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真凶(感谢盟主炎成酱)(1 / 2)

“首先要弄明白诅咒存在的意义。”姜左继续思索。

“就村子的情况来看,诅咒最有可能有两种意义。”

“一种遗迹曾经的主人,为了保护遗迹不被破坏,在某些东西上施加了诅咒。另一种,诅咒是为了控制闯入遗迹的人,从而达成某种目的。”

“村民闯入遗迹,掠夺遗迹宝物,因此触动了禁忌,从而被诅咒惩罚,这个是有可能的。但被惩罚的,不仅仅是闯入了遗迹的村民,连整条村的村民都被诅咒。”

“从科学的角度来看,要么就是诅咒具有传染性,要么就是有某种意识,主动诅咒了其余的村民。”

“要是诅咒具有传染性,之后那些前来帮忙的外人,应该不会幸免,或者大部分无法幸免。但就巴特利说的,被诅咒死亡的外人,只是一小部分,大概第三分一左右。游戏里没有现代科学,无法有效阻止病毒传染,诅咒能传染整条村子,传染率极高,外来者被传染的数量应该更多才对。”

姜左回想起他问过巴特利的一些问题,察觉到了一些矛盾所在。

从外来者异常的死亡比例分析,姜左已基本可以排除诅咒是被动传染。

除非这个诅咒,只能传染到一些特定体质的人身上。

这个可能是存在的,村子的村民可以看作同一体质,一些外来者也可能和村民有同样的体质特征。

实在没办法,姜左会往这方面调查。

只不过这样会太花时间,姜左要先排除别的可能。

排除被动传染后,外来者被诅咒就只有两种方式。

一种是他们进了遗迹,和那些村民一样,在遗迹内触犯了禁忌,从而被诅咒死亡。

这种情况之下,就要解释为何没进遗迹的村民也会被诅咒。

很多村民可是没进过遗迹,但他们也都被传染了诅咒。想解释这一点,姜左能想到的就是诅咒具有“时限传染”的能力。

在一定的时间内,在遗迹内被诅咒的人,和别人接触了,接触者也会被诅咒。

从魔幻的角度来看,想做到这一点不难。

问题是,这样一来,却无法解释为何此后在村子里出生的儿童也被传染了诅咒。

新生儿童被传染,他们没进过遗迹,所以他们要么是被动传染,要么就是被某种意识主动诅咒了。

在先排除了被动传染后,剩下的也就只有主动诅咒。

如果是主动诅咒的话,一切就好解释得多了。

“要是主动诅咒,那诅咒存在的就是第二个意义,村子的村民,是被某个意识,用诅咒的手段控制了起来。只要不离开村子,诅咒就不会彻底爆发,从而达到控制的目的。外来者会死亡,可能就是发现了当中的端倪,从而像漫画中的那样被杀人灭口。”

“这个能施加诅咒的意识,很有可能已是依附在某个村民身上,不然它无法完全掌控所有村民和外来者的状况。嗯,找人问一下,死掉的外来者,是否都进过遗迹就清楚了。”

和漫画剧情对比后,姜左强烈的感觉到,是有个意识在控制着诅咒。

要是死掉的外来者中有人没进过遗迹,那这个意识就肯定藏在村子中。

想了想,姜左回到游戏,走回到村子。

夜色已深,村子里连村民都难得见到一个了,阴森得可怕。

姜左没有急着去找村长巴特利,他在村子里逛了一圈,意外的看到此前问路的老者还在。

“老伯,巴特利村长同意我帮忙调查诅咒的事,不知道你能不能回答我一些问题呢?”

姜左马上上前问道。

这个叫巴尼的老者,心地看起来不错,应该会回答他的问题。

“没问题,你有什么想知道的。不过我人老了,很多事情已记不清楚,可能帮不了你。”

巴尼笑道,看起来比村子里别的村民阔达很多。

“不知道老伯你还记不记得,那些被诅咒死掉的外来者中,是否有人没进过遗迹的?”

姜左直接问道。