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黑暗童话【万更求订阅】(1 / 2)

一阵天旋地转后,连满身腱子肉的健壮大马都快要口吐白沫,终于它的四蹄重新感受到了大地,发软的四蹄微微立足后,骏马睁开迷糊的眼睛。

此时这里可以应该是黑暗冥界的核心地带,就如同神界内的万神宫殿,与外围不同,这里竟然不是绝对的黑暗,而是如同外界般整体呈阴沉之相。

彭彭

白兔先生又一蹦一跳的带路了,在驾车人的驱赶下,刚刚恢复了一点精神的马匹不情愿的迈动四蹄。

哗啦啦~~

“你们听到了什么声音吗?”

爱丽丝精神一点也没受之前穿梭旋涡的影响,反而好奇的问道,“似乎是水声,这真是一条大河,光是听到这澎湃汹涌的声音,我的双眼就仿佛能见到这条辽阔不息的大河。”

爱丽丝闭上眼睛,似乎在脑中就已见到了近在眼前的宽广河流。

“河水声?”

日下遥和薇薇安面面相觑,两人耳中都只有马车行走的声音,周围强大恐怖的死灵也没发出什么怨音。

“你听错了吧。”薇薇安皱了皱眉,她掀开布帘,向姜平问道:

“大叔,你有听到什么河水声吗?”

“有,不过还有好一段距离。”

薇薇安面色古怪,日下遥也面露惊讶,好好的看了已经有点不一样的爱丽丝,“看来爱丽丝要觉醒了。”

自从到了冥界后,一切都泛着古怪,最古怪的自然就是她们身边的爱丽丝!之前的奇怪雪兔都向着她敬礼。

在兔八哥,不对,是大白兔的指引下,马车越行越远,两侧的景象也越来越惊骇。

通体灰白色,如同骨骼铸就的老树朝天生长,树枝像一只只鬼手般盘根错节,仔细看去竟然是吊的一个个白骨头颅。

偶尔阴风吹来,白骨头颅如同活过来一般,下巴牙齿嘎嘎作响,让薇薇安打了个冷颤。

还有一只足有千米高的白骨丧尸巨龙崩崩的行走,如此巨大骨龙在外界从来没有记载。

日下遥双眼绽放闪光,仔细的看了下巨龙的白骨头颅,其中的灵魂之火虽然在蓬勃跃动,但却浑浊无比,不像正常生灵般清澈。

“看来是吞噬了好几个同类,这只死亡骨龙的实力不知会有多强。”日下遥说道。

然而好似被她的神光照耀,千米骨龙霍然转身朝着马车走来,一顿地动山摇后,棕红色骏马呜呜的嘶吼,四足竟然再次发软。

这只逆天骨龙的死亡气息已经令它颤抖了!这绝不是普通巨龙!

“一边去。”

眼见恐怖骨龙撞来,前方带路的小小白兔立足身子,虽然只有半米高,但却丝毫不畏惧的驱赶这匹超越外界巨龙的超级骨龙。

“咔咔”

骨龙的下颚动了两下,迷糊浑浊的灵魂之火跃动,似乎明白了什么,竟然刹那停住,之后又摇摇晃晃的继续走向远方。

“呼呼~~”

日下遥脸色煞白的松了一口气,在刚才骨龙冲来的那一刻,她感觉到了不比真神弱的恐怖气息!刚才她的呼吸都要停滞!

啪啪

如此千米骨龙,比现实高楼大厦震撼多了,日下遥及时拍照记录下来,不止是这只恐怖亡灵兽,她还见着犹如万千凶兽骨骼融合而成的狰狞巨兽,它散发的死亡恐怖气息比之骨龙还要可怕!

但是插肩而过,就已经让大马双腿发软,差点连马车都拉不动了,一只只三米多高的骨兽更是最常见。

幸好白兔先生的地位很高,或者说实力深不可测,一只只恐怖死兽都放她们通行。

不过薇薇安好像注意到,几只实力不比真神差的超级死兽似乎带着敬畏看向了车厢内,她自然不会自恋到它们是敬畏自己,那肯定就是爱丽丝了!

“呵呵,想不到一起长大,总是被自己压着一头的爱丽丝竟然如此不凡。”

薇薇安瞥了进入冥界后越来越威严的爱丽丝一眼,此刻她心情复杂。

之前预感到可能这支马车队的四人皆要分离,本能的惆怅,然而此时见爱丽丝越发神秘,抢夺了自己太多光芒,又开始嫌弃、嫉妒起这位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

日下遥把一切都看在眼里,啪,她还是选择当一位单纯的见证者。

“嘶嘶~~”

突然一阵吐息声传出,在这个黑暗冥界的核心处能发出如此嚣张声音,这绝对是难以想象的亡灵巨兽!

日下遥小心的掀开窗帘观看,另外两人也探出头,只见前方带路的白兔先生似乎遇到同伴了,竟然在和一只只有巴掌大的小蜥蜴交谈。

小蜥蜴虽然身躯不大,吐信子发生的声音却真不小,它全身色彩斑斓,好似怕在黑暗的冥界中没人注意到它一般。

随着交谈,三人总觉得小蜥蜴好像无意中瞥了几次车厢,看的正是爱丽丝,随着一番交谈后,小蜥蜴放行,白兔先生领着马车继续行驶。

插肩而过时,日下遥、薇薇安好好认真看了下蹲在一旁黑色矮脖子树的彩色小蜥蜴,恰好蜥蜴的一双眼睛也看来,不过视线并未交错,因为蜥蜴看到的是最里面的爱丽丝。

日下遥及时在近距离拍照,似乎感知到什么,这只其貌不扬的小蜥蜴霍然转头盯着日下遥。

咚咚

“怎么了?!”

日下遥心脏剧烈跳动,明明拥有传奇境界,也曾斗胆向真神一手亮过剑,此时却感到神魂凝固,仿若在下一刻就将崩解。

似乎察觉到瑶瑶姐的微微颤抖,爱丽丝好奇的仰身看去,嘶,小蜥蜴一甩尾巴,转了个身似乎有点畏惧爱丽丝的逃走。

“能在此守护,这只小蜥蜴应该没有看起来这么简单吧?”

一旁的薇薇安也察觉到瑶瑶姐的异常,她好好的回头看了下这条路,色彩斑斓的小蜥蜴守护的正是路口。

“到了这里别乱摸,刚才那只小蜥蜴全身含毒,它承载的恰是希尔大世界至邪至恶之毒素,或者说它本身就是毒的具体化。

它的一滴唾液就足以杀死一位主神,亦能毒死上千座城邦的人类。”

声音从前方驾车人传来,他的陈述令车厢内的两人心脏砰砰跳,万万没想到刚才随意遇见的这只小蜥蜴竟然有如此大的来头!

想想也对,能守护如此关键位置的蜥蜴又岂会不可怕?

接下来一路上,随着越来越深入,遇到的奇形怪状的亡灵也越发奇怪,薇薇安甚至指出了好几位在中庭流下传说的史诗英雄的灵魂。

此时英灵们大都意识模糊,只是偶尔清醒,在迷茫的穿梭于此片世界。

论坛上,日下遥把一路照片又一股气发了上去,众人越看越惊讶冥界的生态奇异,怎么就长出了这么多畸形的丑八怪?

当然这样的话只能在网上说,真的到了冥界,估计看一眼就把自己秒杀了。

而据瑶瑶介绍,众人才知道冥界凶兽的可怕,尤其是其貌不扬的小蜥蜴更是不可貌相!

“好危险的冥界或者说不愧是冥界,承载了上方世界所有的恶意,什么奇形怪状的不可思议死灵都诞生了。”

“大家不觉得遇到的几只最强死亡冥兽有点眼熟吗?”

又是之前的那位网友开口了,只不过和先前一样,又被诸多评论淹没了。

哗啦啦啦

黑暗冥界,车厢内的两人终于听到了爱丽丝所说的河流声,两人看了已经看不清的来路,面面相觑,距离这么远就听到了?

“好漂亮的鲜花。”

薇薇安被河水两岸的鲜红欲滴的美丽花朵吸引,本能的想要采摘,但马上想起大叔的告诫,及时收回了大胆想法。

河水奔腾,日下遥向下望去,只见这条川流不息,不知其长的冥河通体黑色,仿佛被此世所有恶意染黑一般,散发着浓浓的不祥之味。

本能的令人神魂颤抖,甚至连前方引路的白兔先生都皱皱眉,小心的在冥河变行走,这是连神王都不愿意触碰的可怕黑暗!

黑暗冥河之上有一位位可怕恐怖的人脸浮现,恐怖人脸作出生前绝对不能完成的惨烈之相,似乎在警告着过路来客切勿犯下罪恶,否则死后永远沉沦被无穷罪恶折磨。

“这条冥河”

日下遥惊讶的开口,她感知到了似曾相识的气息,“这应该就是当年希尔魔盒打开,被释放的此世之恶,没想到都浓缩在一起了,

汇聚成这条不祥的死亡冥河,希尔世界应该没有任何生灵能在这条冥河上存活下来。”

“奥?小姑娘,你似乎知道的很多。”

一道怪异声音从车厢内传来,车厢内三人尽皆惊讶,只见一只身体似虚似实,脸上一直咧着笑的柴郡猫出现了。

“不过小姑娘你可说错了一点,单单你们这行人就有两位能凭借自身度过这条可怕的河流。”

连这只身躯能完全虚化,万法不侵,无惧任何物理攻击的裂笑之柴郡猫都这么说冥河,足以证明流淌着此世所有恶意的冥河究竟是多么可怕!

日下遥惊讶的看着来客,竟然是这么一只神奇而又裂笑的柴郡猫,它的气息完全没有,身躯好似不存在一般,能穿梭任何界域、魔法阵,不过只有一个缺点

太肥了!简直比她家那只好吃懒做的大橘猫还胖!

这只能随时虚化,战力绝对逆天恐怖的柴郡猫竟然像只小牛犊般大小,一个肚子圆滚滚的,好似喝了两大盘水一般。

“呵呵,好肥的猫咪。

︿( ̄︶ ̄)︿”一旁一路安静的爱丽丝突然笑了起来。

裂着嘴笑的柴郡猫伸出肥短的猫爪揉了揉脑袋,“感谢您的夸奖。”

“不过这么肥胖的话,小心行动不便奥。”爱丽丝笑着道。

顿时柴郡猫不在保持有生以来的裂笑,它开始苦着脸:“殿下,我保证以后肯定跑的比谁都快,您可千万别叫我少吃东西。”

爱丽丝透过遮布缝隙,看到了前方不变的身影,她好奇问道:“柴郡猫,请告诉我,我该往哪里走?”

柴郡猫用肥腻短爪揉了揉重新裂笑的大脸:“那得先看你要往哪里走。”

爱丽丝再次用眼角余光瞥了前方隐约身影,又看向对面好奇的薇薇安,微笑道:“去哪里我都不怎么在意。”

裂着笑的柴群猫挑了挑眉,似虚似实的肥腻身体侧躺在虚空,一爪托住猫头继续道:“所以你往哪里走也就无所谓了。”

“只要我能走到某个地方就行。”

“你一定可以的,如果你走的够久的话。”

这么说着,这只肥胖而又大胆的柴郡猫瞬间虚化消失了,似乎是怕爱丽丝又注意到它的身体。

“好可怕的猫咪。”

就算是薇薇安都本能的感知到,这绝对是天底下最强的刺客!它的天赋能力太可怕了!天底下谁能留住它?

甚至对比以往神王出手的动作,她觉得就算是神王都留不住这只肥猫!

“可惜就是肥了点。”爱丽丝笑了笑。

“肥点好,揉起来手感好。”

柴郡猫的一番打闹后,日下遥也笑了起来,不再复之前凝重气氛。

前方的赶车人好似并不知道刚才车厢内来了只调皮的大肥猫,还是一如既往的赶车,此时引路白兔先生已经带着他们走进河岸边。

两旁鲜艳似血的美丽花朵越来越茂盛靓丽,一向爱花的薇薇安眼睛发亮。

“希尔大世界的万种神花我尽皆了解,然而这种花我却从未见过,连书籍中都没有任何记载,看来这是只能生在冥河两岸的死亡之花,虽然象征死亡但却真的惊艳。”

薇薇安对两旁鲜红花朵赞誉不绝,日下遥也仔细观看,身长在冥河两岸的鲜花仿若是由万灵血液染红,汲取此世之恶,却绽放出希尔大世界最美丽的花朵。

虽然很想伸手采摘,但经过之前小蜥蜴的教训,薇薇安的胆子还没大到这个地步。

“美丽的小姐,如果是殿下的朋友的话,我倒是可以赠予您一朵死亡之花。”

一道细微声音从下方的惊艳花朵传出,薇薇安惊讶的仰身看去,只见下方一朵随风摇摆的花朵间正卧着一只肥硕的毛毛虫。

它也不知是吃了多少死亡之花,才能长得如此圆滚滚,连一根根毛隆隆小足都快抵不到下面了。

这份礼物太过贵重,薇薇安被吓得连忙摇头,“那真是太可惜了。”肥硕毛毛虫吃着卷起来的花丝。

听到声音后的爱丽丝也探出身,毛毛虫顿时以完全不符合它肥硕圆滚的动作翻在鲜红花瓣后面。

爱丽丝向下看去,两旁鲜红欲滴花朵如同迎接着她的到来,正轻轻摇摆着,一阵阴风从冥河吹来,扰乱了爱丽丝的白色发丝。

她的一双异色瞳孔越发威严,此时却怔怔的看着前方赶车的青年背影。

“恢儿!”

此时白兔先生停下了脚步,马儿嘶吼,在红色花海的包围下也不安的屹立。

车厢三人好奇的远眺前方,前方没路了,冲刷着无尽怨灵的死亡冥河横亘在前方,从上游渐渐驶来一个模糊船影,似乎是有人划着船桨正前来迎接。

安静下来后,在仔细端倪,薇薇安还是叹为观止,

“正是因为生长在希尔最危险罪恶的土壤上,才能种出如此美丽的惊艳恶之花吗?”

隐约间她似乎又看到肥硕毛毛虫在扭动身躯偷吃着鲜花,看来不管哪个世界都有偷吃的虫子,薇薇安笑了:

“不知这死亡之花花名是什么?”

“彼岸花吧”

日下遥霍然开口,说完以后她又喃喃道,“放在希尔世界的话,应该称为曼珠沙华更合适。”

“不,我觉得彼岸花已经非常贴切。”

从冥河之上传出一道声音,执念怨灵凝聚的大雾消散,众人看清迎接她们的是谁。

只见黑暗的冥河之上,一位身穿漆黑衣服,头戴端庄帽子的青年缓缓滑动船桨,他脚下的小船缓缓接近岸边。

小船上面不只是他一位还有另一位手拿水瓢,身穿白色衣服的美丽妖艳女子。

一男一女尽皆脸色死人白,浑身透漏着死亡气息,没有蕴含一丝生机,但却与常人无异。

薇薇安仔细的看了下男子头上帽子,又看了看白兔先生的高帽,确认过眼神,是这位男的制造的帽子。

“冥界的死者这么空闲吗?”薇薇安心中暗想。

“彼岸花开开彼岸,真是好名字。”划着船桨的青年笑道,他的面容俊秀,只不过白的过分。

“咳咳”

突然他咳嗽了两声,一丝血迹从嘴角泛起,反倒红润了他的嘴唇,他身旁的白衣女子担心道:

“没事吧,上次尤尔来袭,你正面与他对峙,受的伤也是最重的。”

“放心”

黑衣摆渡的男子毫不在意的搽试了嘴角血迹,“希尔有规则,不可能任他妄为,再服用几朵彼岸花就已无事。”

随着船只接近岸边,白衣女子轻轻用水瓢从黑暗冥河舀出河水,在浇灌到两岸的鲜红彼岸花。

似乎察觉到什么,美丽的白衣女子突然冷眉呵问:

“皮特,你竟然又来偷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