雾之中,老者就感到自己仿佛落入深海之中,身体的移动都受到周围“海水”的阻碍。同时黑雾在压制着身体,阻碍着灵气从其中宣泄而出,同时也阻碍着持续吸纳周围的天地灵气。

黑色的浓雾之中,老者双目骤然之间黄芒迸现,如同黑夜之中亮起的两盏明灯。同时一根大棍也有着金色的光辉释放开来,与此同时整个大地剧烈的颤抖了一下。

“倒是真的有些小看了你们,不过这样就想战胜老头子,你们恐怕想的也太美妙了。”

老者双目放光的同时,便已经清楚的透过浓浓黑雾看清了两只凶兽,长棍一摆冷声说道。红发中年男子正在侧面挥舞着血刀向自己冲来,而身后肥硕的凶兽正鬼头鬼脑的潜伏而来,凶兽的双爪之上血光萦绕,似乎正要施展某种特殊技能。

老者声音落下的同时,身体四周暗黄色灵力散发出来,瞬间与地面融合在了一起。整个地面剧烈震荡的同时,巨大的拉扯之力诡异出现。

不光是红发男子和凶兽感到身体一沉,就是那黑色的浓雾都仿佛压缩一般的向着地面砸去。

这老者力猿自身拥有土属性,兽能施展开来的同时,对于土属性的规则之力也同时爆发开来。整个地面蕴含的重力,在这一片范围内陡然增加,这就好像是人类武者释放的精神领域一般。

那肥硕的鼠形凶兽释放的黑雾,其实也属于一种规则之力。而老者本身释放的也同样是规则之力。这就是兽与人类的不同,他们能够通过兽能来激发规则之力,不一定非要在凝炼覆盖的范围内使用。

红衣男子虽然略显诧异,可是现在以二敌一,它倒比之前显得更有信心,如果能够在这里将这老者击杀,对于它们在灵药山脉的后续计划大有帮助。毕竟对于它们来说,陷空之地只是灵药山脉行动的第一步而已。

眼看着侧面后面同时攻来,老者双脚重重一踏,枯瘦的身躯腾空而起,手中的长棍与血刀毫无花巧的硬碰了一记。血刀之上血芒溃散,显然单纯从武器品质上来说比老者的长棍还要差上一截。

那肥硕鼠形凶兽,却是双目贼光闪现,双腿一蹬就朝着老者扑了上去。他趁着老者身体凌空的机会发动偷袭,鲜红的爪尖快速的向着老者后背抓去。

高高跃起的老者,不用回头就知道背后的偷袭已经来到,脸上却闪过一抹戏虐的笑意。身体就那么在空中突兀的横移数尺,极为随意的将凶猛的两抓躲过,手中长棍一摆立刻反扫而去。

红衣男子和凶兽都震惊的瞪大了双眼,可是双方本就是展开合击,眼下一个在空中一个在地面,彼此想要援手都做不到。

“嘭”

随着一声闷响,肥硕的凶兽身体被长棍击中,如巨大的肉球般冲出,那些刚刚稍微愈合了一些的伤口,此时也纷纷再次崩裂。眼看着老者身形一动就要追击而去,红衣男子大急,血刀之上血芒与周围黑气迅如融合,猛的向着老者斩去。

虽然同样蕴含红芒的一击,可是老者却面色大变,有些难以相信的冲口喊道:“破坏规则,你们竟然能够破坏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