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丢车保帅(1 / 1)

“怎么会这样嘛。”

“为什么会这样嘛。”

“都是自己人啦,不要这个样子……”

“大家停一停,听我说……听我说啦。”

“……”

阿译在林间奔走,想要制止川军团的人同虞师开战,可是没人在意他的话,连唯一的勃朗宁手枪都给迷龙没收了,东北佬告诉他这是林跃的指示。

川军团麾下第一第二营的营长不断指挥士兵占据师部外围高地,构筑交叉火力点,以防御有可能到来的进攻,尽管他们不认为缺少指挥官的虞师士兵能够组织起有效的攻势。

要知道虞啸卿、唐基、赵启德、虞慎卿、海正冲、张立宪这些人可都在师部大院里呢,前线剩了一堆副职,守成还行,要说进攻,他们没那魄力。

禅达城边,麦师傅和全民协助坐在吉普车上遥望枪声传来的地方。

“疯了,真是一群疯子。”

全面协助说道:“天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们的敌人在西岸,不在东岸。”

麦师傅说道:“又是一出‘八个脑袋拽去十六个方向’的闹剧。”

两人交谈的同时,附近乡民神色慌张地往城里跑去,有的人一边跑还一边大叫“日军打过江了,虞啸卿的师部已经被攻占了。”

骚乱开始蔓延。

……

另一边,林跃三人的情况迎来了转机,不是李乌拉、崔勇等人攻下了师部,他们的动作还没有那么快,是一队宪兵冲进院子里,在警卫连的人没有反应过来时开枪杀死了冲击会堂的人。

孟烦了倚着墙壁眼望屋梁说道:“果然是这样。”

龙文章说道:“果然哪样?”

“丢车保帅啊。”

“丢车保帅?”

孟烦了看着他说道:“龙团座,你真傻还是装傻?这么浅显易懂的道理都不明白?”

龙文章抱着枪坐在旁边:“说人话。”

“你好好想想对面那位爷都干了些什么?当初要是没有他,川军团早就在南天门报销了,然后呢?这样一桩大功劳肯定得有人接啊,克虏伯都知道我们是川军团,没道理虞啸卿打听不出,只要唐基往军部走一遭,就说那是当初入缅时被打散的余部,诶,这功劳就落到虞啸卿头上了,对于我们,隔岸鞠几个躬,敬几杯酒,再给老家有人的发俩铜板,这事就过去了。”

“可是谁能想到半路杀出那位爷,愣是把半个川军团拉过江,然后吧……还一点不给虞啸卿面子,给个副团长都不当。唐基寻思着拖几天,拖到特务营主力团把川军团的老兵都消化了,他就只能投身虞家军了,到头来功劳人才还是虞啸卿的。”

“要我说,老匹夫的算盘打得叮当响,十个人来九个人得跪。只可惜,咱林座不是一般人呀,早在缅甸那会儿就给自己找了个虞啸卿都不敢轻易开罪的靠山,并且号准了欧美社会的脉,救了一批国际友人,这下唐副师座的心思全瞎了。”

“明争暗斗一番,你被释放了,川军团的人回来了,我们升官了。我要是唐基,一定憋屈死了。不过呢,人毕竟在官场摸爬滚打多年,论隐忍的功夫,那真是没话说。”

“年轻人嘛,人才嘛,有傲气很正常,然而这种傲气是最不招人待见的。他等着林座得罪军部大员的一天,但是呢,等来等去没等到好事发生,虞慎卿把江防险些丢了,那位爷带着川军团力挽狂澜,哟喂……虞家军的脸可往哪儿放啊,虞啸卿差点没给气死。”

“诶,唐基又想,虞师庙小,容不下大佛,我熬不死你,我熬走你,这总行了吧。还别说,他的想法真就变成了现实,林督导果然被军部调走了。”

“他那个开心呀,寻思这回虞啸卿身边再也没人掣肘了,那么川军团呢,干脆任其自生自灭,等打南天门的时候往战场上一送,嘿,姓林的成光杆司令了。”

“当然,在唐基看来,或许咱林座早就不记得有一个川军团还在苦等他回来,毕竟这个年代,大家想的都是怎么往上爬,谁会在意除了拖后腿屁用没有的兵渣滓呀。”

“结果呢,他又失算了。人林座带着美国装备回来了,放着军部不去,跟我们这帮渣滓混在一起,还给军座拉到祭旗坡阵地视察,完事差点摘了虞啸卿的顶戴花翎,川军团也成了独立团。”

“唉哟,这两人那个懊恼啊,那个气愤啊,可是没辙,内有第一夫人器重,委座赏识,外有英相美将结交,谁还能动他呀?军座见了都得卖七分面子。”

“算了,就这样吧。你在祭旗坡当你的土财主,我在横澜山坐我的禅达王,大家井水不犯河水。”

“可是……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孟烦了摇头晃脑地道:“在虞师即将攻打南天门这个节骨眼儿上,祭旗坡上那位爷带着两个小弟来师部踢馆,三下五除二干翻虞师一票人,连师座大人都给气昏过去。”

“好嘛,这可捅了虞师的死穴了……”

“唐基就寻思啊,我都忍让到这步田地了,你还来招惹我,看样子是铁了心的要跟我们为敌了,为了虞啸卿的仕途着想,那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咱摆一出鸿门宴,宰了你们三个送人头上门的冒失鬼。”

“军座给你们撑腰又怎样,山高皇帝远,管不到这里。人弄死了往张立宪等人头上一推,找几个替罪羊杀了,再把虞啸卿调到老爷子身边蛰伏几年,事情也就了了,毕竟你们没根基呀,谁会帮你们出头呢?后面外国人要是问起来,委座也只能说一句‘战死沙场,英雄壮哉了’。”

“像张立宪、何书光、余治那帮人,虞啸卿要他们杀自己的爹娘怕是也不会有半点犹豫,更何况是那个多次令虞师颜面尽失的林上校。”

“后面发生了什么?你都看见了。”

孟烦了摩挲着3冲锋枪的机匣:“唐基啊,挺阴险的一个人,可是偏偏遇到一个比他还能算计的主儿。警卫连包围了会议大厅,川军团包围了师部。好嘛,这夹心饼干,馅料足的哟,虞师高层,包括美英军官全给堵里面了。”

“是,虞师总共一万多人,兵力是川军团十倍,可他们群龙无首啊。退一步讲,有首又能怎样,横澜山和祭旗坡阵地防御一松,搞不好竹内联队呼的一下打将过来,禅达丢了。那时候的罪责可不是摘官帽了,虞家人得满门抄斩。”

“不动主力团,派特务营上吧……川军团现在占据地形优势,武器也高了一个档次,而且师炮兵不敢朝这里招呼,真打起来还不知道谁笑到最后呢。”

“眼见警卫连的人攻不进会议厅,外面川军团把60炮都搬过来了,最多三分钟就能把虞师高层一窝端了,如果你是唐基,你怎么办?”

龙文章拍了他的头一下:“现在是我问你呀。”

“丢车保帅喽,装作救人的样子出来把警卫连的人全杀了,再把罪名往他们头上一推,毕竟我们拿不出是他授意警卫连痛下杀手的证据嘛。”

“是,这无异于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很难受,很窝火,可好歹虞啸卿的小命和乌纱帽保住了不是?”

龙文章盯着孟烦了,死死盯着。

“看我干什么?不信啊?不信看外面呀!”孟烦了眼望屋顶重重地叹了口气。

龙文章往外探了探头,看向院子前面的长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