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三章 夜会毒枭(1 / 2)

阮文皱了皱眉。

“南美,墨西哥,我去会会那帮毒枭。”

“墨西哥?”

林跃说道:“知道全世界假钞泛滥的领域是什么吗?毒品生意,上午我去警察局时,总部方面传来一份资料,说美国德州警方在追查毒贩时缴获了大约10万美金的假钞,经过核查与‘画家’集团制造的伪钞工艺一致。我得去找华瑞兹城的人谈谈,兴许能得到有用的信息。”

“你一个人去?”

林跃点了点头。

“不行,太危险了。”

“你在担心我?”

阮文没有正面回答这个问题:“你走了,我怎么办?”

“我已经跟温哥华警察局协调好,他们会派两个人在我外出这段时间保护你。”

林跃左手落下车窗,右手打开收纳箱。

下个呼吸,阮文看见一道寒光抹过,嗖的一下由车窗飞出,钉在路边米索酒吧门前的木牌上。

她注意到木牌前面拦住白人小男孩儿的两个黑人少年吓坏了,望着钉在“30off”的“o”中间的匕首动也不敢动。

“别担心,我会尽快回来。”林跃若无其事地道:“把你交给温哥华警局的人保护我也不放心呀。”

阮文:“……”

……

安顿好阮文,林跃乘坐第二天的飞机前往艾尔帕索,然后转乘汽车抵达华瑞兹城。

19世纪前,华瑞兹城被称作南艾尔帕索,与艾尔帕索几乎是一座城市,后来德克萨斯州独立,艾尔帕索成为美国领土,而华瑞兹城留在墨西哥境内,二者隔河相望。

时近傍晚,日影西沉暮色昏。

坐在开往华瑞兹城的汽车上,看着格兰德河那边的景象,他的第一感受就是迷茫。

身后的艾尔帕索干净整洁,高楼林立,前面的华瑞兹城宛如一片贫民窟,具有西班牙建筑特色的棚屋杂乱地堆砌在南岸,街道上一片凌乱,恶毒的涂鸦随处可见,放在巷口的垃圾桶后面偶尔会伸出一条裤脚沾满油污的大腿,为游客带去强烈的不安。

由华瑞兹往艾尔帕索的道路车流不止,由艾尔帕索往华瑞兹的道路清冷萧瑟,墨西哥进美国要经过严密的盘查,而由美国到墨西哥,大门敞开任君行。

林跃故意放慢车速,迎着某些人不怀好意的目光,在夜幕完全降临的时候停在距离南区一家酒吧200米外的地方,下车后徒步前往。

霓虹灯招牌下面站着一个面目凶恶的白人,带着敌意的目光在他身上来回扫视,不过最后还是放他进去。

空气中弥漫着烟卷、酒精以及口气的味道,衣着暴露的女人和满身酒气的男人在舞池里扭动,球灯的光芒扫过来游过去,嗨到忘我的男女随着音乐大声叫喊着。

林跃打量一眼舞池两侧卡座上的人,径直往右面包房走去。

走廊尽头包房门口站着两个人,右面带着鼻环的男子身穿露肩皮衣,肩膀纹着一个黑十字。

林跃径直走到包房前面站住。

左面梳着脏辫的墨西哥黑人刚要说话,林跃放在裤兜里的手往前一刺,骤然闪过的寒光在黑人眼睛里绽放。

呃~

冲到嘴边的话变成了闷哼。

黑人捂着脖子上的窟窿歪倒在地,鲜血顺着指缝往外涌,怎么也止不住。

右面带着鼻环的男子刚要去拿别在腰上的枪,林跃一只手抓住他的胳膊,膝盖往裤裆一顶,男子吃痛低头的瞬间,握在另一只手里的匕首在他脆弱的颈部刮过,一道血痕浮现然后迅速扩张,鲜血喷涌而出。

从发动袭击到杀死两个人用了不到五秒,动作干净利落一气呵成,外面的人豪无所觉。

林跃由系统空间取出一把带消音器的手枪,屈起手指在门上敲了敲。

“如果你们无法做出让我满意的回答……”

看得出里面的人对于门口小弟敲门打扰的举动很是不爽,然而话未说完,打开房门的一瞬间,突如其来的枪口对准了他的额头。

那是一个身材发福的中年白人,右手食指戴着刻有十字的戒指,手腕上纹了一只小鹰。

林跃往前走,他往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