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章 这酒,电视购物频道买的吧(1 / 1)

“你……”

孙佳揉着酸疼的肩膀,咬牙切齿看着林跃的背影,心说别急,今天你撞我的一下,以后会在你儿子……不,那个小兔崽子身上十倍奉还。

林跃走进房间,餐桌对面所有人的脸都拉了下来。

甘虹的父亲扳着脸一声不吭,甘虹的母亲冷冷地打量他,当视线扫过他手里拎的茅台酒时,脸上的情绪有那么一瞬间的变化,不过很快又恢复原状。

那天夜里甘虹是淋着雨回来的,脸上还有淡淡的手掌印,她告诉他们余欢水打了她,于是一气之下带着孩子过来这边。

余欢水敢打他们的女儿?那个没有能耐的窝囊废竟然敢打他们的女儿!本身他们就嫌弃余欢水没能耐,丢他们家的人,现在又多了家庭暴力倾向,那份厌恶自然又重了。

余晨回头叫了一声“爸爸”,旁边甘虹噌的一下站起来:“余欢水,你来这里做什么?”

她只是把亲子鉴定报告发了过去,没有邀请他来参加家宴,现在余欢水腆着张热脸凑过来,极大地满足了她的报复欲。

亲子鉴定结果显示他们是亲生父子的概率高达9999,这回看他有什么话可说。

余晨一直都是余欢水的软肋,一直都是。

林跃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把茅台酒和小拉放到旁边的柜子上,走到饭桌跟前。

当然,人家一点等他的意思都没有,桌上的菜已经吃掉四五成。

林跃看向甘虹的弟弟甘猛,如果说甘母脸上的不待见有50分,甘猛脸上的不待见就是150分。而且情绪不仅浓烈,还很复杂。

嫌弃,不屑,敌意,轻蔑,愤怒,怨恨……基本上负面感情都有。

林跃是真得佩服这个人,能叫自己的外甥小兔崽子,而且不是开玩笑时叫,是训斥的时候叫,如果余晨是小兔崽子,余晨他妈是什么?余晨他妈的爸爸又是什么?

中秋节余欢水和甘家人第一次吃饭,一进门他就在哪儿冷嘲热讽,说什么等的是好酒不是人。正常家庭谁不是心疼自己的姐夫?过节都要加班到很晚,他倒好,说余欢水带来的酒不能喝,月饼不能吃,像是生怕姐姐和姐夫不离婚,关键是拆散俩人对他有什么好?甘虹回娘家住,利益损失的还不是他跟孙佳?

电视剧里,余欢水给甘虹送车钥匙时跟甘家人一起吃了第二顿饭,当他质问甘猛为什么叫余晨小兔崽子时,这家伙回了句什么------余欢水你今天有点意思啊,你是不是欠收拾啊?

妹夫对姐夫没有一点尊重,但凡有一点感恩之心的人,都不会像甘猛一样,要知道甘猛结婚时甘家的日子还没好起来呢,彩礼钱都是甘虹从余欢水手里拿的。

如今呢?

甘家日子好过了,余欢水落难了,一家人也就横竖看他不顺眼了,恨不能一脚蹬了,跟他再没瓜葛。

在林跃看来,无论老的小的,甘家他妈的一群王八蛋。

“都吃着呢?嗯,菜是不错……这酒呢……”

他一把抄起桌上放的红酒瓶,那边甘猛愣了一下,没有反应过来。

“哟,全英文,我瞧瞧这上面写了什么?拉菲骑士……拉菲,大牌啊。”说着话他拿出手机对着条码轻轻一扫:“售价3000多呢。”

甘猛撇了撇嘴,一脸不屑地道:“你懂什么?以你的薪水,200块一瓶的酒都喝不起,在这儿装什么大尾巴狼。”

没人说话,全家人已经习惯了他对余欢水的态度。

林跃说道:“是,我喝不起好酒,但是这不妨碍我辨识嫡系正品和贴牌酒的区别啊。这正牌拉菲呢,是波尔多五大名庄之一拉菲酒庄的招牌产品,基本上价格都在万元以上,标签上标的是拉菲古堡,别名大拉菲。还有一种副牌酒,别名小拉菲,价格几千块吧。”

“说拉菲酒庄的正牌酒和副牌酒呀,跟其他名庄的副牌酒不一样。其他名庄的副牌酒是用酿造正牌酒挑剩的葡萄酿造的,而小拉菲用的葡萄来自一个叫做‘珍宝’的葡萄园,严格来讲,算是拉菲酒庄旗下一款独立产品。”

林跃说话的同时,由自己带来的礼品袋里抽出一支小拉,指着标签上的英文字符说道:“不同于大拉菲标签上的‘拉菲古堡’,小拉的标签上写的是‘拉菲珍宝’。”

“从口感上讲,小拉柔美,酒体圆润绵软又不失弹性,比较符合国人口味,不像大拉菲那样硬邦邦的,喝起来累人。而且它的价位不是太高,大拉菲买一箱的钱够买它三箱了,在比较高端的酒局上,用小拉能够兼顾面子、性价比、味道、口碑四重要素,深得中高产阶级的喜爱。”

包括甘父甘母在内,一家人听懵了,他们还是第一次见识在家里侃侃而谈的余欢水。

拉菲这种东西一般人哪里喝得起,余欢水一个销售公司小职员是怎么知道这些偏门知识的?

是,对于劳苦大众来讲这是偏门知识,可是对于富豪阶级那就是常识了。

“当然,拉菲酒庄作为一个品牌,不会只有高端酒,还有一些中低端酒,来自收购的其他酒庄,比如拉菲丽丝,智力拉菲,传奇拉菲、传说拉菲,虽然都带了‘拉菲’两字,但是价格只有几百,甚至几十人民币。打个形象点的比喻,就像奔驰a级和奔驰s级的区别,买不起奔驰s级,好歹能拿奔驰a级唬不懂车的人,反正很多小女生区分车子好坏只看车标。”

“这瓶拉菲骑士呢……嗯,或许用奥迪和奥拓来比较会贴合实际一点。扫码三千多,我说小舅子,你是在电视购物频道买来忽悠老年人的吧,贴个全是英文的标签,给扫码平台几个钱就能把山寨货当正品卖,当喝这酒的人都是弱智吗?”

林跃在心里乐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心想怪不得甘猛准备了一瓶3000块的红酒却不拿出来喝,非要等余欢水2000多的公司采购品,原来是做贼心虚啊。

如果余欢水拿来的真是好酒,他肯定比谁喝的都多,这要是便宜货呢,还能借机贬低讽刺余欢水,毕竟上了年纪的老人,平时喝的都是白酒,有几个能品出顶级红酒和一般红酒的区别。

“你说什么?”甘猛被他说的火冒三丈,一拍桌子站起身来,怒目而视。

余欢水一句话把饭桌旁边的人都损了。

林跃没有理他,将红酒瓶往桌上一放:“再说醒酒。别说价值三千块的红酒,就是七八百那个级别的,只是拔掉木塞在瓶子里醒酒,差不多也要四个小时,我说小舅子,你是从中午就把它打开了吗?”

言辞激烈富有进攻性的余欢水,甘家人还是头一回见。

甘猛看看一脸冰寒的父亲,又看看林跃,开始撸袖子:“余欢水,我看你今天是找不痛快来了。”

“余欢水。”猛听一声暴喝,甘虹一指房门:“你给我出去。”

“好啊。”林跃说道:“把儿子还给我,我立刻走人,下午那张亲子鉴定报告不是你发的吗?既然余晨是我老余家的骨血,他爸一没失踪二没死,为什么要在你甘家过中秋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