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雁城之变(1 / 1)

武逆焚天 疯橘子 1561 字 1个月前

左风当时面对这块诡异的晶石,左右为难郁闷了好一会儿,最后还是抵不过那庞大能量的诱惑,决定冒险尝试将其收走。天籁『小说.』23txt.

虽然是下定决心将晶石收走,但左风却没有疯狂到直接用手去接触晶石。而是站在晶石前缓缓闭上双目,脑中的念海之中一股股精纯的念力流转到左手位置。随后念力一点点增加,同时在手掌处越积越多。

当念力达到某一定量之时,左风猛的睁开双目,在其睁开双目的一瞬间,手掌内的念力也立刻向着手掌外围涌去。在这一刻左风的念力虽然无法散到体外,但却紧贴着手掌表面凝结出念力的保护层。

左风此刻将念力挥到了极致,但这样做对于念力和精神都消耗极大。不敢有丝毫停顿,在念力保护层形成的刹那,手掌就猛地朝着晶石按去。因为念力本来就在手掌处,左风只是心念一动就将眼前的晶石收了去。

暗松了一口气后,作风就离开了这处阁楼。他本来准备就此离去,但却想起郡守府的卑劣行径,略一思索,他就决定先将那光头男子丢下塔去再说。

之后的事情就是青衫老者亲眼所见的,那光头男子一头栽下,就那样在眼前砸的血肉模糊。

此刻的青衫老者在半刻钟的失神后才渐渐回过味来,依旧还是一脸不可置信的冲到石台上,四处摸索起来。生怕是自己眼花,还是这里多了什么障眼之法。

一番检查过后,老者急促的喘息了几口,由于此处的灰尘太过厚重,呛的老者又一阵剧烈的咳嗽。缓了半天之后,老者这才轻轻擦去眼角咳嗽出的泪水,口中却再次自言自语的说道。

“难道是那少年,可这不应该啊……这种事根本就不该生的。”

嘟囔了几句,老者又再次沉思起来,好半晌过去,老者才继续自语道:“不管怎样这件事情必须上报,和这件事相比旋塔试炼已经没任何意义。看来这事情还是要让国主亲自来定夺了。”

若是旁边有人听到老者的话,定然会为其中的内容感到震惊。旋塔试炼有人在其中作弊这样的事情,也只需要长老团来作出裁决。可这样一块晶石丢失,却需要报知国主来做决定,可见左风取走的这块晶石,对叶林帝国有着多么重大的关系。

此时拿走晶石的左风,却快的在林子中穿行而过,而天色早已经是漆黑一片。天叔之前也询问过左风是否需要休息一晚再动身回雁城,可是左风当时却急着离开旋塔。

而之后左风表情极为严肃的告诉天叔,“他感觉这几天雁城恐怕将有大事生,而且这事情恐怕与城主府和左家村都有一定关系。他没有说出这结论是如何得来的,因为这其中有一小部分是左风了解到的一些线索,而更多的却是他自己的一种直觉。”

天叔没有再继续询问什么,好像对于左风的话完全相信了。但左风却感到天叔好像不是信任自己那么简单,给他的感觉更像是天叔本来就直到一些什么,却碍于一些原因无法直接告知左风。

两人之后就在这种尴尬的气氛中匆匆赶路,虽然天色早已经漆黑,可凭着两人的修为,黑夜和一般野兽的袭扰根本造不成什么影响。

这样的赶路直到天色微明之后,才在左风近乎脱力的情况下暂时停下。天叔倒还好,毕竟那可是一位达到了炼气期的强悍武者。而左风就要凄惨很多,他的修为只有炼骨期二级,而且一天一夜来不要说实物,就是清水都未喝过一口。

最让左风郁闷的是,自己手中的那只“囚锁”。感受着左手腕上那沉重的负担,他就忍不住在心中暗骂“宁宵”的变态,还有自己的“手太贱”。当初若不是他再次将“囚锁”扣在手腕上,现在也就不至于将自己搞的如此狼狈。

“天叔,雁城最近的混乱局面,你应该也是知道的吧?”

正在吃着干粮的左风,忽然偏过头来望着天叔开口询问道。

天叔望着左风,沉吟了一会儿,这才说道:“雁城最近确实比较混乱,我虽然算不上完全知情,但也还是知道一些的。”

“这些人到底在干嘛,或者说他们在计划什么?”

这句话是左风忍耐了很久,现在他却不得不问了。因为雁城的打乱就在眼前,可是他竟然对此一无所知。仅有的一些线索也还是无法让他推测出真相,所以他将这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了天叔身上。

天叔的嘴微微张了张,好像已经有声音出,而左风也满脸期盼的下意识的也张开了嘴。可天叔在最后还是轻轻叹了口气,并没给予作风任何想知道的事情。

“哎,虽然我无法讲太多,但我想让你知道,城主和我都是站在你们这边的。我们无论做什么,也都会将你和你家人的安全考虑在内的。”

两个人沉默了好半天之后,天叔才有些艰难的开口说道。这些话说的极为缓慢和吃力,好像短短几句话就让他用尽全力一般。左风能够猜到,这是天叔在他的身份下,能对自己说的也就这些了。

仔细的回味着天叔刚刚的话,‘前面的一段话好似在安慰我,让我不要太过担心。可后面那段话就有些味道了,非常值得细细体味。’

显然城主府最近也在暗中行动,而这些行动也必然和其他几方势力有所关联。最让左风感到有些不舒服的,还是天叔的最后一段话,确切的说是几个字“你和你家人”。

左风在想到这里之时心中微微一动,好像这几个字点醒了自己什么,可想了半天还是没有一点头绪。

此刻的左风从心底感到一种极度烦躁,随后就猛地站了起来。天叔也下意识的站了起来,一脸疑惑的盯着左风。

“我休息好了,还是快些赶回雁城去吧。”

天叔看着左风的焦急模样,也就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轻点了点头。

就在左风和天叔在连夜向着雁城赶回的这个夜晚,雁城之中也终于如左风所料想的那般,一场风暴在酝酿了如此久后还是爆了开来。

这一夜,雁城的可以说宵禁令已经形同虚设,位于雁城中心的几处地方,一伙伙蒙面之人突然出现。一群蒙面人和另一群蒙面人碰到一起,没有任何交流就立刻展开厮杀。也有两波蒙面人碰到后,却相互间没有任何交流的继续各行其是。

如此怪异的场景,在今夜的雁城之中随处可见。虽然大范围的激烈搏杀并不太多,但小伙的厮杀却基本零星分布在雁城的各处。若是有心之人,此刻站在空中俯瞰整个雁城,就会现大部分的打斗竟然都集中在了左家村的店铺附近,也就是那左云交易行。

……

第二日中午时分,左风与天叔终于风尘仆仆的赶回了雁城,远远两人就现了雁城此时的不同寻常。现在太阳刚刚有点向西偏斜,可雁城的城门却已经紧紧的关闭起来。

远远可以看到,城下聚集了很多人,此时都抬头向着城上大声喊着些什么。城墙上的一群士兵却根本不予理睬,这种事情不要说左风,就是久居于此的天叔也都未曾得见过。

“有点不太对劲,雁城好像出了什么事。”

不用天叔说,左风早就看出了不妥,可左风想的更多却是‘雁城中的变故千万不要波及到村子的人,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家人。’可在左风想到“家人”之时,就忍不住心中感到一阵烦闷。

以左风两人的脚力,盏茶时间已经来到了城墙下方。

“今日是谁负责北门的值守,让你们的队长前来回话。”

天叔站在城下,声音中蕴含着浑厚的灵力,每个字如闷雷般自喉咙间滚滚而出。左风虽然心中牵挂着村里人,但还是对天叔的这一手感到震惊。

很快城墙上就露出了一张木讷的面孔,这人在看清了城下喊话之人是天叔时,脸上立刻就换上了一副笑脸,同时大声回答道“是天叔回来啦,今天是我胡二负责北门的守卫之职。”

“城中是否生了什么大事,难道是有其他帝国来犯我们雁城?”

虽然天叔也看出来这种可能性太小,但在问完之后还是期盼着对方给出肯定的答复。可那叫胡二的城卫小头子立刻摇头说道:“昨晚城中大乱,城主从半夜时分就下了命令。雁城进入战时状态,所有人都不允许出入。”

“大乱?我现在要见城主,难道我也不允许进城?”

天叔听了那叫胡二的话后,脸色一下也变得极为难看起来,立刻开口向城上大声问道。

“天叔您当然可以进城,您旁边的那位少年应该就是左风吧。城主有过交代,你们二人若是返回,一定带你们立刻去城主府。不过外面现在堵了太多人,就有劳你们二人从绳索攀爬进城吧。”

那叫胡二的说完之后,就从城上抛下了一根粗大的绳索,看这架势显然就提前有所准备。左风一直默不作声,天叔和那胡二的对话却都清楚的听在耳中。心中焦急之下也没理会天叔,就当先向上跃起,双手紧紧抓住了垂下来的绳索,快向上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