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二章 整你们,都不用我出手(1 / 2)

演播室后台一间办公室内。

新闻部副主任白年康站在林跃面前走来走去:“不行,这样不行,太悲情了,跟台里的要求有出入。”

“悲情吗?但这就是事实。”

录制一结束,林跃就被工作人员请到了后台,按照白主任的说法,刚才的节目火药味太浓,吕夫蒙像是恶意砸场而来,虽然最后自己碰了个钉子,但是作为电视台一方,必须要考虑社会影响,而且他的人生经历过于悲情,会转移观众的注意力,冲淡了见义勇为的英雄光环。

这话说得在理,电视台是想宣传他的事迹,在社会上制造正能量,而林跃的目的是丰满自己的人设,让更多的人喜欢他,支持他。

“刘副台长不会同意的。”

“白主任,我看过你做的节目,知道为什么一直不温不火吗?”

“为什么?”

“因为没有特点,老是四平八稳,或者说墨守成规。”

白主任吃了一惊,因为上面的点评他不是第一次听到,刘副台长将项目交给他前就这样讲过。

林跃盯着他的眼睛说道:“时代不同了,在网络分流了大量传统媒体观众的现在,不变革,不创新,结果就是慢性死亡。而且到场观众全都看到了台上发生的事,如果删除后面的片段,有些人肯定心存不满,私下里这么一传,电视台的口碑将一落千丈,以后谁还会看你制作的节目?刘副台长愿意看到这一幕吗?我想答案是否定的。”

这话说得同样在理,在广播电视系统工作多年,他深知传统媒体现在面临的压力,刘副台长这个人吧,做事太官僚,但是职业素养还是有的,现在余欢水同刘副台长对他的评价出奇一致,那么这件事最好的选择是什么?固执己见还是虚心采纳不同意见?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赌一赌摩托变路虎。

他可不想在副新闻部主任的位子上退休。

拼了!

“好吧,就按你说的,一刀不剪。”

林跃微笑说道:“谢谢。”

白主任转念一想不对啊。

“小余,你怎么关心起节目制作方面的问题了?对于以前发生的事,你不是已经释然了么?”

“是这样的。”林跃面不改色地扯谎:“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一部叫做《寻梦环游记》的动画片,里面对于逝者最悲惨的结果就是被遗忘。你知道的,医生说我还有个月的时间,我不想被人很快遗忘。”

“原来是这样。”白主任走过去一脸同情地拍拍他的肩膀:“放心吧,我会尽量帮你实现这个愿望的。”

“谢谢白主任。”

道谢毕,林跃同他告辞,白主任让小丁开那辆别克商务车把他送回租住的公寓。

林跃乘电梯上楼,打开房门,没等去拿桌上的杯子喝水,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他拿出来一瞧,是甘虹打过来的。

“喂,你有事吗?”

“余欢水!知道你爸做到什么程度我才答应去见你的吗?前几天他找到公司,跪下来求我在你最后的日子里照顾你,帮助你,我心软了,这才答应白主任的邀请过去看你,没想到……你这样对待我,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

林跃在心里冷笑,这话骗骗余欢水可以,骗他?论撒谎煽情他虚过谁?

“甘虹,别演了,如果你是想套我话并录音呢,我也没心思追究,我只问你什么时候去把离婚证领了,没有离婚证,你也不能跟你前男友结婚不是?”

“你……”

电话那边一阵沉默,完了是嘟嘟嘟的断线声。

切~

林跃把手机揣回兜里,走过去拉开窗帘,让阳光注入房间,在沙发洒落一片金黄。

甘虹打电话没安好心,但是传递的信息应该不假,余欢水他爹为了让儿子走得欣慰体面一点儿,居然拉下脸面去给甘虹下跪,这不禁让林跃对老头子好感倍增。

要知道老头子这一跪可不便宜,如果俩人离婚,儿子一死,后面房子和存款必然有他一份,随便卖卖不仅够小地方结婚的彩礼钱了,剩余部分起码能在县城买两套房子,但是他的做法是去求甘虹不要离婚,那后面儿子一死,不是多一个分遗产的人?如果甘虹抓住他没有对余欢水尽到做父亲的义务这点进行攻击,能不能分到遗产还是未知数。

唉~

他叹了口气,拿起丢在茶几上的钥匙走出房间,在小区大门外拦下一辆出租车,告诉司机去香兰苑。

回到家里的时候满屋酒气,老头子躺在沙发上,茶几中间是两瓶红星二锅头,一瓶已经空了,一瓶还余大半,旁边的塑料袋里装着煮熟的花生米,还有两瓣没吃完的大蒜。

林跃走过去拿起酒瓶看了看,蓝瓶750l的,没想到老头儿还挺识货。

唰~

唰~

把窗帘拉开,他又把窗户打开,走到沙发前面踢了踢扶手:“别睡了,都中午了。”

“啊……水啊,你回来咧?”老头儿操着一口含混不清的山东话看过去。

“昨天喝了多少?”

“有半斤多吧。”

“一个人喝的?”

“对,一个人喝着喝着就多咧。”

“怎么不进屋去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